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谷雨

第一百七十八章 谷雨

        第一颗麒麟骨燃骨失败,李云生并没太过在意,原本就算是曾经的天衍族,同时封印六颗麒麟骨的修者也不多,所以李云生从来没有想过一口气点燃六颗麒麟骨。『笔    『『    趣阁Ww    W.『BiQuGe.CN

        不过接下来生的事情却出乎了李云生的预料。

        真元自云门那颗麒麟骨处顺流而下,再经过灵墟穴的那颗一路落下,没有一丝停滞顺流而下,一直流向神阙穴那最后一颗麒麟骨中。

        这期间没有一颗麒麟骨燃骨成功。

        纵使李云生再怎么镇定,也有些动摇了。

        虽然这燃骨并不一定需要一次成功,但是羊皮卷上也说了,若是第一口真元一颗麒麟骨都没点燃,接下来想要点燃更多,可能会非常幸苦。

        好在正当他要心灰意冷,最后一丝真元流过那神阙穴之际。

        神阙穴上封印的那最后一颗麒麟骨被“点燃”了。

        感受到那股烙铁灼烧般的疼痛,李云生非但没有任何痛楚,反而满心的欢喜。

        不过也是在那一刻,感受着那口真元被自己那无底洞一般的丹田吸走时,他忽然想通了。

        “哪能什么好事都落到你身上?”

        睁开眼睛,李云生自嘲的说道。

        相比天衍族那些废掉丹田进行换骨术的修者不同,李云生虽然是无根仙脉,但是丹田依旧完好,也就是说只要他可以突破,哪怕是伪境。

        这也就意味着,只要他能继续破境,他就可以完美避开麒麟身修者,越阶使用高阶术法对身体跟神魂造成的伤害。

        既然得了这么大的好处,那么只点燃一颗麒麟骨这件事情也算不得什么了。

        这么一想,李云生此刻非但不觉得失落,反而非常庆幸。

        而且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全部点燃麒麟骨有如何?

        以他一个伪上人境的修为,哪里来那么多真元填满麒麟骨?

        就算是一颗麒麟骨,他填不填得满都是未知数。

        况且只要麒麟骨在那里,今天燃骨失败,还有明天嘛。

        他这么安慰着自己。

        话虽这么说,李云生休息了一会儿之后,还是继续尝试了几次,一直到今天鲸吸次数用完,神魂开始有些不堪重负才停止尝试。

        结果嘛,自然依旧是失败,还是只有神阙穴上那颗麒麟骨亮着。

        虽然这几次尝试依旧无法点燃其他麒麟骨,这一点令他有些沮丧,但也是因为这几次尝试,让他现了一件令他格外欣喜的事情。

        因为燃骨成功,神阙穴上这颗麒麟骨可以储存真元,而不会再被他那无底洞一样的丹田吸过去。

        所以他试着将自己这几次鲸吸炼化的真元,尽数纳入神阙穴的那颗麒麟骨中,最后他现这三次鲸吸炼化的真元,如石沉大海一般看不见任何踪影。

        这麒麟骨真如传闻中的一样,一颗麒麟骨至少能够容纳一个真人境界修者的真元。

        也就是说假若他能用真元填满这颗麒麟骨,至少有能够抗衡一下真人级别的修者。

        之所以说是抗衡而不是说有一战之力,那是因为李云生的这真元用完就没了,不像那真正的修者,丹田之内可让真元生生不息。

        而且两者之间在术法领悟跟运用上又有天差地壤之别,一个修行才一年的修者,如何抗衡修行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老怪物?

        在这一点上李云生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如果真要说这颗点燃的麒麟骨给李云生带来的变化,那就是让他原本一片漆黑的修行之路,终于有了一丝曙光。

        ……

        接下来的日子,李云生又重新回到了种地读书修炼的循环之中。

        而这几期间,李云生每隔几天,就会去一趟新雨楼,帮孙武谋他们打扫一下屋子,洗一洗脏衣服,做一顿好吃的,他跟几个老人也愈的熟络了起来。

        他还去了一趟黄鹤楼,用他仅剩的一些功德币换了《画龙诀》的下篇,只是大先生这些日子不知去了哪里,也不在楼里。

        相比于上篇的精细,《画龙诀》的下篇更像是一个补充,就比如上篇的鲸吸,在下篇之中则变成了对天地灵气炼化度更快的“龙吟”。

        不过要消化这下篇,李云生还要些时日。

        他倒也不着急,按部就班的练习着。

        除了画龙诀,有了真元补充的行云步跟打虎拳,则像是完全变了一种功法一般。所以李云生一有时间,便去向李长庚和张安泰请教。

        而对于符箓李云生的练习也没有停下过,每日按部就班的画着一些基础符箓,这些基础符箓大多是玉虚子留下,其中李云生绘制的最多的还是那几道神机符所需的基础符箓,每天几乎像是掐着指头一样计算着对神魂的消耗。

        虽然每天画的都不多,不过日积月累的到现在也存够了,几十套神机符的数量,只是除了神机鹤唳符,其他几道神机符李云生一直没有尝试过,他准备再过一段时间,好好练习一下另外几套神机符。

        最近经历了这许多事情,他也明白了,无论如何都要给自己准备一些保命的手段。

        所以十来天过去了,由于这些乱七八糟的练习,其实李云生那颗麒麟骨里存储的真元依旧没有多少,大约也就存了一个上人境界修者一个循环的真元,再直白一些也就够李云生《秋水剑诀》出剑两三次。

        ……

        清明一过,转眼间便已经到谷雨了。

        春日渐暮,一场场暖雨浇在新插的秧苗上,白云观田地里葱翠一片。

        也不知是春日困乏的缘故。

        还是因为昨晚被《画龙诀》上篇的那个难题。

        李云生今天少有的晚起了。

        他一脸困乏的从床上爬起,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打了个哈欠半睡半醒的起了床。

        只是他刚洗漱完毕,吃了些东西,就见到一只木鸟落到了他的窗口。

        “这么早,难道是大师兄?”

        依旧睡眼惺忪的李云生一边拿起那只木鸟,一边疑惑道。

        不过打开那木鸟脚上绑着的字条,他现自己猜错了,找他的不是大师兄,而是新雨楼的何老何不争。

        只见那字条上苍劲有力的写着几个字:

        “来回雁峰,九鲤湖,有大鱼。”

        落款,何不争。

        原来,是何老何不争邀他一起去钓鱼。

        “大鱼?”

        何老找他钓鱼,到并没有让李云生觉得奇怪,大概是因为两人都喜欢安静的原因,对于钓鱼这件事情,可谓是志趣相投,前些日子他去新雨楼的时候,就跟何老一起出去钓过一次。

        所以李云生并不觉得吃惊,这不是何老第一次喊他一起钓鱼。

        让他比较在意的是,何老在纸条上强调的“大鱼”两个字。

        “索性今天无事,就去看看何老说的那大鱼吧。”

        因为这张纸条,李云生困意全无,穿好衣服拿好鱼竿就直奔回雁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