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长梦

第一百七十三章 长梦

        再回到山谷中。笔    趣『阁Ww    W.『BiQuGe.CN

        见大先生的一剑被那黑雾挡了下来,何不争直接拔出鲸倪道:

        “撤阵吧,今番务必击杀这异魂,否则吾等黄泉之下再无颜面见那秋水列祖列宗。”

        这并非因为他性情冷漠见死不救,实在是目前的情形,李云生已无存活的机会。

        若是因为这私情,让那异魂重生,当真是得不偿失。

        这么浅显的道理,大先生他们有岂会不明白?

        他们几个对于何不争的话没有反驳,都拔起了守阵的佩剑,然后齐齐朝那被黑雾包裹住的李云生走去。

        凭着他们几人的身手,杀死一个刚刚苏醒的异魂,还是没什么难度的。

        “等一下。”

        正当何不争准备蓄势出剑的时候,孙武谋叫住了他。

        “不能等了!”

        何不争转头看着他皱眉道。

        可他这一转头却是吓了一跳。

        只见身后的天际,点点星火飞射而来,眨眼间从他身旁呼啸而过,最后落到那黑雾幻化的圆球之上,顷刻间将那黑雾吞噬得一干二净。

        当被黑雾包裹住的李云生显露出来之时,那点点星火瞬间没入他的体内。

        与此同时,一声哀嚎从李云生嘴里出。

        “为什么!为什么这世间还有……”

        说这话的自然是李云生体内的异魂,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很快,孙武谋跟大先生他们便感觉到,那异魂气息彻底从李云生身体里消失了。

        这一幕看得几人目瞪口呆。

        “这是?”

        大先生一脸不解地指着石台上的李云生,看着孙武谋道。

        “终究还是心疼自己的弟子。”

        孙武谋却没有回答,只是一脸玩味地笑道。

        “你是说……是杨老头?那刚刚那东西难道是……”

        大先生一脸讶异,而后欲言又止。

        “没想到,那传言是真的,难怪那阎狱这几百年来,一直咬着我们秋水不放。”

        马上他神色一黯,自言自语地苦笑道。

        “这事也怪不得杨老头。”

        孙武谋摇头道。

        “自然。”

        大先生点头道。

        “这件事等他醒过来,要不要告诉他?”

        他看了一眼石台之上呼吸渐渐平稳的李云生道。

        “等杨老头自己说吧。”

        孙武谋道。

        “这小子还真是好运气,这世间最难凑齐的几样东西,全被他凑齐了。”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周伯仲突然看着李云生说道。

        “你只看到他的运气,怎么没看到他刚刚那九死一生?”

        钱潮生白了他一眼。

        “运气这种说法只限于俗世,我们这仙府可没有运气这一说。”

        知道两人又要吵起来,孙武谋立刻打断了他们。

        “那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周伯仲不解道。

        “我之前就说过,这世间没有偶然,他会出现在我们面前,肯定是有什么东西想让他出现在我们面前。”

        孙武谋看着李云生道。

        “那我们岂不是被玩弄于股掌?”

        钱潮生言语间透着不悦。

        “不能这么说。”

        苏武谋一面收回手里佩剑,一面说道:

        “这事情就像我们院子里的那株野桃树,虽然我们搞不清楚它是如何生在我们院子里的,但是我们可以选择是不是要挖掉他,就算不挖掉也可以选择不给它浇水,不给它嫁接,不给它剪枝。”

        “孙老头你说话能不能说得明白些,总是弄这些弯弯绕绕的,听得人一头雾水。”

        周伯仲一脸郁闷道。

        闻言众人一阵哄笑。

        而在大先生苏武谋他们谈笑时,李云生却像是做了一个非常长的梦。

        当那被苏老他们的大阵毁去的异魂,突然完好无损地再次出现时,他原本已经放弃了,他神魂已经透支得干干净净,再也没有人任何手段能够抵抗那异魂。

        可就在心灰意冷之时,那异魂突然被一道绯色的火焰包裹住,它疯狂的挣扎咒骂,可就是无法拜托那绯色的火焰,直至被烧得一干二净。

        也就在那异魂被烧得干干净净时,他的脑海里突然涌进许多从来没有过的记忆。

        最开始这些记忆都很平静,虽然记忆中有昼夜的交替,季节的变化,但这些记忆似乎永远都是一个静止的角度,就好像一个人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默默地年复一年地注视着周遭的变化一样。

        在这漫长的平静的时光中,李云生看到一些奇怪的凶兽,让他吃惊的是,有些凶兽他曾经在一些典籍中看到过,那是一些早已在十州大6消失的生物。

        这平静的时光直到一群旅人的到来而结束。

        这些人一个个相貌英武,身形高大异常,身上的服饰也不似十州居民,令李云生不解的是,他们突然开始对着这记忆的视角长跪不起。

        而后的每一日,这些人都要过来跪拜一阵。

        接下来的日子,李云生就看到一座座庙宇,一条条街道开始在这贫瘠的荒原冒了出来,一群孩童从年幼时在他身边嬉戏,一直到年迈时前来辞别,时光不停的飞逝着。

        又是一段漫长的时光过后,不知道哪一日开始,一群从未在记忆里出现过的人闯了进来,他们烧毁庙宇,推倒房屋,将原本住在这里的族人一个个赶出来,无论他们如何哀求,都不肯放过他们,甚至是一些在襁褓中的婴儿都死在了他们刀下。

        这烧杀掳掠的日子,一直持续了许久许久。

        一直到有一天,在一阵刀斧砍伐声后,李云生的视线突然一黑。

        这涌入他脑中的记忆出现了一段漫长的黑夜。

        也不知道在这黑夜中渡过了多久,李云生终于久违的看到了日光,他能看到这是一个秋日的午后,一阵阵徐徐的爽风不时掠过,目光所及之处是一座座安静山峦,几只白鹭从天际盘旋而下落到山林之间。

        这景色怎么这么熟悉?

        看到这里,李云生心里突然十分诧异。

        可下一秒,更加令他诧异的事情出现了。

        一个少年满头大汗的担着两桶水从山脚爬了山来,他突然放下水桶,一脸诧异的望向“李云生”。

        那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李云生自己,正是那个刚入秋水的李云生。

        紧接着,满心惊骇的李云生开始用一个旁观者的目光,看着自己一天天的在那小屋里看书吃饭,在门口练拳浇水,同桑小满吃饭吵架,一个人自学神机符……

        最后,这记忆刚好停止在了他出门去新雨楼的那天。

        也就在这时候,他猛然睁开了眼睛。

        “原来是做梦啊。”

        看着头顶漫天璀璨的星空,听着耳畔大先生他们的说笑声,李云生心有余悸的喘着粗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