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知恩

第一百七十五章 知恩

        这一顿酒喝了足足喝到了傍晚。Ww    W.ΔBiQuGe.CN

        原本喝的面红耳赤的孙武谋几人,此时已经有的趴在桌上说着胡话,有的则干脆躺到了地上。

        孙武谋跟周伯仲劝酒劝得最凶,不过也是醉得最快的,几碗酒下肚就已经有些人事不知了,孙武谋还好醉了便趴在了桌上,鼾声如雷地直接睡着了。

        要命的是周伯仲,醉酒之后面不红耳不赤,但行为举止却极度嚣张,若不是一旁的钱潮生及时把他一拳砸翻在地,恐怕就要掀桌子了。

        这钱潮生一拳砸趴下周伯仲之后,自己也趴在桌上呼呼的睡了过去。

        唯独何不争,他不与人拼酒,别人劝酒更不喝,却偏偏喜欢自斟自饮,于是乎他被自己一碗接着一碗地给灌醉了。

        就算是喝醉了,这何不争也表现得极其自律,李云生几乎是看着他,眯着眼睛一步一步歪歪扭扭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将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来,然后才爬上床盖好被子开始睡觉。

        看得李云生佩服非常。

        说来也奇怪,李云生原本沾酒便醉,但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何,除了刚开始几碗酒下肚后脑子有些晕晕乎乎,之后再喝非但不醉,反而越喝越清醒。

        “难道这换骨术还有增加酒量的功效?”

        他在心里自嘲地想到。

        除了李云生,还有一个没有醉的就是大先生。

        大先生非但没有醉,而且酒还一直没有停过,他有时跟李云生碰个杯,有时夹一筷子桌上快要冷掉的菜,就是不说话。

        他不愿意说话,李云生便也默不作声的陪着他喝着酒,因为换骨术后李云生食量暴增,所以他一口气蒸了两屉馒头,就这么用酒就着馒头吃着。

        看看熟睡的孙老,再看看一杯接着一杯喝着的大先生,李云生突然想起了二师兄说过的一句话:“在这仙府,没有喝醉的修者,只有想醉的修者。”

        所以这孙武谋他们之所以会醉,只不过是他们想要醉罢了,而大先生没醉,也只不过是他不想醉。

        想跟不想,虽然只差了一个字,但其中却相隔无数挣扎跟念头。

        时至春夏之交,春日里最后一抹寒意也被那从南海吹来的暖风吹回了北冥,这遍地芳菲,暖风拂面,在李云生看来,比碗里的酒更醉人。

        “没了?”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大先生突然拿起了酒坛,往里面看了看,然后有些失望地说道。

        大先生的这一声没了,在李云生听来更像是说:

        “为什么我还没有醉。”

        当然,李云生不会这么说。

        他一声不吭的去到厨房泡了一壶茶,拿了两只茶杯出来,给自己倒了一杯再给大先生倒了一杯。

        “还是想喝酒。”

        大先生喝了一口茶,叹了一口气。

        “反正您再喝多少也不会醉,喝茶跟喝酒又有什么区别?”

        李云生喝了一口茶,吃了一口馒头。

        闻言大先生有些意外地看了李云生一眼,然后也拿了一个馒头撕了一块放进嘴里道:

        “有时候我常常在想,你到底是十四岁还是四十岁?”

        “我李家撑死只能活四十岁,要是按这个来算,十四岁也跟其他人四十岁差不多了。”

        李云生自嘲道。

        这句话说话,两人再次沉默了一会儿,直到再次李云生开道:

        “大先生,我有一件事情一直想问你们。”

        “何事?”

        暖风拂面,大先生似乎有些困了。

        “那日我分明记得,在我们烧了一道异魂之后,又有一道异魂冒了出来,就在我束手无策,等着被吞噬的时候,那道异魂却被一道绯色火焰给烧得一干二净,紧接着我的脑子里无端的出现了一段奇怪的记忆,这记忆不是我的,也不是那异魂的,不知道从何而来。”

        李云生抬起头一脸困惑的望着大先生。

        “所以我想问问,大先生在外面有没有看到什么异动?”

        他接着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醒来之后李云生其实试着问过孙武谋他们,但是他们几个每次含糊其辞,总是说的不够明白。

        “没有什么异动。”

        大先生没有任何犹豫地回答道。

        其实他已经猜到李云生要问这件事情,不过就在李云生醒来的第二天,杨万里就特地传音给他,让他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告诉李云生。

        对于不告诉李云生的理由,杨万里并没有说,但是大先生猜也猜得到,要是换做是他恐怕也不愿意告诉李云生,毕竟对于一个进入仙府不足一年的修者来说,这样东西牵扯的因果足不是现在的李云生能够承受的。

        见大先生回答得这么干脆,李云生也不好再问下去。

        “在做换骨术之前,怕让你分心,所以没有跟你说太多。”

        大先生突然递给李云生一卷羊皮纸。

        “换骨术只不过是第一步,你非天衍族,真正要让你体内的麒麟骨挥作用,让你跟一个普通修者一样修行,路还长着呢。”

        他语种心长地说道。

        “回去好好看看吧,接下来,我们就再也帮不了你们什么了。”

        李云生接过那羊皮卷轴,大先生在旁边再次叮嘱了一句。

        “谢谢大先生。”

        他没有急着打开那卷轴,而是向大先生道了一声谢。

        大先生这几句话也让他想明白了,既然换骨术成功了,就不要多想了,至于脑子里那段奇怪的记忆,是梦也好,还是另有蹊跷也罢,看起来都不是目前的他能够触碰的,现在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即可。

        “我就不用谢了,你真要好好谢谢孙老他们。”

        大先生看了一眼一旁打着呼噜的孙武谋。

        李云生自然明白为何大先生会特意这么说。

        “大先生,我当真是一个自私的人。”

        突然李云生神色有些复杂的说道。

        “从万兽谷回来,我就已经明白,医治好我,对于孙老他们将会意味着什么。我本可以拒绝,但是我却什么都没有说。”

        没等大先生开口,李云生接着道。

        “刚刚还说你不像个孩子,现在看来,你当真还是个孩子。”

        闻言大先生哈哈一笑。

        “你若是日后,无论身处何地,都能够念着孙老他们这份恩情,这就不叫自私,只有那真正忘恩负义之徒,才算是自私自利之人。”

        他接着道。

        道理很浅显,却解开了李云生的一个心结。

        而且,也是从这一天起,李云生开始在心里计算,他欠了秋水多少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