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再念一遍

第一百五十八章 再念一遍

        原本李云生不过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加之一条蛇脑袋上刻着龙文这着实有些奇怪,所以才喊了出来。Ww    W.ΔBiQuGe.CN

        但是令李云生没想到的是,他这一声,却更像是激怒了那大蛇一般,那大蛇一瞬的愣神过后,开始癫狂地嘶吼了起来,那声音悲怆中带着愤怒,震得李云生头皮都开始麻了。

        “你,你对它说了什么啊!”

        看着那状若疯魔的大蛇,公孙晓一脸惊恐道。

        “别管我说什么了,快跑吧。”

        其实李云生也搞不懂,这大蛇是怎么了,为什么听到他用龙语说的那三个字,会有如此大的反应,但既然歪打正着,他能感觉到这条大蛇这时候神魂异常混乱,看起来已经顾不上他们两个了。

        他边说着,边抱起脚受伤了的公孙晓,直接冲向山洞洞口。

        来到山洞外,李云生顿时有种逃出升天的感觉,这大蛇的神魂给他带来的压迫感太恐怖了,他隐约觉得,只论神魂的压迫感,有可能不亚于当日在青莲峰下巅峰状态下的大先生。

        而且,这大蛇的神魂,更加冰冷,更加野蛮。

        他扫视了一眼地上那些受伤的万妖谷的妖众,惊奇地现他们受的伤虽然很重,但几乎都不算致命,都只是昏迷在地上。

        但他没时间关心这些人了。

        “我们现在往哪里走?”

        李云生一边跑一边问公孙晓道。

        “那,那,那边吧?”

        公孙晓一脸慌张犹疑不定地指着一处方向道。

        “这不是你家吗,怎么连路都不认识。”

        虽然听公孙晓的口气并不是十分确定,但李云生也没得选了。

        他仰头再次进行了一次鲸吸,那悠长的鲸啸看得公孙晓目瞪口呆,之前落下崖底的时候她没看清。

        “你这个样子,很像我们妖族运功的模样。”

        她一脸惊奇道。

        李云生哪有时间跟她解释,一声不吭地强运体内积蓄了的真元,行云步在真元催动下,让抱着公孙晓的李云生带着一声破空声飞射而出。

        “好快啊!原来你还留了一手!这风吹的好舒服啊!”

        感受着脸颊边呼呼风风声,公孙晓兴奋得大喊道。

        她这模样,完全就是那些活在长辈襁褓中的世家子女真实写照,任性自我无知无畏。

        “无知真好啊。”

        李云生面无表情地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心里暗想道:“如果这公孙晓知道刚刚那条大蛇,可能一蛇之力足以抹去它们整个万妖谷,不知道还笑不笑得出来。”

        在崖底这条漆黑的路上不知道跑了多久,就在李云生以为已经甩开了那大蛇的时候,那令他脊背凉的感觉再次袭来。

        不给他任何思索跟防备的时间,一阵冷冽的飓风从身后席卷而来,卷起满地的尘埃,当被眯着双眼的二人再次睁开眼睛时,那大蛇长长的身躯已经将两人盘在了中间,蛇头再次冷漠地注视着两人。

        还是没能逃脱。

        李云生叹了一口气。

        因为感知到了对方的实力,李云生原本就没有多大把握,所以其实没有多意外。

        他刚刚那么跑只是抱了一丝能够遇到万妖谷来人的想法,他故意加大了鲸吸时出的声音,也是为了引起外面的注意,甚至是秋水那头的注意,他很清楚那帮老家伙,肯定在那头注意着这边的事态。

        “完了完了!”

        公孙晓捂着了脸,不敢看那大蛇。

        不过这次令两人意外的是,这一次那大蛇并没有攻击他们的意思。

        李云生能也感觉得到,那大蛇眼神里的敌意似乎少了一些,它只是将头一点一点地将头靠近两人,嘴里出“嘶嘶”的声响,就像是要跟两人说话一样。

        “你听得懂蛇说话吗?”

        李云生放下公孙晓,掰开她捂住眼睛的手小声道。

        “听不懂,蛇语最难学,我,我……”

        公孙晓一脸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

        “你怎么什么都不会。”

        李云生无奈道。

        似乎是无法反驳,公孙晓抓住李云生的衣角,撅着嘴一脸的委屈地躲在他身后。

        “你听得懂我说话吗?”

        李云生鼓起勇气正视着那大蛇道。

        令人惊喜的是,那大蛇笨拙地点了点头,它那大头跟一把大扇子一样,点头时掀起了一阵带着腥味的大风,吹李云生差点喘不过气来,尽管如此,它的这个举动算是让李云生彻底放下心来,因为它能回应李云生,就表明它真的没有敌意了。

        “你会吃了我们吗?”

        身后的公孙晓探出脑袋来迫不及待地问道,她问出了自己最担心的问题。

        也不知道那大蛇是故意的还是没听懂,听了公孙晓这个问题后,它用力地点了点头,那模样就像是吓唬小孩的长辈们一样。

        公孙晓见状立刻紧张地缩回了脑袋。

        “既然不吃我们,为何要拦着我们?”

        虽然那大蛇刚刚在回答公孙晓的时候点了头,但李云生如何看不出它是在戏弄公孙晓?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这还是一条会开玩笑的蛇,不过想到这大蛇可以媲美大先生的神魂,也就说得通了。

        这次面对李云生的这个问题,那大蛇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只是径直将头伸到李云生面前,然后低下头将那道用龙文刻着的疤痕正对着李云生。

        “因为这个?”

        李云生指了指那疤痕。

        那大蛇立即猛地点了点头,那扑扇出的大风差点将李云生吹倒。

        “我确实认识这东西,但是你想让我做什么?”

        李云生不解。

        听到李云生这么问,那大蛇突然又是出一阵嘶嘶声。

        见状李云生想了想,然后试探着问道:

        “你想让我念?”

        他不确定那大蛇就是这个意思。

        听到他这么说,那大蛇的脑袋简直变成了鼓风机,疯狂地开始点头,吹得李云生连连叫苦。

        “我念,我念就是了,你停下,停下。”

        李云生伸手制止道。

        那大蛇见状也赶忙停止了动作,然后浑身颤抖地“站立”在李云生面前,像是在等着李云生念。

        “吕……苍……黄……”

        李云生看着那大蛇,带着一丝戒备地用龙语念道。

        听到这一声,那大蛇如刚刚在洞中那般,再次开始浑身颤抖,癫狂嘶着异常骇人地吼了起来。

        面对那大蛇的癫狂,李云生这一次冷静得很多。

        他静静地看着那大蛇,猜想是不是自己用龙语念了这三个字之后,这大蛇会有什么变化。

        没想到真的被他猜对了,眼前的大蛇身上确实在生变化。

        只见它额头上,那用龙文刻着的那三个字,正在一点一点地慢慢消失,而捆绑在它身上的那条粗大锁链开始出现裂纹。

        “再……说……一次。”

        突然那大蛇停止了癫狂,猛地将头凑到李云生跟前,用一种如同锯木头般难听的声音,缓慢而艰难地看着李云生说道。

        原本李云生不过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加之一条蛇脑袋上刻着龙文这着实有些奇怪,所以才喊了出来。

        但是令李云生没想到的是,他这一声,却更像是激怒了那大蛇一般,那大蛇一瞬的愣神过后,开始癫狂地嘶吼了起来,那声音悲怆中带着愤怒,震得李云生头皮都开始麻了。

        “你,你对它说了什么啊!”

        看着那状若疯魔的大蛇,公孙晓一脸惊恐道。

        “别管我说什么了,快跑吧。”

        其实李云生也搞不懂,这大蛇是怎么了,为什么听到他用龙语说的那三个字,会有如此大的反应,但既然歪打正着,他能感觉到这条大蛇这时候神魂异常混乱,看起来已经顾不上他们两个了。

        他边说着,边抱起脚受伤了的公孙晓,直接冲向山洞洞口。

        来到山洞外,李云生顿时有种逃出升天的感觉,这大蛇的神魂给他带来的压迫感太恐怖了,他隐约觉得,只论神魂的压迫感,有可能不亚于当日在青莲峰下巅峰状态下的大先生。

        而且,这大蛇的神魂,更加冰冷,更加野蛮。

        他扫视了一眼地上那些受伤的万妖谷的妖众,惊奇地现他们受的伤虽然很重,但几乎都不算致命,都只是昏迷在地上。

        但他没时间关心这些人了。

        “我们现在往哪里走?”

        李云生一边跑一边问公孙晓道。

        “那,那,那边吧?”

        公孙晓一脸慌张犹疑不定地指着一处方向道。

        “这不是你家吗,怎么连路都不认识。”

        虽然听公孙晓的口气并不是十分确定,但李云生也没得选了。

        他仰头再次进行了一次鲸吸,那悠长的鲸啸看得公孙晓目瞪口呆,之前落下崖底的时候她没看清。

        “你这个样子,很像我们妖族运功的模样。”

        她一脸惊奇道。

        李云生哪有时间跟她解释,一声不吭地强运体内积蓄了的真元,行云步在真元催动下,让抱着公孙晓的李云生带着一声破空声飞射而出。

        “好快啊!原来你还留了一手!这风吹的好舒服啊!”

        感受着脸颊边呼呼风风声,公孙晓兴奋得大喊道。

        她这模样,完全就是那些活在长辈襁褓中的世家子女真实写照,任性自我无知无畏。

        “无知真好啊。”

        李云生面无表情地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心里暗想道:“如果这公孙晓知道刚刚那条大蛇,可能一蛇之力足以抹去它们整个万妖谷,不知道还笑不笑得出来。”

        在崖底这条漆黑的路上不知道跑了多久,就在李云生以为已经甩开了那大蛇的时候,那令他脊背凉的感觉再次袭来。

        不给他任何思索跟防备的时间,一阵冷冽的飓风从身后席卷而来,卷起满地的尘埃,当被眯着双眼的二人再次睁开眼睛时,那大蛇长长的身躯已经将两人盘在了中间,蛇头再次冷漠地注视着两人。

        还是没能逃脱。

        李云生叹了一口气。

        因为感知到了对方的实力,李云生原本就没有多大把握,所以其实没有多意外。

        他刚刚那么跑只是抱了一丝能够遇到万妖谷来人的想法,他故意加大了鲸吸时出的声音,也是为了引起外面的注意,甚至是秋水那头的注意,他很清楚那帮老家伙,肯定在那头注意着这边的事态。

        “完了完了!”

        公孙晓捂着了脸,不敢看那大蛇。

        不过这次令两人意外的是,这一次那大蛇并没有攻击他们的意思。

        李云生能也感觉得到,那大蛇眼神里的敌意似乎少了一些,它只是将头一点一点地将头靠近两人,嘴里出“嘶嘶”的声响,就像是要跟两人说话一样。

        “你听得懂蛇说话吗?”

        李云生放下公孙晓,掰开她捂住眼睛的手小声道。

        “听不懂,蛇语最难学,我,我……”

        公孙晓一脸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

        “你怎么什么都不会。”

        李云生无奈道。

        似乎是无法反驳,公孙晓抓住李云生的衣角,撅着嘴一脸的委屈地躲在他身后。

        “你听得懂我说话吗?”

        李云生鼓起勇气正视着那大蛇道。

        令人惊喜的是,那大蛇笨拙地点了点头,它那大头跟一把大扇子一样,点头时掀起了一阵带着腥味的大风,吹李云生差点喘不过气来,尽管如此,它的这个举动算是让李云生彻底放下心来,因为它能回应李云生,就表明它真的没有敌意了。

        “你会吃了我们吗?”

        身后的公孙晓探出脑袋来迫不及待地问道,她问出了自己最担心的问题。

        也不知道那大蛇是故意的还是没听懂,听了公孙晓这个问题后,它用力地点了点头,那模样就像是吓唬小孩的长辈们一样。

        公孙晓见状立刻紧张地缩回了脑袋。

        “既然不吃我们,为何要拦着我们?”

        虽然那大蛇刚刚在回答公孙晓的时候点了头,但李云生如何看不出它是在戏弄公孙晓?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这还是一条会开玩笑的蛇,不过想到这大蛇可以媲美大先生的神魂,也就说得通了。

        这次面对李云生的这个问题,那大蛇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只是径直将头伸到李云生面前,然后低下头将那道用龙文刻着的疤痕正对着李云生。

        “因为这个?”

        李云生指了指那疤痕。

        那大蛇立即猛地点了点头,那扑扇出的大风差点将李云生吹倒。

        “我确实认识这东西,但是你想让我做什么?”

        李云生不解。

        听到李云生这么问,那大蛇突然又是出一阵嘶嘶声。

        见状李云生想了想,然后试探着问道:

        “你想让我念?”

        他不确定那大蛇就是这个意思。

        听到他这么说,那大蛇的脑袋简直变成了鼓风机,疯狂地开始点头,吹得李云生连连叫苦。

        “我念,我念就是了,你停下,停下。”

        李云生伸手制止道。

        那大蛇见状也赶忙停止了动作,然后浑身颤抖地“站立”在李云生面前,像是在等着李云生念。

        “吕……苍……黄……”

        李云生看着那大蛇,带着一丝戒备地用龙语念道。

        听到这一声,那大蛇如刚刚在洞中那般,再次开始浑身颤抖,癫狂嘶着异常骇人地吼了起来。

        面对那大蛇的癫狂,李云生这一次冷静得很多。

        他静静地看着那大蛇,猜想是不是自己用龙语念了这三个字之后,这大蛇会有什么变化。

        没想到真的被他猜对了,眼前的大蛇身上确实在生变化。

        只见它额头上,那用龙文刻着的那三个字,正在一点一点地慢慢消失,而捆绑在它身上的那条粗大锁链开始出现裂纹。

        “再……念……一遍。”

        突然那大蛇停止了癫狂,猛地将头凑到李云生跟前,用一种如同锯木头般难听的声音,缓慢而艰难地看着李云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