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这天下哪有那么多慈悲

第一百四十八章 这天下哪有那么多慈悲

        徐鸿鹄在此时叩天门,对于正处于群狼环伺的秋水来说,绝非什么好事,但这日子不是他定的,而且他也定不了。笔』趣    』    Δ阁Ww    W.』BiQuGe.CN

        听到这个消息,宋书文跟萧逸才等人心头一沉。

        “这个消息还能瞒多久。”

        宋书文语气沉重地问道。

        “我用《不周经》盖住了我的命盘气机,只要烂柯书院那几个老头不多嘴,十州的卦师没人能算得出我叩天门的日子。”

        徐鸿鹄眯着眼,手撑着脑袋,像是昏昏欲睡一般地说道。

        “烂柯书院你们不用担心,我过些日子会去一趟烂柯书院,关键是……”

        说道这里徐鸿鹄慢慢睁开了眼睛。

        “这次天门出现的地点就在秋水,最多三个月,就会有天象显现,那时候就是像遮掩,也遮掩不住了。”

        “这可如何是好!”

        朱百炼有些沉不住气,急切地说道。

        其余几人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事到如今,也只有召回狼渡口跟西岭雪域几处的守卫的弟子了。”

        萧逸才想了想道。

        “这不妥吧?”芷兰仙子面带忧色地接着道:“那几处关口都是人族跟魔族和妖族的交界地带,而秋水弟子早已是那几处关口守卫的主力,这么贸然调回,只怕会引动乱。”

        “他们都在处心积虑想要吞我秋水,我秋水还要替他们守卫边关?这何等荒唐?”

        朱百炼一脸气愤地说道。

        “动乱倒是其次,我秋水帮了他们这么多年,也不欠他们什么,只是……”萧逸才犹豫了一下,然后看向宋书文道:“这么大阵仗的召回,势必会引起各方注意,终归瞒不了多久啊。”

        “这个,你们倒是无须担心。”

        徐鸿鹄如酒醒了一般坐了起来。

        “接下来几个月,我会去见一些朋友,一些恩情该还的还,一些仇怨该报的报,一些小人该杀的杀。”

        说道这里他扫视了一眼面前坐着的几人然后接着道:“这段时间应该很热闹,你放手安排就好,没人会去注意那些小事,至于动乱……”

        徐鸿鹄咧嘴一笑道:

        “乱就乱吧,这天下哪有那么多慈悲。”

        “事不宜迟。”

        宋书文站了起来,除了杨万里,其他几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掌门,我们下去安排了。”

        他冲徐鸿鹄拱了拱手。

        徐鸿鹄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宋书文几人走后,徐鸿鹄看了看天色,现时间也不早了,于是笑看着一旁的杨万里道:

        “老哥,你今天带了这么多好酒来,又等了我这么久,是有事吧?”

        “一桩小事要问问你。”

        杨万里将手揣到袖口里笑呵呵地说道。

        “小事?”徐鸿鹄摇头笑道:“老哥你莫要跟我说笑了。”

        “你给我带来的那小徒弟,身上的诅咒有无可解之法?”

        没有卖关子,杨万里直截了当地问道。

        听到是这个问题,徐鸿鹄沉默了一会儿。

        “其实我闭关的这两年时间。”徐鸿鹄抬起头笑看着杨万里道:“就在想刚刚你问我的那个问题。”

        “为何?”

        杨万里不解道。

        “我当日曾引出过他体内那恶咒,原本以为只是一道再简单不过的诅咒,出于好奇心就留了一丝在体内,想着破解了日后也好帮帮那孩子。”

        说到这里,徐鸿鹄伸出一只手来,卷起袖子露出手腕,然后另一只手手指在上面轻轻地一点,一道细弱游丝的黑线从他手腕处钻了出来,如一缕黑烟般,在他手腕上竖了起来迎风飘荡着。

        “就是这东西……但没想到,这东西如那附骨之疽,烧也烧不干净。”

        他将那一缕黑烟抓在手里,掌心渗出一道金色火焰,将那黑烟烧得一干二净,但不久之后又有一缕黑烟换换从他手腕处升起。

        “也正因为沾染上这东西,令我《不周经》蒙尘,才会被这天道所察,让我叩天门的日期提前了许多,哪怕我闭关两年也去除不了。”

        “这,这诅咒居然恶毒至斯?”

        在杨万里的一脸惊愕道。

        ……

        就在杨万里跟徐鸿鹄聊到李云生时,他早已回到了白云观,然后草草洗漱躺在床上,去了那太虚幻境。

        一直到午夜时分他才从床上爬起来,去厨房找了些东西来填饱他那饥肠辘辘的肚子。

        他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在窗口一个人默默地坐下,就着烛火看了看手上那蓍草手环,有些失望到:

        “这样也才涨了一格啊!”

        刚刚在太虚幻境,李云生几乎无所不用其极,赢下了之前那老头说的清明这场特殊比试,这丙字号擂台的比试,最差也是灵人级别,李云生能赢当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再加上一些运气。

        尽管幸苦,但好早奖励的魂火石数量丰厚,足有三千枚,但李云生才换了一副三品养魂汤剂就没了。

        而这一副二品养魂汤剂的效用,就是那蓍草手环上的一个格子。

        从上次为了破境消耗的那么多神魂,到现在为止,李云生也才不过补充了三格,换算成寿元,也就是三年。

        其实除了将消耗掉的神魂补充回来,李云生还想看看,手上这蓍草手环的格子到了二十六格之后会不会继续涨,如果继续涨,也就意味着他身上那诅咒不攻自破了。

        这也是这段时间,李云生如此热衷太虚幻境的原因。

        不过埋头赚魂火石的他,似乎没有现,他在太虚幻境中,那个李白的名号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特别是烂柯棋院里面那帮人,每天都在等他上来,指名要跟他对奕。

        可是他们现自从跟妖族那小姑娘一战后,“李白”就跟人间蒸了一样,再也没来过烂柯棋院。

        今天他们闻讯赶来时,现这李白居然在擂台之上跟一群粗鄙之人厮杀,看得一众棋师心痛不已,不好好下棋,却跑到这里来打架,这让他们很是不理解。

        这事还是后来桑小满跟她说,他才知道,不过因为苏灵运的事情,他最近不太想下棋了。

        “明天就去找苏武谋老前辈他们吧。”

        想起苏灵运的的事情,李云生的脸色暗淡了一些,喝了口茶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