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切肉挖骨

第一百六十六章 切肉挖骨

        “再醒过来,你可能就不是你自己了。』”

        在前往孙武谋他们准备术法的地点时,跟在大先生身后的李云生,脑子里一直回响着大先生刚刚的那句话。

        对于修者而言,没有什么事情,比失去自我更恐怖了。

        直到一阵凉似秋水的夜风将他“浇”醒。

        他一抬眼,现自己已经深处一处山谷的谷口,冷风从山谷里一阵阵的扑面而来。

        借着月色,再看山谷内,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几个人影,按照不同方位站立着。

        “进来吧,我要锁阵了!”

        就在这时,山谷内传来了孙武谋的声音。

        他好像早就注意到了谷口的李云生跟大先生。

        “走吧。”

        大先生转头看了一眼李云生,嘴上这么说着,却没有动身,只是静静的看着李云生。

        他就像是在再次等待李云生的确认。

        “好的,大先生。”

        待见到李云生点头,他才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迈开步子,两人一前一后进入谷中。

        等到两人一踏入谷中,那头孙武谋手中长剑锵的一声出鞘,然后用力往地上一插道:

        “锁阵!”

        立时另外三处地方也响起了三声剑鸣。

        “青虹守东宫角、亢。”

        孙武谋那沙哑苍老的声音一声厉喝。

        “龙渊守北宫斗、牛。”

        “惊鲵守西宫娄、昴。”

        “琥珀守南宫鬼、柳。”

        钱潮声的声音跟着响起,然后是何不争跟周伯仲。

        “青虹、龙渊、惊鲵、琥珀……这是四老的佩剑啊,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这四柄名剑。”

        大先生感慨着看向李云生道:

        “他们不知道多少年没敢碰它们了,今日居然拿它们帮你落阵,你若痊愈,定不可忘了四老今日恩德,。”

        闻言李云生重重地点了点头,心底那最后一丝胆怯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孙武谋四人言毕。

        他们嘴中开始响起阵阵晦涩难懂的吟诵之声。

        片刻之后。

        只见月色中四柄带着凌冽杀意的长剑,剑芒如四道光柱一般直射夜空,冲入天际那璀璨的四方星宿之中。

        “轰……”

        这万里无云、朗朗星空下,忽而响起一阵沉闷的雷声。

        这雷声之后紧接着又响起一阵犹如湖底大鱼咕咚声。

        紧接着李云生只见,这片山谷像是被一个巨大的闪烁着青色光晕的气泡包裹住了,而方才那入口此时也消失不见,唯有头顶那片摧残的星河,还有四名长剑上,如烟柱一般向上飘动的剑芒。

        这片天地骤然间一片静谧。

        “过来吧。”

        这时候孙武谋已经站在了山谷空地的中央。

        听到孙武谋的声音,两人应了一声就像那山谷中央的空地走去。

        这片空地直径大约六七百米,走在上面李云生惊奇的现,这空地之上全部铺满一块块拳头大小,不规则的石块,借着月光他现这些石块中间,有很多被用赤色的丹砂画满了符文,而快要走到中心地带时,李云生回眼望过去,满眼震撼的看到,那一块块画着赤色符文的石头,组成了一个巨大阵法图案。

        想想这么大一块地方,需要多少这种画着符文的石块才能填满,李云生看着面前站着的孙武谋几人,心中顿时涌出一股难以言明的崇敬跟感激。

        “只是些费时的活计,并没什么难度。”

        孙武谋似乎看出了李云生的心思,一脸轻松地宽慰道。

        “来吧,接下来才是最难的地方。”

        他指了指旁边一块平整的大石头,示意李云生躺上去。

        不意外,李云生现这大石头上也刻满了各种符文,即便是精通符箓一道的他,也不得不感叹,上面这些符文之深奥,如果有时间李云生可以站在原地看上好几天。

        “这是大先生的杰作。”

        孙武谋再次解释道。

        “上去吧。”

        大先生笑了笑没有说话。

        李云生依照两人指示躺在了那块大石头上面。

        “这是……”

        刚刚才躺下,李云生忽然感到,一股巨大吸力从身下的石头上传来,整个人像是被吸在了石头上一样,的四肢躯干都不能动弹分毫。

        “莫怕,我在这石头上布了几道定身的阵符。”

        大先生轻轻地拍了拍李云生道。

        “不愧是大先生,看他这样子,只怕是我躺到上面也动弹不得吧。”

        孙武谋在一旁打趣到。

        “哪里,孙老说笑了。”

        大先生摆了摆手,然后对李云生道:

        “等下放入麒麟骨时,须得切肉挖骨,重整经脉,必会剧痛难忍,为了防止你动弹,只得如此。”

        他像李云生解释道。

        闻言李云生点了点头,其实他隐约也猜到了一些。

        “本可用药剂让你昏睡过去,但是这术法最忌失神,想来大先生也跟你说过,在这术法期间你一旦昏死过去,醒过来可能就不是你自己了。”

        大先生语重心长道:

        “从现在开始,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让你的神魂保持情形。”

        “这样的话,我如果入寂是否更好一点?”

        李云生问道。

        “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等到五颗麒麟骨全部融入你的骨血跟你经脉想通时,你的神魂将会受到猛烈冲击,你须得保存神魂之力,在那时候入寂对抗那股冲击,否则我们所做的一切将会前功尽弃。”

        孙武谋格外郑重地说道。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皱着眉看着李云生接着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一旦我现,醒过来的不是‘你’,我们四个会立即将你抹杀。”

        他的表情异常冷酷。

        这还是李云生第一次见到孙武谋露出这种表情,心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他点了点头,暗想道:

        “这孙老的表情,难道说醒过来的不是我自己,会是什么魔鬼怪物吗?”

        一想到这术法如此诡异,如果失败自己变成怪物,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不争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孙武谋将一柄透着寒芒的匕,跟一只锦盒递给何不争道:

        “你的手最好,心思也最细,你来动刀最好不过。”

        说到这里他突然凑到何不争的跟前小声道:

        “切记,每放一颗,须得观察一阵,实在不行放到第四颗就好,如果他的状态很好就放第五颗,你自己的那一颗,好生留着,切莫放进去!”

        “放心吧孙老。”

        何不争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干净利落。

        他手一挥,李云生的衣衫就被褪去,赤条条地躺在石头上。

        “大先生,第一颗我要放在他的神阙。”

        他两手举着,一手托着刀一手拖着锦盒,冷冷的看了一眼大先生道。

        大先生闻言点点头,然后拿出一支笔,笔尖在那大石头密密麻麻的符文上一点,然后那毛笔的笔尖,像是勾起了一条千足虫一样,将一行抖动着的细密的符文勾起,然后放到李云生的神阙穴。

        大先生这手段,看得李云生呆了,他从未想过符笔还能如此用。

        不过马上,一股钻心的痛楚“撕碎”了他脑中所想。

        大先生才手笔,何不争已经面无表情的动刀了。

        他落刀的手法异常熟练,而看李云生的目光,就像是看一具尸体一般。

        就在李云生痛得差点咬破嘴唇的时候,何不争已经将第一颗麒麟骨放了进去。

        麒麟骨入体,李云生瞬间只觉得,自己的腹部好似火山喷一样,一股炙热的热流在小腹炸开,一股震荡感传遍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