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敬酒

第一百七十四章 敬酒

        李云生醒过来之后就被孙武谋他们背回了新雨楼。

        换骨术虽然完成了,但后续的禁忌颇多,孙武谋没有让李云生立刻会白云观,而是让他先住几天观察一下。

        对李云生来说,这换骨术虽然过程中痛苦异常,但完成之后却感觉如获新生,非但没有任何异样感,还觉得精力异常充沛。

        不过有一点,他非常疑惑,那就是从醒来到现在,无论他吃再多的东西,他都依旧觉得非常饿。

        这股难以言明的饥饿感,跟身体里那股充沛的体力,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除了这些,这换骨术过后,还有一件事情让李云生觉得喜忧参半。

        喜就是醒来之后,他现手上的蓍草手环那红色的格子多出了许多。

        忧的是,他仔细数了数,格子不多不少二十六颗。

        他隐约能够猜到,这格子增加是因为自己吞噬了异魂,壮大了自己的神魂,关于自己神魂壮大了许多,这一点他自己也能清晰的感觉到。

        但问题是这同样也证明了,就算他补充再多神魂,自己的寿元也会被锁死在四十岁,蓍草手环上那二十六个格子是他寿元的上限。

        尽管他曾经有过这样的猜测,但是猜测被证实又是另外一番滋味。

        李云生一边望着灶台上蒸笼冒出的热气,一边着呆。

        “吃饭了!”

        只是失神了一下,他便一边将蒸的两屉馒头出笼,一边冲外面喊了一句。

        “今天天气很好,我们去外面吃吧。”

        外面说话的是孙武谋。

        “不错,这里还有杨老头的一坛酒,正好今天喝了。”

        这个声音是大先生,这些日子,他也一直在新雨楼没走,好在新雨楼大得很,再多几个人也住的下。

        “老钱你搬一张桌子出来,老何老周搬椅子。”

        “来了。”

        “周伯仲你不搬椅子,跑去厨房作甚?”

        “我瞧瞧小六有什么要帮忙的没有。”

        ……

        就在李云生一边将馒头捡到一个大竹篮里,一边有意无意地听着外面几人说话的时候。

        “好香啊,小六,今天这又做了什么好菜?”

        周伯仲来到厨房,用鼻子嗅了嗅,然后一脸兴奋道。

        “一些家常菜。”

        李云生笑着道。

        这周伯仲周老,虽然像个老顽童一样,但性子却是几人中间最真诚实在的,而且也是最捧场的。

        这几天他做饭,周伯仲每每总是第一个进来尝一尝的,而且每次都会表情夸张的大呼好吃,就差没哭出来,对于一个厨子来说,无疑最喜欢这种不吝赞美之词的食客。

        所以李云生跟他相处最自在。

        “我能不能尝尝?”

        周伯仲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

        “好。”

        这几天他做饭的时候,周伯仲经常会进来尝尝,所以李云生早有准备,他每样菜都分出了一个小碟子,专门给周伯仲尝的。

        见状周伯仲又是惊喜又是感动地拿过筷子,一边吃着一面欢喜道:

        “小六你在这里太好了,我终于不用吃那钱老头做的饭了。”

        李云生自然知道钱老头指的就是钱潮生,不过这时候他的脸色却是有些尴尬,因为钱潮生已经在门口了。

        于是两人说不得又要争吵几句。

        不过好在孙武谋及时进来了,两人吵了几句,就开始帮李云生端菜。

        最后一个进来端菜的是何不争。

        虽然话不多,但李云生也不是个认生的人,这几日的相处他跟这帮老头子也算是熟络了,唯独是这个何不争,他如何也熟络不起来。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在他做了换骨术之后,明显的感觉得到,这何不争对他隐约有种若有若无的警惕跟戒备。

        “有点烫,小心。”

        何不争端的是一锅刚出炉滚烫的汤,李云生本能地提醒了一句。

        不过何不争的手却好像根本没感觉到一般,依旧双手紧贴着汤盘那么端着。

        听到李云生的提醒,他转头看了一眼李云生道:

        “练剑的人,一手的茧子,不怕烫,谢谢。”

        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然后看起来像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下次能否熬些鱼汤,这排骨汤很好,但是我还是喜欢鱼汤。”

        “可以。”

        李云生有些懵地点点头。

        “下次我让我师兄再拿几尾鲜鱼过来。”

        他一面将装馒头的篮子端起来跟何不争一起出去,一面说道。

        “不需要劳烦你师兄,我知道一个钓鱼的好去处,就是不知道什么鱼熬汤最好。”

        何不争道。

        “那下次我跟何老一道去就好了。”

        李云生道。

        “只是你修行莫要耽误了。”

        “嗯,我会在空闲时间知会何老一声。”

        “这样甚好。”

        两人神色严肃的边走边聊,若是被不认识他们的人看到,恐怕还以为两人在聊什么性命攸关的大事,殊不知两人只是在说何时一起去钓鱼罢了。

        这三言两语间,李云生却现,本来觉得对自己有所戒备的何老,现在似乎已经放下了戒备。

        等他两入座,这一桌子人也就到齐了。

        “原本叫了你师父,可他就是嫌远,就是不愿过来。”

        见到李云生,孙武谋念叨了一句。

        “我师父不太喜欢热闹。”

        李云生帮杨万里解释了几句,不过说的也是实话,到白云观接近一年的时间,杨万里天天待在他那个酒窖,很少出门。

        “那我们就不管他了,不过他要陪我们的酒,今天可就要算到你头上了。”

        孙武谋打趣道。

        “他算是大伤初愈,喝不得太多酒吧?”

        一旁的钱潮生劝说道。

        “就你会做好人?他哪里是大病初愈,他这是得了大大的福报,喝点就算得了什么!就他现在的身体,你砍他两刀都没事!”

        周伯仲看着钱潮生一脸不屑道。

        “这酒自然要喝。”

        就在他们又要吵起来的时候,李云生笑着站了起来道。

        看着桌边坐着的几个老人,心里忽然涌出一股愧疚跟酸楚,因为就是这断断十日不到的时间,这几个人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一般。

        说完他端起酒杯,一如第一次来到新雨楼那样,给孙武谋几人一一敬酒。

        端起酒杯的那一刹那,李云生只觉得这冥冥之中好像有那定数一般,他与眼前这几位老人的故事既是从敬酒开始,又是从敬酒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