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这下好玩了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这下好玩了

        “可,可以,当然!”

        李长庚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最后还是看到吴文洲那张铁青的脸,才终于敢确定他没听错。Δ『

        “在那边吗?”

        牧凝霜向前面张安泰他们坐的方向指了指道。

        “对,没错。”

        李长庚开心地点头道,说完还不忘得意看那吴文洲一眼。

        事已至此吴文洲也不好说什么,他也不好真的对一个晚辈动粗,更何况还有李长庚这个刺头在,这要是动起收来,恐怕就难收场了。只是他跟其他围观的弟子一样很不明白,为什么这牧凝霜会主动跟李长庚走。

        这两人平日里似乎没什么交际啊。

        对于这个问题,不要看李长庚大大咧咧的,其实他也在边走边想。

        “这拒绝了吴文洲,拒绝了一堆世家子弟的小师妹,居然主动要去我们白云观那边尝尝馒头,怎么想也有些不合理啊。”

        想到这里,李长庚突然传音给李云生道:

        “小师弟,你知不知道,这牧师妹为什么会愿意跟我们走?”

        听到李长庚的这个问题,李云生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牧凝霜在想什么他哪里知道,就比如桑小满,他就从来搞不明她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当然他也不太愿意把脑筋跟时间花费在这些上面。

        突然,李长庚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似地停下了脚步,他一把将李云生拉到一边,然后一脸紧张地低声道:

        “这牧师妹,难不成是…看,看上,看上我了?”

        这李长庚是个直肠子,一旦开始往这方面去想,就根本回不了头,他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啊?”

        听到这话,李云生一脸匪夷所思地看了一眼李长庚。

        “这,这可不行!”

        不过李长庚似乎根本没在意李云生的反应。

        他的脸色显得更紧张了,在犹豫了一下后,他突然走到了牧凝霜的跟前。

        “牧师妹,其实,我是因为跟人打赌才去邀请你的,请到了你我才能请到慕容师姐,所以请你不要误会了,我对你真的没有……”

        “我三师兄是想请你先去一趟万柳居那里,他跟那万柳居的师姐打了赌。”

        不等李长庚将那句让李云生羞愧得要跳下山去的话说出来,李云生一把上前捂住了他的最,然后语飞快地,一脸歉意的跟牧凝霜解释道。

        “我知道。”

        原本一脸疑惑的牧凝霜,突然对李云生展颜一笑道,笑容如积雪初融一般。

        ……

        万柳居的那吴师姐也根本没料到,把牧凝霜请过来的会事李长庚,她也再也没有借口阻止李长庚带走慕容淼淼,不过反观慕容淼淼,脸上似乎也并没有太抗拒的表情。

        但这样一来,其余秋水弟子就热闹了,牧凝霜居然去了白云观那边,他们开始不亦乐乎地议论了起来。

        不过相比旁边讨论的沸沸扬扬,白云观这里倒是安静得很多。

        李长庚像是为了“避嫌”故意躲开牧凝霜,拉着慕容淼淼去一旁说话去了,所以坐着的就只有,张安泰、李阑、李云生还有牧凝霜四人。

        比起大大咧咧的李长庚,张安泰跟李阑完全就是两个人精,从牧凝霜一坐下,他俩便一面招呼牧凝霜吃东西,一面不时笑呵呵地看一眼李云生。

        牧凝霜倒是一点也不拘谨,她吃了一口糕点,有些惊讶地拿起来看着李云生道:

        “这也是你做的。”

        “没错,这都是我们小师弟做的,喜欢吃啊,就多吃些,吃得不够,我让他再做!”

        不等李云生回答,一旁的李阑勾着李云生抢着回答道。

        “谢谢李阑师哥。”

        牧凝霜点点头。

        “你们这是,做什么?”

        李云生满头雾水地推开李阑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小声道。

        “招呼客人啊。”

        李阑笑道。

        “这也热情过头了吧。”

        李云生皱着眉。

        “老六你这是说得哪里话,我白云观,向来好客。”

        这时大师兄张安泰也凑了过来,笑眯眯地说道。

        说着他突然给李阑试了个眼色,李阑瞬间心领神会地伸了个懒腰,然后站了起来道:

        “大师兄,我两去师父那边看看吧,别又喝醉了掉哪个山洼里去了。”

        “啊,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

        张安泰也跟着站了起来,然后一脸严肃地叮嘱李云生道:“老六啊,好好招待牧小师妹,我们去看看师父他老人家!”

        于是这两人一唱一和的就这么走了。

        把李云生跟牧凝霜两个人单独留在了那里。

        两人沉默着,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

        “是你对吧?”

        先开口的是牧凝霜。

        “那个在传音符里教我练剑的人。”

        她补充道。

        听她这么一说,李云生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为什么今天她主动到白云观这边来。

        虽然自己的秘密被现了,但李云生反而觉得舒坦了一些。

        “你是在清莲峰的时候现的?”

        李云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

        “嗯。”

        牧凝霜点点头,然后很郑重地道:“谢谢你。”

        闻言李云生摇了摇头道:“你不用谢我,当时我就说了,那只是交易,我们各取所需。”

        听到各取所需这几个字,牧凝霜突然心里没来由地一阵失落,但还是摇了摇头道:

        “就算是各取所需,还是要谢谢你。”

        “还是吃东西吧。”

        李云生对这个又倔强,自尊心又极强的少女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去反驳,最后只有拿起一块糕点递给她。

        ……

        “咦?”

        再说李阑跟张安泰,两人正一面有说有笑,一面慢悠悠地往杨万里他们喝酒的地方走,忽然迎面走来一个一身绯色罗裙的少女。

        “白云观的张师哥、李师哥!你们怎么在这里,你们不是在那边吃东西吗?小师弟人呢?”

        少女一脸不解地问道。

        “是小满啊。”

        看清来人模样,张安泰愣了一下,然后吞吞吐吐地道:“我们去找师父,老六……老六他……”

        “我看到了,在那边是吧!”

        还没等张安泰说完,桑小满指着前面不远处的李云生道,说完就扔下两人,风风火火地朝李云生走了过去。

        “小师弟,听说你做了很多好吃的。”

        她边走还边喊道。

        “这下……”

        “好玩了。”

        看着走过去的桑小满,张安泰跟李阑面面相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