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公孙犁

第一百五十四章 公孙犁

        “什么?!晓晓跟秋水来的小弟子一起掉到东面的黑水崖?”

        万兽谷妖族议事大殿内,一名容貌俊朗的中年男子,一脸惊愕的看着那羊头人木不凡道。

        “不是你去接那秋水弟子的吗?为何晓晓会跟他遇上?”

        还没等那木不凡回答,那中年男子旁边一名身形婀娜的貌美妇人,也是一脸激动地问道。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问得木不凡不知道该先回答谁的。

        “夜阑、暮雨,你们夫妻俩别那么激动,我已经派人去黑水崖下寻人了。”

        这时候,一个身形枯瘦的小老头站了出来。

        “不凡,你把先前生的事情,前因后果,仔仔细细跟我们说说。”

        他接着冲那木不凡道。

        “是,谷主。”

        木不凡冲那身形枯瘦的小老头点了点头道。

        原来这小老头正是万妖谷谷主公孙梨,也就是公孙晓的爷爷,而旁边那对夫妻,正是公孙晓的父母。

        “今天我确实是按您说的时辰,去接的那秋水弟子。”

        木不凡平复了一下心绪道:

        “我也的的确确在那里接到了他,可正当我按照您的吩咐,把那他带到您这里来的时候,大小姐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来就跟那秋水弟子嚷着说我们万兽谷有变,让那秋水弟子跟她走,最后拉着那秋水弟子就跑!”

        “这疯丫头,她是想做什么?”

        那公孙夜阑显得十分恼火道。

        “那秋水弟子就这么跟着她去了?”

        公孙梨疑惑道。

        “小姐她,她……她用了魅术。”

        “混账!”

        那公孙夜猛地一甩袖子。

        “她才多大就用知道用魅术了?”

        他一脸怒不可遏地看着身旁的那妇人道。

        “你冲我火有什么用?我教她魅术,是让她自保的。”

        那妇人显得一脸委屈道。

        “若不是你平日那么宠着她,她今天敢这么胡来吗?”

        公孙夜阑越想越气道。

        “好了,先把事情搞清楚,你们夫妻再回去吵。”

        公孙梨咳了一声,打断了他们。

        “那他们怎么掉到黑水崖去的?”

        他白了一眼公孙夜阑两人,然后看向木不凡问道。

        “小姐把那秋水的弟子带到崖壁,然后……”

        木不凡犹犹豫豫吞吞吐吐道。

        “然后怎么了?”

        公孙梨皱着眉追问道。

        “然后小姐应该是用了幻术,让他秋水弟子自己走到崖边,想让他坠入崖中,她……她想杀了了秋水弟子,但是最后幻术被那秋水弟子破了。”

        木不凡鼓起勇气道。

        “不可能!”

        那妇人一口否定道。

        “晓晓虽然贪玩了些,但是心地还是好的,平日里山对山野里的小动物都爱护有加,怎么可能会去伤害一个素未谋面的秋水弟子?”

        她接着解释道。

        “我也觉得。”

        公孙夜阑附和道。

        这一点上,这两夫妻倒是没有分歧。

        不过公孙梨却是若有所思,像是想起了什么,但没有说出来,只是接着问那木不凡道:

        “既然那秋水弟子破了晓晓的幻术,为何他俩还是掉下黑水崖去了?”

        公孙梨这么问,木不凡唯有一脸尴尬的把当时的情形,原封不动的说给公孙梨几人听。

        听到公孙晓恼羞成怒的要秋水弟子道歉,那公孙夜阑气得浑身都在抖,而那暮雨则脸颊绯红。

        “你养的好女儿!”

        他指着那暮雨道。

        “晓晓以前不是这样的,莫非她跟那秋水弟子,以前有过过节?”

        暮雨先是一脸难堪,继而疑惑道。

        “绝无可能!”

        这个说法被公孙夜阑一口否定了。

        “晓晓从来没出过万兽谷,而那名弟子据我所知,才来秋水不过一年,两人不可能见过,更加不可能有过节。”

        他解释道。

        “这可说不定……”

        “算了,别再瞎猜了。”

        公孙梨打断了暮雨,然后接着道:

        “暮雨你跟不凡先去救人吧,晓晓还好有,妖族身体天生坚韧,她就算修为再不济,摔死倒也不至于,倒是那秋水弟子,本身修为就不高,不赶快弄上来救治,只怕有性命之忧,我跟秋水不好交代。”

        “那我呢?”

        看着暮雨跟木不凡从殿内离开,夜阑问道。

        “晓晓应该是听到了你我昨日的谈话,今天才会做出如此鲁莽的举动。”

        公孙梨没有回答夜阑,而是径直说道。

        “不会吧?昨天我用神魂探查过,周围没人啊。”

        夜阑有些惊讶道。

        “你女儿机灵着呢,我也是刚刚才现,她今早还从我这里偷走了我一把匕。”

        公孙犁苦笑道。

        “如果真是这样,这臭丫头还算有些良心!”

        公孙夜阑冷哼了一声道。

        “这算哪门子良心,损人不利己,你们两口子日后多敲打一下她!”

        公孙犁苦笑道。

        “其实老爹…”公孙夜阑犹豫了一下道:“据我所知苏武谋要您的那样东西,就是为了今天来的那弟子,我们何不将计就计,让那…小子,死在崖底,这样您不就…不就可以…”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没等公孙夜阑说完,公孙犁又打断了他。

        “这是我欠孙武谋的,欠的东西不还,总没有道理,而且我已经老了,如果这条老命能换得我万妖谷几年太平,我也就值了。”

        听到公孙犁这么说,公孙夜阑沉默了一下道:“我昨日就跟您说过,您还您的债,我没法拦着,但万妖谷的太平还不至于拿您的命去换,您儿子我还活着。”

        闻言公孙犁很欣慰地拍了拍公孙夜阑的肩膀。

        “谷主大人,不好了!”

        突然,殿外传来一名妖族部下急促的呼喊声。

        紧接着只见一名小妖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什么事情,这么慌慌张张的。”

        公孙夜阑呵斥道。

        那部下闻言赶紧解释道:

        “刚刚,刚刚我们有一队人马,下到黑水崖底,没过多久下面传来了惨叫声,最后没有一个人爬上来!暮雨大人着急小姐,非要下去,我们拦不住,不凡大人让我赶紧来找你们过去!”

        “你们看清是什么东西没有?”

        夜阑一脸急切道。

        “没有,崖底一片漆黑,又没有活口回来,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那部下哭丧着脸道。

        “爹,那黑水崖下面难道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妖兽?”

        夜阑转头焦急地问公孙犁道。

        “走!”

        一旁的公孙犁没有回答,一脸阴沉地吐出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