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长生木

第一百六十五章 长生木

        到了跟孙武谋他们约好的日子,李云生前去跟杨万里告假。

        “师父。”

        轻车熟路地,李云生在白云观酒窖的门口找到了杨万里。

        “我要去一趟孙老那。”

        “嗯。”

        虽然只说了去新雨楼,但杨万里心照不宣地点头了。

        “你等等。”

        他把手在他那脏兮兮的围裙上擦了一把,然后让李云生在门口等一会。

        没过多久,就只见他从酒窖里提了一坛酒出来。

        “几位老前辈算是帮了你的大忙,这坛酒就当是谢礼吧,虽然抵不上他们替你做的,但这人情能还一分算一分。”

        他把递给李云生。

        “谢师父。”

        接过酒,李云生拱手作揖道。

        见状杨万里摆了摆手,示意他起身,转身刚要会酒窖却在踏上门槛的时候,他回过头看向李云生道:

        “心放宽些,没什么好怕的。”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钻进了酒窖。

        虽然这话听着没头没脑的,但李云生刚刚还有些忐忑的心情,却因为这句话安定了许多。

        这份忐忑一来是因为孙武谋说过的那件关于玉虚子的事情,因为这个术法玉虚子都变成了疯子,他如何能不为所动?

        二来,假若他成功的,解决了无根仙脉的问题,他会变成何种模样?

        一切都是未知的。

        这坛酒是杨万里的谢礼,李云生自己也准备了一份谢礼,他毫不吝啬地用完了他储存的仙粮,做了满满一食盒的各种糕点酒菜。

        于是就见他一手提着食盒,一手提着一坛酒走去新雨楼。

        ……

        新雨楼。

        “嘣、嘣、嘣。”

        李云生叩门。

        听到屋里的脚步声后,他便停了下来。

        “嘎吱”一声,新雨楼的门被打开。

        不过当看清出帮他开门那人模样时,李云生一脸惊讶。

        “大先生?!”

        开门的居然是大先生。

        从青莲仙府回来之后,李云生就没见过大先生,之后听说他在闭关,也不好去打扰。

        不过李云生现,大先生的状态好像不是很好,原本只是花白的头完全变白,虽然周身的气息依旧令李云生有高山仰止之感,但李云生第一次从大先生身上感受到了一丝“老态”。

        “先进来吧。”

        大先生温和地笑着道。

        “孙老他们呢?”

        李云生进门,现楼内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

        “在准备那个术法。”

        大先生直言不讳地说道。

        “哦。”

        闻言李云生点点头。

        “大先生您怎么会来?”

        他将手里的酒跟食盒一同放在桌上道。

        “这个术法很多地方需要用到符箓跟封印阵法,我恰巧精于此道,就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些忙,正巧他们去准备术法,便让我在这里等你。”

        大先生的目光被桌上那坛酒给吸引住了,他一面拿起酒坛打量,一面说道。

        “谢谢大先生。”

        虽然大先生说的像是“路过瞧瞧”一般轻描淡写,但李云生明白哪有那么巧的事情,他分明是特意来帮自己的。

        不过李云生也说破,只是在心里感激着。

        “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过去?”

        李云生问道。

        “不急。”

        大先生直接掀开那潭酒,闻了一口,然后一脸陶醉地道:

        “我先跟你交代一些事情。”

        他一脸不舍地盖上泥封。

        “大先生既然喜欢,我去厨房拿一只碗来,边喝边说吧。”

        看着大先生那摸样,李云生有些不忍地说道,说着就要起身去厨房。

        “不用了。”

        大先生拦住了他。

        “这坛好酒,独饮就没味道了,须得庆功时大家一起喝才香。”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说完他也坐了下来。

        “孙老跟我说他给你留过一道题,你既然来了,也就是说你已经选好了。”

        大先生盯着李云生。

        “你现在还有一次反悔的机会。”

        他一脸严肃地说道。

        李云生没有任何犹豫地摇了摇头。

        他已经都想通了。

        “那我们就说说这个术法吧。”

        大先生脸上严肃的表情依旧没有敛去,他接着道: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术法,它上面用的那些手段,有些我翻尽黄楼里的典籍,都查不出一个所以然,所以谁都无法保证会生什么。”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道:

        “这术法虽然出自玉虚子老师,但源头却是天衍族‘换骨术’,天衍族一夜间消失在十州大6之后,这术法落到了龙族手上,最后才玉虚子老师拿到。”

        这术法居然还有这么一段因果,李云生听得有些入神。

        “因为这换骨术需要材料苛刻,就算是当时的天衍族也用的不多,我们这一次虽然麒麟骨跟其他材料都有了,但其实还缺一味材料。”

        大先生皱眉看向李云生道。

        “是什么?”

        “长生木。”

        “那为何孙老要选在今天,何不等凑齐了再……”

        “长生木已经跟着天衍族一起消失了。”

        李云生还没说完,就被大先生打断了。

        “毫无踪迹可循。”

        他再次强调了一句。

        “这术法没了长生木会怎么样?”

        李云生问道。

        “这术法先前的步骤虽然繁琐复杂,但真正的难处却在麒麟骨入体封印之后。”

        他看着李云生道:

        “因为这个术法,从根源上是再造一个修者,一旦麒麟骨与修者经脉相连,然后被真元贯通,会有一个全新的神魂出现在修者体内,一旦修者本身的神魂压制不住这道全新的神魂,轻则因为神魂混乱变得精神失常,重则被那全新的神魂吞噬,完完全全变成另外一个人。”

        这番话听得李云生背脊一阵凉。

        “另外一个人?”

        李云生不禁喃喃自语地说道。

        “那有了长生木,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吗?”

        他问道。

        “如果按照天衍族说法就是如此,但我毕竟没见过这长生木,也不清楚是否真是如此。”

        大先生摇头道。

        连号称行走的三千道藏大先生都只能摇头,那大概真的没人知道了。

        “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因为缺失了长生木,玉虚子老师对天衍族原有的那个术法做了很多改动,在真元贯通麒麟骨的时候,我跟孙老前辈他们会吟诵镇魂经助你,但是真正能帮你的还是你自己。”

        大先生突然抬手按住李云生的肩膀道:

        “这术法的过程中,你的神魂不能有哪怕一秒的懈怠,就算是身体再怎么疼痛也不能闭眼,万一你闭眼睡过去了,再醒过来可能就不是你自己了。”

        “听清楚了,无论如何,一定要牢牢记住,不要被任何东西迷惑住,你是李云生,你不是任何其他人,你只是李云生!”

        大先生又强调了一句。

        “记住了。”

        闻言李云生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然后郑重地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