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崖底

第一百五十五章 崖底

        黑水崖崖底。Ww    W.『BiQuGe.CN

        李云生弯着腰,手臂杵着膝盖,一边呼呼呼地喘着粗气的,一边警惕环视着崖底的环境。

        毫无征兆地被那公孙晓用尾巴卷落崖底,如果不是他本能地两次鲸吸,然后用秋水剑诀的剑罡护住周身,恐怕此刻不说摔成肉饼,至少不能像现在这样轻松的站着了。

        这崖底并不是一点光亮都没有,因为外面天色还未全暗下去,这崖底被一层青黛色的光阴笼罩着,有些像深夜的月光。

        周遭的事物尽管看得不算清楚,不过以李云生的视力还是能看清楚一个大概的轮廓。

        虽然这黑水崖是在两山之间,但应该是曾经被流水侵蚀的缘故,崖底比上面宽阔许多,没什么高大的树木,但是低矮灌木倒是随处可见,脚下的地面则被厚厚的野草覆盖。

        这里的样子固然没有李云生想象中的荒凉跟阴森,可是他此时的神色依然十分紧张,因为从他落到崖底那一刻起,空气那股浓重的血腥味就一直萦绕在他鼻尖,可他仔仔细细的巡查了一边四周,没有找到任何血迹。

        更让他觉得不对劲的是,从他落到谷底的那一刻起,他的神魂不受控地警戒了起来,他感觉这崖底的某一处阴暗的角落里,有一双眼睛正在打量着他。

        能让他神魂如此警觉,只有一种情况,就是这附近肯定有一个神魂异常强大的存在。

        “啊,疼,疼,疼……”

        李云生的脚边,公孙晓一边喊着疼,一边爬了起来,刚刚一直处于昏阙状态的她醒过来了。

        “这是哪儿?”

        她迷迷糊糊地问道。

        “崖底。”

        李云生看了公孙晓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说道。

        一想到自己原本天黑前就能做好的一件事情,现在被眼前这丫头弄成这副模样,李云生再好的脾气都被消磨殆尽了。

        “如你所愿,终于跳成了。”

        他冷冷的加了一句。

        听到这话,公孙晓也彻底清醒了过来,尽管全身上下都在疼,但依旧牙尖嘴利地反驳道:

        “要不是你,我才不要跳,害人精!”

        “我跟你好像这才第一次见面,无怨又无仇,今天我一入谷,你就要杀我,现在反倒说我是害人精?”

        李云生没有好气地问道。

        “你跟我是没仇,但你要杀我爷爷,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吧?我爹爹怕你们秋水,我可不怕,大不了一起死。”

        公孙晓一副慷慨赴义的模样说道。

        “我要杀你爷爷?”

        李云生有些难以置信道。

        虽然一开始就觉得这丫头疯言疯语,但是李云生还是没想到她居然会编出这么个荒谬的理由来。

        “你觉得我杀得了你爷爷吗?我只不过是替我秋水一位长辈,来向你爷爷要回一样东西。”

        他有些好笑地对公孙晓道。

        “可你要的那样东西,如果我爷爷当真给了你,他自己就活不久了。”

        公孙晓一脸失落道。

        闻言李云生心里咯噔一下,孙武谋让他去要的这件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一点他确实没有想仔细想过,他想过这件东西或许跟解决自己的无根仙脉问题有关,但没想过自己拿了会要另外一个人的命。

        但现在仔细想想,公孙晓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因为也只有这种重要的东西,才有可能会解决无根仙脉这个难题。

        “你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吗?”

        李云生对公孙晓问道,他说话的语气缓和了一些。

        “不知道,我就偷听到,我爹爹说,如果我爷爷把那东西给了你,他很快就会死。”

        公孙晓摇了摇头。

        “你能不能不要了?”

        她一双大眼睛,满是哀求地看着李云生。

        “不能。”

        李云生没有任何犹豫地回答道。

        “为什么?”

        公孙晓追问道。

        “我只是来拿东西,而不是决定要不要拿的人,所以要拿的是一棵草,还是一条命,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我只负责把东西拿回去。”

        李云生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话虽然说的轻巧,但李云生心里却是有些挣扎,一棵草跟一条命分量终究是不一样的,他甚至在揣测,孙武谋让自己来这一趟的真实意图。

        “你是因为先前害你掉下来生我的气吗?”

        公孙晓委屈地嘟着嘴道。

        “我确实很生气,但是不是因为这个。”

        李云生一面在崖底四周寻找着什么,一面回答道。

        “我给你道歉好不好?”

        公孙晓追着李云生问道。

        “杀人这种事情,道歉可没用。”

        看到旁边崖底有一个山洞,李云生一边朝那边走去,一边说道。

        “我只是一时着急,才会那么做的,而且就算你摔下来也不会死,顶多昏迷几天,有这几天我肯定能想到办法。”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还是因为现连累了李云生而心生愧疚,这公孙晓身上那顽劣的大小姐脾气居然小了许多,知道做事情要跟人有来有回的商量,而不是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

        “着急就想到杀人,你爹娘是怎么教你的。”

        “不许你说我爹娘!”

        “好,好,不说。”

        “那你这是同意了?”

        “不同意。”

        “我都这么求你了,我从小到大没有求过别人。”

        “那你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学学,求人可是一门很有学问的事情。”

        “我才不要学。”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公孙晓好像还摔伤了腿,走的时候一瘸一拐的。

        “你到这个山洞干嘛?”

        终于跟在李云生的身后的公孙晓疑惑道。

        “等你爷爷他们来找我们啊”

        李云生一面在山洞的旁边收拢了一些枯枝,做了一个火把,一面对站在洞口的公孙晓道:

        “你再去弄点干柴来吧,你爷爷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过来,说不定我们得在这个山洞过夜。”

        “我去找柴火,你就会答应我对不对?”

        “不……”

        “我听不见!听不见!”

        还没等李云生否定,那公孙晓就摇着头捂着耳朵,一瘸一拐地开始到四周收拢干柴去了。

        而李云生则摇着头,走进了那山洞。

        这山洞洞口不大,但是一进到内部,却变得十分宽敞。

        李云生好奇的拿火把照了一下,然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要柴火,我弄了好多呢,你看……”

        很快抱着许多枯柴的公孙晓也走了进来,当她看到眼前的景象时,怀里抱着的那些枯枝,哗地一下全部掉在了地上,然后只见她目瞪口呆地说道:“这……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