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不熟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不熟

        “李,李长庚,你,你,你这是,做什么?”

        万柳居几名围坐在一起的女弟子,满脸愕然跟不解地看着“气势汹汹”地冲过来的李长庚,还有几乎是被他拖过来的李云生,一名看起来年长一些的女弟子,看着李长庚那“凶神恶煞”一般的脸,有些惊慌地说道。ΩΩWw    W.『BiQuGe.CN

        “吴,吴师姐,我,我来找慕容,慕容淼淼师姐。”

        终于,李长庚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鼓起勇气正视着那吴师姐旁边,一名身形娇小的女子道。

        虽然李长庚表现的很镇定,但可怜了李云生那条快要被他掐断的胳膊。

        于是李云生不得不调用真元,去抵御李长庚那怪力,他这时也终于看清了那传说中的慕容师姐的模样。

        因为之前一直听二师兄李阑慕容师姐慕容师姐地叫,让李云生误以为这慕容师姐会是个年纪很大有些老气的女子,但今日一见却现跟自己脑中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看起来完全是一个涉世未深温柔婉约的小女孩。

        他想象了一下,这慕容师姐跟李长庚站在一起的场景,忽而觉得很有趣。

        “长庚师兄,你,你找我做什么?”

        这慕容淼淼说话斯文有礼,跟个大家闺秀一般,不过尽管如此,李云生依旧能听出她言语中极力隐藏着的一丝慌张。

        “我,我,我……”

        这慕容师姐话一出口,李云生明显感觉到李长庚掐他的那只手,力气再次变大了。

        他还从未见过自己三师兄,像今天这般窘迫慌乱得连话都说不出来过。

        “慕容师姐,我三师兄要请你去我们那边坐坐。”

        感觉再让三师兄这么吱吱唔唔地说下去,自己这条胳膊的骨头都要被他掐裂了,李云生不得不开口帮他把这句话说完。

        自己想说的话,突如其来的被说出来,李长庚的脸色刷地一下血红一片,脑袋烫得好像鼻孔中要冒出烟来。

        “对,对,对!”

        他充满赞赏跟感谢意味地重重拍了拍李云生的后背。

        此刻紧张慌乱中的李长庚,下手完全没有轻重,若不是李云生一直运气抵挡着,只怕这一下拍得他要吐出一口老血来。

        李云生实在搞不懂,不就是请一个女孩子去坐坐吗?怎么就让自己往日里这大大咧咧,皮厚如牛的三师兄,变得如此慌乱羞涩,像是变了个人一般。

        “你要是来邀我们淼淼的啊,松涛居的孙师兄刚刚也来邀我们淼淼过去,这可如何是好?”

        还没等慕容淼淼回答,那吴师姐突然坏笑着看了一眼李长庚,然后再看了一眼松涛居那孙师兄。

        她这么一说,李长庚跟李云生才现旁边还站着个男人。

        “孙文洲,怎么又是你小子?”

        李长庚皱着眉,恢复了他那凶恶的模样看着松涛居的孙文洲,压低了声音道。

        “这话我也想问你。”

        孙文洲皮笑肉不笑地低声道。

        “淼淼师妹莫要为难,我只不过先来了一步,刚刚说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你想去哪边去就是了。”

        他看着慕容淼淼,脸上露出了一个很得体的笑容。

        “我……”

        这慕容淼淼看起来也是个优柔寡断的人,听到孙文洲这么说,更加的不知如何是好。

        “老六,我们走……”

        “我们淼淼这性子,只怕到太阳下山也做不出个选择,不如这样吧。”

        看到慕容苗苗为难的样子,李长庚叹了口气,好像是在打退堂鼓。

        不过他话没说完,就被那吴师姐的话打断了。

        “你们看那边。”

        她用手指了指前面不远处。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李云生只看到一堆人挤在那边也不知道做什么。

        “那边怎么了?”

        李长庚不解道。

        “朱雀阁的弟子都在那边。”

        接着那吴师姐神秘地笑道:“整个秋水的年轻弟子,都在往那边去,都想看看青莲仙府那第一美人牧凝霜。”

        她停顿了一下,面带微笑地勾着慕容淼淼的肩膀接着道:“你们谁今天能把那牧凝霜请过来,我们淼淼就跟你们谁过去。”

        秋水对于男女弟子这方面的约束较之其他门派没有那么刻板,只要不做出出格的事情,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特别是今天这种日子,其实就是老一辈有意无意地在撮合这些年轻弟子,所以这吴师姐说的这般露骨,也没人觉得有何不妥。

        听她这么一说,不光是李长庚,就连孙文洲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了。

        这牧凝霜出了名的冰块脸,特别是对一些男弟子,很少就有过好脸色。

        现在在秋水的女弟子中间,“牧凝霜今天又拒绝了谁”这件事情,已经成了她们相互间见面时的一样谈资了,而男弟子总是前赴后继乐此不疲,那朱浩轩就是最好的例子,据说有好几次那牧凝霜都差点跟他动手。

        私下里可能她还会给你留点情面,但是今天这日子,就算是李长庚的脑袋也能想像得到,上去跟她搭讪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这一下,两个人都开始为难了。

        “师姐,这……会不会,不太好。”

        慕容淼淼有些不好意思的凑在那吴师姐耳边地低声道。

        “不是你叫我,想办法支开这两人的吗?”

        那吴师姐亲昵地戳了一下慕容淼淼的额头,看起来她是真的关心这个师妹。

        “但是,但是……”

        这慕容淼淼总觉得有些不妥,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牧凝霜心高气傲,我本不愿去凑那个热闹。”

        这时候那沉默了一下的松涛居孙文洲突然开口道。

        “但既然淼淼想见她,正好我又与那朱雀阁马管事有些交情,让马管事叫她出来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他先是目光关切的看着慕容淼淼,继而嘴角勾起冷冷的瞥了一样李长庚。

        “啊?”

        那吴师姐没想到,这孙文洲居然跟朱雀阁,还有这层交情有些失算。

        而那孙文洲丝毫也慕容淼淼反悔的机会,径直自信地朝那朱雀阁弟子聚集的区域走去。

        “老六,你不是跟姓牧的丫头很熟吗?”

        见状李长庚有些焦急地说道,他突然想起李云生曾经跟那牧凝霜一起去青螺山的事情。

        “熟吗?”

        闻言李云生想了想,脑海里立刻出现牧凝霜那张冷冰冰的脸,然后马上摇头道:

        “不熟。”

        “唉!这怎么办!”

        闻言李长庚重重地叹了口气道。

        “不行,我一定要去看看,那孙文洲玩什么花样!我就不信他能把那妮子拉过来!”

        接着他一脸不服气地抬起头,起身就要追过去。

        见状李云生在心里松了口气,有些疲惫地想道:“这下没我什么事了吧。”

        “走!跟我一起去!”

        可他才这么一想,李长庚那铁钳一样的手再次掐住了他的胳膊,然后再次拖也似地将他往朱雀阁那边拖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