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两块麒麟骨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两块麒麟骨

        原本李云生以为,这麒麟骨放下去之后便完成了,但何不争在切开他这一处血肉之后,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才面无表情的低声道:

        “第一颗好了。Ω笔趣    』阁”

        这期间李云生所受的痛楚,就不一一叙述了。

        因为被定身符定住他不得动弹,所以无法看到何不争手上的动作,所以他很好奇这半个时辰中,何不争做了什么。

        如果李云生刚刚能看见何不争的动作,他定会吓一跳,因为自那颗麒麟骨放入李云生的“神阙穴”之后,何不争就闭上了眼睛,然后他那双纤长枯瘦的老手,如穿针阴线一般,像是在将一根根无形的线串连在麒麟骨之上。

        这看似匪夷所思的举动,却让大先生连连点头,暗自赞叹不已。

        同为上位修者的他,对于何不争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这何不争正将自己的真元化成一道道“细线”,按照玉虚子天衍族“换骨术”的描述,以不同的手法跟位置,将麒麟骨跟李云生的经脉捆绑在一起。

        对于一般修者而言,这手法简直匪夷所思。

        但对于精通各种诡异暗杀方术,一手创建秋水白园的何不争来说,这就是老婆婆们日常的穿针引线的手法,没有什么奇怪,只不过繁杂幸苦了一些罢了。

        “大先生。”

        何不争冲有些失神的大先生一皱眉。

        “知道了。”

        大先生当即点头,而后开始像是在用毛笔粘蚂蚁一样的,将预先在石头上写下的封印咒文贴到李云生的伤口处,封印住此时还不是很稳定的麒麟骨。

        之所以要这么做,玉虚子的羊皮卷里也有交代。

        麒麟骨沾上修者血肉后,会化作无形罡气融入血脉中,除非将它逼出体内否则无迹可寻,想要将它固定某一穴位之上,简直难上加难。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玉虚子寻遍十州藏书,最后才找到这些封印咒文。

        但这些咒文复杂异常,根本不是段时间能够描画出来的,想要在麒麟骨放入身体前后立即封印,只有提前将符文撰写出来。

        说起来简单,其实要实施起来非常复杂。

        为了让封印咒文保持灵力,李云生身下这块其貌不扬的石头,就是当初玉虚子通过不夜城,卖了不夜城城主一个人情换来的。

        不说李云生身下这块石头,就说这撰写跟沾起来的手法,如果不是精通符箓咒文的大先生,也要费一番功夫。

        就像刚刚大先生惊叹于何不争匪夷所思的手段一样,此时的何不争也为大先生的手法所折服。

        尽管两人岁数虽然相差好几百。

        又过了半个时辰,大先生将那些咒文全部在李云生伤口处布置好,手掌在上面轻轻一抚,一道真元如青色雾气笼罩在那咒文之上,那一条条如蚂蚁般的咒文先是猛地散开,继而飞聚合在一起组成一个复杂的符咒图案。

        随着这图案形成,一道金色的光芒忽而从李云生神阙穴伤口处的透出,像是困兽一般的拼命挣扎。

        于此同时,李云生只觉得,一股股冲击,如同一记记闷棍、一阵阵海潮般猛烈地拍到像他的胸口,让他只觉得胸口要碎裂一般,更甚至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有一只无形的利爪在撕扯着自己的神魂。

        “守住心神!”

        一旁的大先生只说了这句话。

        这个时候,他们做不了什么。

        而且现在才是第一颗麒麟骨,连这第一波冲击都受不住,更不可能抵挡接下来的冲击。

        脸色煞白的李云生,开始在吟诵太上镇魂经。

        好在这股冲击,不过片刻,那伤口处闪烁的金芒渐渐褪去,那一阵阵冲击也随之消失。

        “呼、呼、呼……”

        李云生睁开眼睛,就那么躺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尽管此时伤口处依旧传来一阵阵剧痛,但相比那股无形的冲击,跟对灵魂的撕扯,这剧痛根本算不了什么。

        “要继续吗?”

        何不争毫无情绪的问道。

        他仍旧一手拿着匕,一手托着那装着麒麟骨的锦盒。

        “如果现在停下来,你有《画龙诀》,用真元温养身体,活个百来岁没问题。”

        他接着道。

        “能像常人一样修炼吗?”

        李云生平复了一下起伏的呼吸,躺着问道。

        “不能。”

        何不争的回答简洁明了。

        “那要幸苦何老了。”

        李云生道。

        他所要的并不是那百来岁的寿元,而是再也不想经历在自己家人受到伤害时的那股无力感。

        有些东西,比性命,比寿元更重要。

        “第二颗麒麟骨一旦封印,便停不下来,当时候不管你愿或不愿,都要继续。”

        最后何不争又警告了一句。

        “嗯。”

        李云生点头道。

        说完,何不争再无废话,手起刀落,直接在李云生的太乙穴处切开一处口子。

        也不知是何不争下刀太快,还是李云生已经熟悉了这痛感,这一次他并没有上一次那么痛了。

        这第二颗麒麟骨,除了位置不一样,其余的步骤都跟第一颗一样,何不争梳理经脉,大先生用咒文封印。

        但这第二波的冲击,跟第一波相比,强了一倍。

        如果放在李云生,感觉第一次冲击像是闷棍,那么这第二次冲击,就像是有人提起他的脚,将他猛烈地在地面摔打一样,五脏六腑更是剧烈翻腾着。

        最难忍的还是神魂的冲击。

        刚刚第一波冲击还只是撕扯,这第二波就像是有一把利刃,疯狂地切割着他的神魂一样。

        时间也是第一次的一倍。

        李云生大声吟诵着镇魂经,试图减轻神魂的痛楚。

        所幸,正当他处于崩溃的边缘时,这冲击停止了。

        “呼、呼、呼……”

        捡回了一条命的李云生,满头大汗的喘息着。

        刚刚的情形,就像是做了一场恶梦一样。

        “歇息一下?”

        这次何不争没有问李云生是不是继续,而是问他要不要歇一下。

        “不。”

        只是犹豫了一下,李云生坚决地摇了摇头。

        “还是歇……”

        一旁的大先生有些不忍,但是话还没出口,就被何不争的眼神制止了。

        “记住,再痛也不要昏死过去。”

        何不争冷冷地警告道。

        “你一旦昏睡,我会立刻切掉你的脑袋。”

        他再次警告道。

        说着,他从锦盒里拿出第三块麒麟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