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来不及了

第一百四十七章 来不及了

        “小师弟,今天出来前也不招呼师姐我一声,害我找了好久!”

        桑小满直接在李云生旁边一屁股坐下,坐下时还故意用肩膀撞了李云生一下。『笔    『『    趣阁Ww    W.『BiQuGe.CN

        “听说那朱浩轩又找你麻烦了?”

        她如同在自己家里一般,熟练地拿起一块赤豆糕塞进嘴里,立刻露出一脸幸福的表情。

        “我让我表哥,帮,帮你教训她。”

        她嘴里的东西还没吃完,说话时跟大舌头一样。

        直到这时,她还没现牧凝霜正坐在她对面。

        桑小满回来,李云生并不觉得意外,看着她干吞了一块赤豆糕好像是要噎着的模样,李云生给她递过了水壶。

        “嗯?呜呜……”

        也就是在接过李云生的水壶,咕隆咕隆地喝水的时候,桑小满这才现牧凝霜,她指着牧凝霜一脸惊奇的想要说些什么,可偏偏嘴里灌了一大口水让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你……你是牧凝霜师妹?”

        终于把嘴里的水咽了进去,桑小满一脸好奇地问道。

        “正,正是,你是桑小满师姐么?”

        牧凝霜说话时表情没有桑小满那么自然,显得有些拘束。

        “咦,原来你也认得我的。”

        见牧凝霜认出了自己,桑小满似乎很开心。

        “当然认得,时常听到一些桑师姐的事情,只是无缘得见。”

        这牧凝霜,对女孩子说话的语气,跟对男人说话时,完全不一样,跟女孩子说话时柔和了许多。

        听到牧凝霜这么说,桑小满更加开心了,直接站起来走到牧凝霜那边,挨着她坐了下来道:

        “我也经常听他们提起你。”

        “都是些坏话吧。”

        牧凝霜苦笑道。

        “但在我听来,全是些好话。”

        桑小满赶紧摇头道。

        “谢谢。”

        这个回答,让牧凝霜有些感动地道了声谢。

        “不过……”

        只见桑小满把脸凑近牧凝霜,一双大眼睛满是好奇地看着牧凝霜道:

        “你怎么生得这么好看?我一直以为,我娘亲是天底下最好看的女人,但是没想到你比我娘亲还好看!”

        “没有……那么好看。”

        ……

        才见面没多久,就能变得如此熟络,李云生有时候真的很佩服桑小满。

        “凝霜师妹,你怎么会在这里,朱雀阁好像都在那边呀。”

        聊了许久之后,桑小满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闻言牧凝霜一时有些语塞,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看了一眼李云生。

        “是我们请她来坐坐的。”

        对于这个问题,李云生回答得很坦然,他接着把李长庚先前邀请牧凝霜的事情说了一遍。

        “凝霜师妹你拒绝了孙文洲的邀请,反而答应了李长庚师兄?你不要告诉我,你是因为李长庚师兄才过来的。”

        桑小满坏笑着看向牧凝霜,一针见血地说道。

        “当然不是。”

        牧凝霜没有迟疑地说道。

        “去年我同他去青螺山,他帮了我,我欠他一分恩情。”

        她看向李云生接着道,然后又将两人那场风雪中遇险的事情跟桑小满说了一遍。

        秋水剑诀的事情,她自然不会说出来,毕竟那是违反门规的,说出来对两人都不好。

        而李云生也是直到这时候,才知道牧凝霜为什么会接受师兄的邀请,心道:“原来是报恩啊。”,这既让他有些意外,但是想想又在情理之中,只是忽而第一次现,这牧凝霜其实也不是那么冷。

        “小师弟你还做过这种事情呀。”

        听了牧凝霜的话,桑小满有些惊奇地坐回到李云生旁边,笑眯眯地看着他道。

        李云生总觉得桑小满这笑容有些奇怪,不自觉地挪了挪屁股,坐得离她远了些。

        “桑师姐,你呢,你怎么跟他认识的,我记得你好像是凌云阁的记名弟子吧?”

        牧凝霜看了一眼并排坐着的桑小满跟李云生,眼帘垂下突然模样很随意地问道。

        “我们?”

        闻言桑小满盘腿坐着,杵着脑袋想了想然后笑道:

        “我去年去偷杨老头的酒,被现后逃到了后山上然后遇见了小师弟,但是他非但没有抓我,还把我藏了起来。”

        说到这里她一脸兴奋地看着牧凝霜道:

        “我到秋水这么久,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玩的人。”

        她坐好看着正皱着眉头的李云生道:

        “所以之后就常常找他玩了,要不是小师弟,我在秋水的这段日子,真是无聊死了。”

        李云生没想到,桑小满连这种事情都会说出来,有些尴尬地看了言牧凝霜道:

        “并不是无条件帮她的,是交易。”

        “交易……”

        牧凝霜闻言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因为她记得当初李云生在帮她的时候,也这么说过。

        而桑小满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

        “猪脑袋!”

        ……

        远处的张安泰跟李阑此时有些纳闷,因为他们并没有看到想象中好玩的事情,李云生三人就好像是普通友人一样,有说有笑地交谈着。

        “可能是我们想太多了。”

        张安泰苦笑道。

        “嗯,他们几个都还是孩子的年纪,做事比我们想象中单纯多了。”

        李阑应了一声,然后叹了口气接着道:“走吧,再不走,那老头自己真的要掉山崖里去了。”

        ……

        而此时杨万里跟徐鸿鹄他们早已酒过三巡,一个个都面色通红带着醉意。

        在场的除了杨万里跟徐鸿鹄,还有代掌门宋书文、玄武阁阁主朱百炼、凌霄阁阁主萧逸才、朱雀阁芷兰仙子。

        “芷兰,清秋可有出关迹象?”

        说话的是徐鸿鹄,而他口中的清秋姑娘,正是朱雀阁阁主牧清秋。

        “阁主闭的是死关。”

        芷兰仙子摇了摇头,眼神中带着一丝迷惘。

        “唉……”

        徐鸿鹄叹了口气接着道:

        “你们这一代弟子中,她悟性最好,日后成就远胜于我,却偏偏执念太重……”

        此言一出众人跟着一阵沉默。

        徐鸿鹄说这话的意思他们都明白,原本这牧清秋是他挑选的继任者,真正能挑起秋水大梁的人,现在她闭死关,也就以为着秋水一旦徐鸿鹄离开,秋水将无以为继。

        “就算牧师妹一直闭关,只有有掌门在,我们又何愁外面那些牛鬼蛇神?而且秋水弟子众多,我们选几个资质上乘的弟子,花些时日来培养,日后必定可堪大用,你们说是不是?”

        朱百炼面带微笑地扫视了一眼众人,然后试探地看着徐鸿鹄道。

        闻言徐鸿鹄喝了口酒,然后摇了摇头:

        “来不及了。”

        这一句来不及,让在场的众人如坠冰窟。

        “半年之后,我要叩天门。”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徐鸿鹄又接着道。

        “躲了这么久,还是被看到了。”

        他又喝了一口酒,像是喃喃自语一般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