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如馒头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不如馒头

        这孙文洲是松涛居大弟子,与李长庚同辈,是秋水弟子中辈分最高,进秋水年岁最长的,修为自然也李云生这一辈弟子高出许多,所以其实他眼里,看牧凝霜这一辈的弟子,就跟看同族四五岁小妹妹一般,并没有没什么非分之想。』ΩΩ笔    趣Ω阁Ww    W.『BiQuGe.CN

        而且,若是他真的抛开身份跟辈分不管,去追求牧凝霜这一辈的女弟子,恐怕会被门内其余弟子耻笑。

        所以这次来邀请牧凝霜,确实让孙文洲有些为难。

        不过他却并不担心牧凝霜会拒绝,因为他不觉得一个有名望前辈去邀请一个后辈说说话有多难,再加上他还有熟人引荐,事先表明来意,并非对她有别的非分之想,这牧凝霜更加没理由拒绝。

        于是这孙文洲便一路春风地走向朱雀阁弟子那边,他不时地还回头笑看一眼跟在他身后的李长庚,脸上得意的神色溢于言表。

        对于孙文洲这挑衅一样的表情,面色铁青的李长庚,如果不是拖着李云生,恐怕早就一拳头朝他脸上砸过去了。

        “孙公子?”

        正当孙文洲想要拨开面前的人群走到里面去时,朱雀阁的马管事惊喜地走了过来。

        若是往常,孙文洲对这马管事想必看也不会多看一眼,但是今天面对这突然出现的马管事,他的心里居然满是欣喜,暗道:“这简直是天助我也!”

        原本在一群后辈面前去邀请牧凝霜,就有些让他拉不脸来,现在既然这马管事来了,他正好让她帮他传个话,偷偷地将那牧凝霜叫过来,岂不美哉?

        他也不跟那马管事啰嗦,直接上前说明来意,还特地解释清楚,只是请牧凝霜过去说几句话。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马管事听完他的话之后,居然皱起了眉头,开始吱吱唔唔起来。

        见到孙文洲,这马管事本来是很开心的,但是听说孙文洲要见牧凝霜,她就有些头疼了。

        今天孙文洲能碰上马管事,其实说巧也不巧,因为这种场合她可不敢不在,因为每年她就指着这时候,通过给一些世家公子牵线搭桥来收一些好处呢!

        眼前这孙文洲,无疑就是这样的世家子弟。

        本来见孙文洲走过来,她简直喜不自胜,这可是一块肥肉啊,不说这孙文洲极有可能接手松涛居,就是孙文洲在山下仙府的家世,如果能搭上点关系,也足以让马管事赚个盆满钵满。

        可是,孙文洲说他要见牧凝霜,这下子她就有些为难了。

        这朱雀阁里那些女弟子,她唯独拿这个牧凝霜没办法,先前牧凝霜修为止步不前时,她还好拿这一点去要挟于她,但是自从那次比试赢了刘玉环之后,这牧凝霜修为一日千里,已经是朱雀阁核心弟子,她自己若是不愿,这马管事根本拿她没办法。

        “怎么了,只是过来坐坐,有这么为难吗?”

        孙文洲皱眉,带着一丝愠怒道。

        “这……孙公子,其他朱雀阁弟子还好说,就这牧凝霜,我……”

        马管事一脸为难地欲言又止道。

        “你别啰嗦了,赶紧让他过来。”

        这马管事婆婆妈妈的样子,让孙文洲有些生气,特别是看到李长庚已经走了过来。

        问言马管事只得连连点头,然后苦着个脸从人群中挤进去。

        “孙公子,她,她不过来。”

        就像马管事预料之中的那样,牧凝霜头也不回地拒绝了。

        走到孙文洲跟前的李长庚正好听见这话,原本愁眉苦脸的他,顿时乐了,笑呵呵地道:

        “哟,不是说叫她出来不是什么难事吗?”

        孙文洲白了李长庚一眼,然后冷笑着强子镇定道:“急什么?”

        说完他看着那马管事,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道:

        “你跟她说,松涛居!孙文洲!请她过来!”

        “诶!诶!诶!我这就去跟她说!”

        面对孙文洲那张乌云密布的脸,马管事知道这位祖宗今天是真的怒了,二话不说,转头就钻进人群中找牧凝霜去了。

        出乎意料的,李长庚没有急着去嘲讽孙文洲,只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哪怕是被孙文洲瞪了好几眼也一点都不气,依旧是笑呵呵的。

        山坡和风煦煦,耳边到处是欢声笑语,时光一片静好,但孙文洲此时没有任何心情。

        因为那马管事去得太久了。

        孙文洲脚下那片新长出葱翠的草地,已经在他不耐烦的来回踱步之下踩得七零八落。

        终于,在这“漫长”的等待中,马管事回来了。

        她神色匆匆地从人群中挤出来,然后一路小跑着走到孙文洲跟前,气喘吁吁地哭丧着脸道:

        “她,她,她硬是不过来,我好话都说尽了,她还,还说…”

        那马管事又是欲言又止。

        “还说什么?”

        此时的孙文洲已经是有些动了真怒了。

        “还,还说,孙文洲是个什么东西!”

        那马管事,用一副痛心疾的模样说道。她这话,其实是添油加醋了的,牧凝霜确实是问过孙文洲是谁,但是却没有说孙文洲是个什么东西,这马管事之所以这么说,只不过是想将孙文洲那一肚子火气,全部牵引到牧凝霜身上,即保全了自身,又帮她教训了牧凝霜,简直就是一石二鸟!

        “哈哈哈!”终于,一直等着这一刻的李长庚按捺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孙文洲是个什么东西!笑死我了,我不行了,我肚子快要笑炸了。”

        他笑得前仰后合,引得旁边的一众弟子转头围观,一旁的李云生一脸尴尬。

        而孙文洲最后的一点耐心早已在等待中耗尽,加之李长庚这声大笑,瞬间将他心头的怒火点燃。

        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威压从他身上散出来,这次他也不再叫那马管事传话了,他一边用那股骇人的威压将挡在他前面的弟子分开,一面朝那牧凝霜一步一步的走去。

        一些本欲站起来出头的弟子,看清孙文洲的模样后纷纷退后,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到牧凝霜面前。

        “牧师妹。”

        孙文洲异常郑重地看着牧凝霜道。

        “在下松涛居孙文洲,不知可否请你到那边一叙。”

        他说话时,丝毫也没有收敛他那庞大的威压,他的每一句话,都像是锤子一样,一锤一锤地敲在在场其他弟子心脏上,当然也包括牧凝霜。

        他这是在**裸地威胁。

        “不去。”

        没有任何犹豫地,牧凝霜拒绝了,尽管在孙文洲威压下,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是眼神却异常坚毅决绝,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只要你肯跟我过去一趟,功法、仙粮、功德币,你需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威逼不成,这孙文洲语气一缓,只好利诱了。牧凝霜这般果断的拒绝,是孙文洲没有想到的,但他却又不敢真的在这么多人面前对牧凝霜怎么样,一时间变得骑虎难下。

        “孙文洲,你可真的不要脸!”

        还没等牧凝霜回答,李长庚拖着李云生走了过来,一脸鄙夷地看着孙文洲道。

        此刻的李长庚,完全是抱着一种看戏的心态来的这里,索性自己也请不到牧凝霜,但是能看到孙文洲吃瘪,他李长庚比做什么都开心。

        而且今天牧凝霜算是帮他出了口恶气,他总不能看这小姑娘被欺负吧?所以他是有意走过来想帮牧凝霜一把。

        “牧师妹,师哥我刚刚我确实有些鲁莽,但事出有因,并非我故意戏弄于你,只要你能答应我,只要我孙文洲能做到,我都能答应你。。”

        没有理会李长庚,孙文洲给自己找了个台阶道。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市侩吗?”

        他看着孙文洲,然后再看看旁边的李云生接着笑呵呵地说道:“牧师妹别信他,他应承的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可能还没我家小师弟做的馒头实在!你要是愿意过来,我请你吃到饱!”

        “你还会做馒头啊?。”

        李长庚这话原本只是习惯性地嘲讽孙文洲一下,但是没想到旁边的牧凝霜突然一脸好奇地看向李云生。

        “我能去吃吗?”

        就在李长庚想确认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的时候,牧凝霜又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