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孤家寡人

第一百七十二章 孤家寡人

        李云生跟体内这场拉锯一样的消耗战,整整持续到了五天五夜。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这都远远出大先生跟孙武谋他们的预期。

        先是这异域神魂的强悍出了他们的预期。

        这大阵是玉虚子根据天衍族羊皮卷中的描述,为这换骨术量身定做,用来专门对付因为换骨术而召唤出的异域神魂的。

        若是普通邪魅恶魂,只消一道星辉,便可将它烧得灰飞烟灭,可这异域神魂居然能够抗衡这大阵五天五夜,足见其有多强大。

        还有便是,这神魂居然丝毫不畏惧白昼!

        这已经出了几人,对于游魂的认知,出他们几个的认知,也就是出了十州的认知,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这神魂来自十州之外。

        其次出他们预期的,就是李云生。

        他能同这异魂相持五天五夜,这是几个人没有想过的事情。

        能够坚持五天五夜,这绝对跟天赋跟运气无关。

        这只能说明,李云生的神魂,实打实的能够抗衡那异魂。

        就算从李云生每次醒过来的状态看,他似乎一直落在下风,可能跟这异魂相持这么久却依旧不被其吞噬,这是在实施换骨术前,孙武谋他们没有想过的事情。

        “那异魂已经虚弱了很多。”

        在再次启动了一次阵法之后,孙武谋带着一丝疲惫道。

        “但李云生的神魂更虚弱。”

        说话的是何不争。

        “要不我冒些风险,神魂出窍去帮帮他?”

        想了很久,大先生终于出口问道。

        想要神魂出窍,必须修者神魂进入死寂,或者达到入圣阶品。

        “不可。”

        孙武谋立刻否定道:

        “这是换骨术大忌,按照换骨术造就的躯体,对于任何神魂都是只能进不能出,你现在进去会害死他!”

        在羊皮卷上,天衍族就描述过这种禁忌,麒麟骨一旦跟修者经脉融合,便是一个天然的锁魂阵,它们不但吸收真元还会吸收神魂。

        其实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李云生压制住了那异魂,那异魂便是李云生神魂天生的养料。

        这一点,孙武谋既然说破,大先生不会不明白。

        “古人说福祸相依,还真是如此。”

        望着还在痛苦挣扎的李云生,大先生叹了口气道:

        “小子,自求多福吧。”

        在外人看来,李云生能够抗衡那异魂五天五夜,很是了不起。

        但这其中的苦楚,只有李云生能够明白。

        他不是跟那异魂抗衡了五天五夜,而是被折磨了五天五夜。

        “俗世的凌迟酷刑也莫过于此吧?”

        李云生望着那异魂不紧不慢地,用镰刀一点一点地割破自己结成的魂网,在心里苦笑道。

        感受着身体传来的微凉触感,李云生知道又是晚上了。

        一到晚上这大阵的威力便会强许多,他在等待大先生他们再次启动大阵。

        忍耐了五天,他想借着最后这波星宿之力对异魂的压制,顺势将它压制住。

        于是他开始有意的收缩魂网,积蓄魂力。

        “你我神魂交融,你在想些什么以为我不知道吗?”

        他才刚这么一想,那异魂便咧嘴笑着,用它那异常刺耳的声音道。

        说着他手中镰刀幻化成一把黑色长弓,然后引弓搭箭,一箭带着着破风之声朝李云生射来。

        那箭矢穿过魂网砰的一声直接射中李云生,弓箭的力道让李云生倒飞而出。

        直接被射中本体,虽不致命,但是李云生疼得几乎昏死过去。

        这异魂似乎不想再给李云生喘息的机会,又是一箭射了过来。

        李云生深吸一口气,抛开身上疼痛,一边跑一边,一口气连结三道魂网,才将那箭矢拦下来。

        不过痛归痛,但是经过跟那异魂这么长时间的相持,李云生也弄明白了。

        在这神魂之中,最危险的不是疼痛,而是被吞噬。

        所以就算是那异魂弓箭的威力再强,只要他忍住这疼痛,用魂网同那异魂保持距离,不让它靠进,它就对李云生没有任何办法,这办法虽蠢了点,但却是最好的办法。

        这也是李云生能跟他消耗这么长时间的原因。

        但李云生知道,无论如何,继续这么消耗下去,先死的肯定是他。

        突然那异魂身上突然冒出一阵银色的火焰,一直张狂的异魂痛苦地扭曲了起来。

        李云生知道,山谷里,孙武谋他们再次启动了大阵。

        终于。

        时机到了。

        他一抬手,一连三道魂网如牢笼一般困住那异魂。

        “这就想困住我?”

        那异魂不屑道。

        于此同时大阵的威能开始在减弱,那异魂重新站立了起来。

        他一手抓住李云生的魂网,然后猛地一撕,直接将它撕了开来。

        之所以那异魂如此有恃无恐,就是因为李云生神魂的运用上,就只会结一个魂网。

        “你!……”

        “砰!”

        正当那神魂,抬手准备再撕的时候,一声弓弦破空声响起,一根青色的箭矢贯穿了异魂的身体。

        紧接着更多箭矢穿过那异魂的胸膛。

        而那射箭的人正是李云生。

        “你我神魂交融,你的就是我的。”

        那异魂能够猜到李云生的想法,李云生自然也能看到他脑子里的东西。

        这一点那异魂早就知道。

        但他没想到的是,李云生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学会他的术法。

        “我真是小看你了。”

        那异魂语气冰冷。

        说着他手上出现一柄长刀,异常凶猛地朝着李云生的魂网砍去。

        李云生不慌不忙地一抬手,那道破损的魂网化作一团火焰,烧得那异魂一阵嘶吼。

        与此同时,他停止入寂,神识回到身体冲孙武谋他们大喊道:

        “我控制住他了,快启动阵法,不要留任何余地!”

        说完他再次入寂,就如同潜水一般,沉入神魂之中。

        “他控制住了那异魂?!”

        孙武谋有些诧异道。

        不过马上诧异变作了欣喜,因为几人都能感觉到,李云生身体里那道异魂在挣扎。

        “不遗余力!”

        孙武谋只说了这一句,何不争几人立刻心领神会。

        刹时,大阵之上光华闪烁如白昼。

        那漫天星河之中,一道光柱直落到那石台之上。

        而在李云生神识内,那原本就被李云生锁住的异魂,身上再次被一道白色的火焰包裹住。

        那黑色烟雾组成的身躯,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被烧毁。

        跟外面的孙武谋他们一样,李云生也不遗余力用掉自己所有神魂之力,对那异魂起最后一波攻势。

        眼见那异魂的身体被烧得只剩下一小团,李云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终于结束了。”

        他在心里想到。

        跟他一样这么想的还有,山谷里的孙武谋他们。

        耗尽了全部真元,总算是将那异魂给消除了。

        几个人从未想过,这换骨术会如此艰难,玉虚子那次好像也没有这样。

        “赶快逼出那第六块麒麟骨。”

        虽然已经很虚弱了,但是何不争依旧没有忘记那第六块麒麟骨的事情。

        大先生闻言一点头,走到李云生身体前。

        “你醒了?”

        他现李云生睁开了眼睛。

        闻言李云生点了点头。

        “我来帮你逼出第六块麒麟骨。”

        大先生说着就要伸手按住李云生的胸口。

        “不必了。”

        突然李云生打开了他的手,然后用一种陌生冰冷的语气道:

        “我花了五天的时间,才把它封印,拿出来多可惜。”

        他的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你不是李云生!”

        惊觉过后的大先生直接拔剑,一剑朝那石台斩去。

        可已经迟了。

        一团黑雾直接将整个石台包裹成了一个黑色圆球,生生挡住了大先生这一剑。

        “别急,等我把这小子吃干净了,再慢慢跟你玩,你们烧了我一道神魂,我需要好好补一补。”

        那异魂嘲讽道。

        大先生跟孙武谋他们,如何也没能料到,这次召唤出来的异域神魂,居然强大到能够分出一道神魂的地步。

        ……

        就在大先生跟孙武谋在山谷内望着那颗黑色圆球束手无策时。

        在白云观的后山醉了五天五夜的杨万里站了起来。

        他叹了口气道:

        “没想到,还是要你帮忙。”

        说着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颗老槐树。

        “你……可愿意?”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有些犹豫地问道。

        “你若不愿,我自不会难为你。”

        他又补充了一句。

        那老槐树无风自动,枝桠一阵摇曳。

        突然,点点火星开始从老槐树的身上冒了出来。

        骤然间这巨大的老槐树开始燃烧了起来,先是枝叶,然后是树干,一点一点地,火焰将老槐树全部包裹在其中。

        火光忽明忽暗地照射在杨万里那张苍老的脸上,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燃烧着的老槐树,浑浊的眼睛里面有什么东西在闪烁着。

        随着一阵夜风吹来,带着火焰的灰烬如夏夜里成群的萤火虫,飞向李云生他们所在的山谷方向。

        转眼间原本的参天大树化作灰烬,只剩下一截残缺的树干。

        “这下,我真的成了孤家寡人了。”

        望着那已烧成灰烬的老槐树,杨万里一反常态的声音有些哽咽道。

        不过脸上依旧是那副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致的淡漠。

        说完他又往嘴里猛灌了一口酒,然后他用他那并不好听的声音高声吟诵道:

        万里人南去,三春雁北飞。

        不知何岁月,得与尔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