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有得选总是好的

第一百六十三章 有得选总是好的

        “李云生走了?”

        从秋水峰回到新雨楼的钱潮生一边在孙武谋旁边的桌边坐下一边说道。笔』趣    』    Δ阁Ww    W.』BiQuGe.CN

        “走了,原本完成那个术法前,就须得辟谷十天,所以我想让他用这十天的时间好好想想。”

        孙武谋给钱潮生倒了一杯茶。

        “想什么?”

        钱潮生一边接过茶杯一边问道。

        “我跟他说玉虚子因为用麒麟骨改造身体失败结果疯了,让他自己选是不是要这么做。”

        他一脸坏笑道。

        “玉虚子那家伙不是……”

        “我骗他的。”

        钱潮生一脸惊讶,不过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苏武谋打断了。

        “你这又是何必。”

        听到孙武谋这么说,钱潮生摇了摇头喝了口茶。

        “如果这点抉择的勇气都没有,这日后还能有什么担当?要是他日在九泉之下,现我孙武谋救了个鼠辈,我肯定要气得踢棺材板。”

        孙武谋不以为然道。

        “你啊,活了这一把岁数还是如此争强好胜,你就当我们救了一个有些眼缘的普通人不就好了?这普通人有些怯懦也正常。”

        钱潮生无奈的笑道。

        “普通人?他可做不成普通人。”

        孙武谋摇头。

        “从徐鸿鹄将他带进来,再到拜杨万里为师,最后到遇上你我,这一切看起来顺理成章了,但你我都清楚,这世间不存在什么偶然,他能站到我们面前,这冥冥之中必然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动着这一切。”

        他神色严肃地说道。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要救他?你可不像是任人摆布的人。”

        钱潮生问道。

        “所以我也在抉择。”

        孙武谋笑着道。

        “只有他给了我满意的答案,我才能决定是否能救他。”

        他接着道。

        “你总是将一件事情想得那般复杂。”

        钱潮生看了一眼苏武谋。

        “这世间因缘际会,你我牵扯的因果多不胜数,或许他只是我们活过那漫长的岁月里,无意间牵动的那一根,这就跟人必然要经历生老病死一样,这种必然是毫无意义的,你可以说他站在我们面前这是必然绝非偶然,但终究选择的权利在你我手中,说到底还是你我想救,还是不想救的问题。”

        没想到向来除了跟周伯仲吵架,话都不多的钱潮生,今天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段大道理,孙武谋有些意外。

        “那你想不想救?”

        孙武谋没有去辩驳刚刚钱潮生那番话,而是反问道。

        “我觉得这小孩很好。”

        钱潮生目光坚定地说道。

        “你啊,做事情,不能总靠感觉。”

        孙武谋也跟钱潮生一般无奈地一笑。

        “你见到徐鸿鹄了吗?”

        似乎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孙武谋岔开话题道。

        “见到了。”

        钱潮生点了点头。

        “黑水崖那边的事情他怎么说?”

        孙武谋问道。

        “他说先让他们闹着。”

        钱潮生回答道。

        “先让他们闹着?他就说了这么多?”

        孙武谋不解道。

        “他还说,他接下来要出去散散心,让你我帮着照看一下秋水。”

        钱潮生道。

        闻言孙武谋先是一愣,继而跟钱潮生相视一笑道:

        “这秋水,最任性的,果然还是我们的掌门大人啊。”

        ……

        辟谷十日,对现在的李云生来说算不得什么。

        让他为难的是孙武谋给他出的那道选择题。

        道心通明能让他解惑,但没法替他抉择。他也奇怪,自从来了这仙府,忽而就多了许多让他抉择的事情,这每抉择一次又总能劈开一条自己未知的路,最初他或许觉得很新奇,但现在他感觉有些疲惫了。

        从新雨楼回来的路上,原本晴朗的天气,忽而下起了蒙蒙细雨。

        李云生静静地伫足仰头望着那从灰蒙蒙的天空中,飘下来的细雨,一时间居然忘记了行走,看着那雨点如一条直线般的落下,他有些异想天开地感慨道:“要是这人生,也如这雨点一般是一条直线该多好,从云层上落下是生,落到地上是灭,一点也不复杂。”

        就在他这么站在路中间,如傻子一般的淋着雨的时候,一队朱雀阁的女弟子撑着雨伞从旁边的一条路上走来。

        “唉,那人是傻了吗?”

        有一名女弟子看着李云生那伫足望天的模样。

        “好像是白云观的老六。”

        “就是那个运气好的傻子?”

        有人认出了李云生,因为剑冢那件事,秋水的弟子对于白云观的老六已经不再陌生,不过对他的印象大多还停留在运气好跟“傻”上,在他们看来一个上人境界都没有的弟子,能拔出剑冢中的剑只能说是运气好,而拒绝掌门的赠剑也只能说是傻。

        “先前你们说他傻,我还有些不信,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一名女弟子看着李云生那呆呆地站在原地淋雨的模样道。

        而就在他们七嘴八舌的讥笑着李云生的时候,一名身形高挑的女子撑着伞径直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走向另一条路上的李云生。

        “师妹,你要去哪?”

        有人在那女子身后问道。

        那女子没有回答,依旧径直走向李云生,然后在一众女弟子惊诧的目光中替李云生撑起了伞。

        眼前的雨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顶勾勒着青花的白纸雨伞。

        愣了一下后,李云生才收回视线,转头看向自己的身旁的女子。

        “是你啊,你怎么在这里?”

        李云生有些吃惊的看着身边帮自己撑伞的牧凝霜。

        “我送你回去。”

        牧凝霜没有回答李云生,而是淡淡地说道。

        “嗯。”

        听着这从雨伞上传来越来越大的雨点声,李云生点点头。

        于是这一袭白衣跟一身粗布麻衣,有些不协调地共撑一把伞,行走在这青黛色的烟雨中。

        俩个人都不怎么说话,一路上只有雨伞上传来的雨点声跟两人细微的呼吸声。

        一直走到白云观后山的山脚,牧凝霜淡淡的望了一眼山顶,然后问道:

        “你刚刚在想些什么?”

        “遇到了一件不好选择的事情。”

        李云生说道。

        “有得选,总是好的。”

        牧凝霜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

        闻言李云生有些吃惊的抬起头看着牧凝霜,然后展颜一笑道:

        “谢谢。”

        说着,他从雨伞里钻了出来,重新回到雨中,然后一路小跑上了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