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章 蛇蛊

第一百六十章 蛇蛊

        万妖谷。Ω笔趣    』阁

        “爷爷,你就这么让那小子走了?”

        公孙晓一脸不满地看着公孙梨道。

        “人家救了你一命,你一句谢谢都没有,你还想如何?”

        公孙梨瞪了她一眼。

        “可是,他欺负我!那大蛇要吃我,他非但不救,还让那大蛇把我清蒸,红烧了!”

        公孙梨撅着嘴道。

        “那你被清蒸,被红烧了吗?”公孙梨叹了口气,然后用力敲了一记公孙晓的脑门道:“我公孙梨的孙女怎地这么蠢?”

        说完他一脸羡慕地看着李云生离去的方向道:“这孙老儿,真是走了狗屎运,都要入土了还收了个好弟子!”

        被公孙梨敲打了一下,这公孙晓倒也不生气,反而一脸笑着抱住公孙梨的胳臂道:

        “谁叫我像您呢。”

        “你哪一点像我了?”

        公孙梨没有好气地笑道。

        “爷爷,你没有把那东西给他吧?你如果给他了,你就活不成了!”

        见公孙梨没有再生气,公孙晓终于敢开口问到这个问题。

        “我给没给是我的事情,你不用管,暮雨你带她回屋,一个月不准出门!”

        公孙梨冷下了脸。

        然后就见公孙晓一脸不情愿地被带了下去。

        公孙晓一走,公孙梨便开口,对身旁的公孙夜阑道:

        “下个月,你带她出谷。”

        “去哪儿?”

        公孙夜阑不解。

        “去青丘府。”

        “我们与青丘几百年未曾联系,他们如何肯收留?”

        “这丫头虽然顽劣,但体内九尾大妖的血脉,比你我都要纯净,那青丘府不可能不收的。”

        公孙梨笃定道。

        “难道,秋水真要出事了吗?”

        公孙夜阑忍不住问道。

        “秋水是秋水一劫,人是要死一些,但出不来什么大事。”

        公孙梨一脸豁达道。

        “既然如此,爹爹,不如,我们一起走吧!”

        公孙夜阑鼓起勇气道。

        闻言公孙晓冷冷地看了公孙夜阑一眼道:

        “秋水护我一族近千年,休要再说这些没良心的话!”

        ……

        李云生从万妖谷回来的第二天。

        “把你上衣脱了。”

        新雨楼内,何不争摸了摸李云生的脉搏然后说道。

        李云生跟孙武谋几人说了被大蛇喂下蛊毒的事情,正好何不争精于此道,便过来给李云生检查一下。

        闻言李云生直接褪去上衣,光着膀子站在几人面前。

        只见李云生正面倒还正常,而北面与心窝正对着的那一侧,出现了一颗鸡蛋大小黑色斑点,一根根细细黑线从那斑点中生长出来,几乎爬满了李云生半个后背。

        “这就是那蛊毒?”

        孙武谋惊讶道,虽不知道这蛊毒具体有何危害,但这模样就挺骇人的。

        “我以前闯荡十州的时候,被下黑手吃的蛊毒也不少,这种模样的还真没见过。”

        周伯仲抱着一盒点心,边吃边坐到李云生身边,饶有兴致地打量道。

        “这是蛇蛊,必须从嘴里喂进去才有用,你当初要是沦落到被人掐着嘴喂东西的地步,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这时候钱潮生也走了过来,听到周伯仲的话,立即白了他一眼说道。

        “就你懂?”

        周伯仲不服气地反驳道。

        “你们能不能安静一会儿,我还没看完呢。”

        眼见他们又要吵起来,何不争板着个脸冷哼了一声。

        这何不争平日里不怎么说话,但是他那一身阴冷气质,一开口便让那两人自觉的闭嘴了。

        李云生算是看出来了,这几个老头之间压根没什么辈分高低之分,谁都能说谁几句,相互之间也没什么敬语,吵起架来跟三岁小孩也没什么区别。

        “钱老你刚刚说对了其一,这种蛊少见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它必须以蛇妖心血入蛊,普通蛇妖一口心血就要了它门半辈子修为,所以哪能经常看到这种蛊。”

        何不争解释道。

        “那何老前辈可有解法?”

        李云生问道,这才是他最关心的,如果这几个老头都不知道何解,自己恐怕真的只能再去找那大蛇一次了。

        “有是有……”

        何不争有些迟疑。

        “但是会很疼。”

        他接着道。

        “怎么个疼法?”

        李云生不解道,这何不争最是不知道“疼”为何物之人,他说疼可能就是真的疼了。

        “这用蛇妖心血造的血蛊,一旦进入宿主体内便会依附宿主而生,不再是一个死物而是一个生灵,切不可对它动用真元,否则这血蛊将会在一瞬间侵占宿主身躯,而后与宿主同归于尽。”

        何不争幽幽地说道。

        “我有一门针砭之术,能不动用真元将这蛊毒剔除,但须得剖开你的心腹,挖肉剔骨,所以你说疼是不疼?”

        他笑看这李云生道。

        单是听他这么说,李云生就已经能想象得到到底疼不疼了。

        “而且,这些年我修为尽失,手上的功夫也大不如前,这祛蛊是一个非常精细的活,稍有差池切断了某处血脉,在不能动用真元的情况下,你还有性命之危。”

        何不争补充了一句道。

        “他既然跟你有一月之期,你身上这蛊毒还在休眠期,时间还有,不急。”

        说这话的是一旁的孙武谋。

        “也只能如此了。”

        李云生在心里想到,最不济到时候再一趟黑水崖,毕竟自己手里还有封印这一样对那大蛇的筹码,就看到时候如何讨价还价了。

        “你刚刚说那大蛇被人封印了修为,你能不能说说那封印是怎么回事?”

        钱潮生有些好奇的问道。

        李云生原本就没打算对眼前这几人隐瞒什么,便一五一十的把掉入黑水崖后遇到的事情跟几人说了一遍。

        对于李云生会龙语这件事情,几人早已知晓,所以并没有太意外,但是听到那大蛇额头上用龙语写着“吕苍黄”三个字时,四人先是面面相觑,继而捧腹大笑了起来。

        “不知,几位老前辈,在笑什么?”

        李云生一脸疑惑道。

        “你知不知道这吕苍黄是谁?”

        那孙武谋止住笑声看向李云生道。

        李云生摇了摇头。

        “就是,就是玉虚子那臭小子啊!他还有个名字,就叫吕苍黄!”

        周伯仲依旧哈哈大笑道。

        “我就说,谁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原来是那臭小子。”

        钱潮生摇着头道。

        笑着笑着,几个人似乎又陷入到了那往日的时光,一下子沉默了起来。

        “既然是那小子做的,云生你就放心吧,他的封印绝不会那么简单,这件事情我们就先不用去管了。”

        孙武谋打破了沉默。

        “你详细跟我说说那血阵。”

        刚刚听李云生说,那黑水崖下的山洞里,有一处用孩童血肉布下的血阵,一下子便让孙武谋他们警惕了起来。

        之前只是一笔带过,现在看几人模样那么凝重,李云生便用他那凡的记忆力,将那血真的方位,布置的样式,甚至上面小孩的数量都一一跟几人复述了一边。

        孙武谋几人听完,都是眉头深锁。

        “老钱,趁掌门还在,你去一趟秋水峰,把这件事情跟他说一下,老何跟老周,你们去一趟黑水崖。”

        虽然孙武谋没有具体说做什么,但是前面那三人都是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什么也不多说直接出新雨楼。

        “孙老,那血阵到底是什么东西?”

        看到他们这么郑重,李云生好奇道。

        “这件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既然现了,那血阵也就没什么用了,而布阵的人,我们终究会找出来。倒是你……”

        孙武谋笑着道。

        “东西有没有拿来?”

        他冲李云生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