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食梦蛾

第一百八十一章 食梦蛾

        “往水里下了一点毒。”

        何不争轻描淡写的说道。

        “我观察了你一天,为何没看到?”

        夜荈一脸的不解。

        “因为我把毒放在鱼饵上了,你在等我下水,我也在等你中毒。”

        说完,何不争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从瓶子里倒出一滴蓝色的着荧光的液体,倒在水面上。

        “我记得我从一开始就说过,修行与杀人是两回事,对于我来说更擅长一些杀人的手段。”

        他一面缓缓地倒着,一面淡淡的说道。

        就在那蓝色液体落入湖水中之后,转瞬之间,九鲤湖的湖面连同那一具具魔胎一起被冰封起来,而且不是那种湖水表明的冰封,而是每一滴水都被冰冻住了。

        一旁远远看着的李云生,终于明白为何自始至终何不争都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了,原来这局他从一开始就已经布好了,根本与两人谁先失去耐心无关。

        简单来说就是,从这夜荈准备要刺杀何不争开始,他就已经输了,因为只要在秋水何不争就不是他能杀得了的人。

        做完这一切何不争,在李云生惊愕的目光中,慢慢走向那具最先开口跟他说话的魔胎。

        “刺杀我这件事情,是你自己临时起意,而并非幽泉那老鬼的主意吧?”

        他看着夜荈淡淡地问道。

        “你怎么看出来的?”

        这夜荈一脸不甘心的问道。

        “从你把那堆品阶连伯爵都不到的魔胎放出来的时候。”

        何不争答道。

        “幽泉要杀我,起码会派伯爵以上的魔胎。”

        他接着道。

        “你一个堕境的老头,也配我们出动伯爵品阶的魔胎?”

        夜荈嘴硬道。

        “我说过,杀人跟修行不一样,杀人是修行之外的另一门穴位,修为顶多之算一样杀人的手段。”

        何不争拿出一柄匕,然后用手指在夜荈的额头仔细丈量着,最后干净利落的一刀刺穿了夜荈的额头。

        “你想做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一刀,让夜荈出一阵哀嚎。

        “拿点我想要的东西。”

        何不争依旧面色平静道。

        说完他又掏出一个小瓷瓶,然后从小瓷瓶里拿出一只雪白的飞蛾,他将那飞蛾放在夜荈额头上那流血的窟窿上。

        “这叫食梦蛾,它会吃掉你脑子里所有记忆。”

        何不争一边默默的看着那飞蛾钻进夜荈的脑袋,一边说道。

        “有点疼。”

        他又补充了一句。

        就在那蛾子钻进脑子里的下一秒,这位魔族杀人如麻的夜荈子爵,终于明白夜家长辈们对他临行前的那番告诫——“切莫招惹何屠夫!”,这何屠夫是何不争在魔族的凶名,其实他们也不确定何不争是否还活着,但是依旧对夜荈告诫了一番。

        “原来你是想要知道我魔族在秋水的部署!”

        知道这是夜荈才弄清楚了何不争对付自己真正的用意,感受着自己神魂被撕裂的痛楚,终于明白了族内长辈们的良苦用心。

        “你们步蟾宫夜家这一支血脉,表面上恭谦非常,可内心里却比哪一支都要狂妄自大,你在秋水的事情做完本就可以回去,如果不狂妄的想要杀我来证明你们夜家这一支血脉在魔族的地位,恐怕此时已经可以回家了。”

        没有回答夜荈,何不争只是一面耐心的等待着食梦蛾吃着夜荈的神魂记忆,一面说道。

        可就在这时候,夜荈的哀嚎声骤然停止了。

        一道极其阴寒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出来。

        “想不到你真的还活着。”

        一个陌生的声音借着何不争的嘴巴传出来,这声音比凛冬的寒风还要冷。

        不过听到这个声音的何不争好像丝毫也不意外。

        “你不也活着吗?步蟾宫宫主夜蝉公爵。”

        这夜蝉宫主就是魔域步蟾宫宫主。

        “饶他一条性命,我可以让你活得更久。”

        那冰冷的声音道。

        “活得更久的法子,我知道的可不比你少,只不过像你们那么不人不鬼的活着,还不如死了痛快。”

        何不争一面继续用手指丈量着夜荈的额头,一面讥讽道。

        话说完他拿起匕,接着往自己刚刚丈量的那位置,在夜荈的额头上又插了一个窟窿,再次放进去一只食梦蛾,然后冷笑道:

        “你再不走,小心连你那一道神魂也一块吃了。”

        “当真要如此做绝吗?”

        那夜蝉道。

        何不争没回答他,只是第三次给夜荈的额头凿出一个窟窿,最后又放进去一只食梦蛾然后才说道:

        “去告诉幽泉老鬼,迟早我秋水的长剑,会荡平他的幽泉宫。”

        “那我就在步蟾宫,等着你们秋水的剑过来。”

        夜蝉冷哼道。

        他这话一说完,那夜荈身上冰冷的气息瞬间消散。

        “夜蝉老祖,救救我,救救我……”

        紧接着夜荈的凄惨的哀嚎声再次响起。

        不过很快这声音就停止了,那具依附着夜荈神魂的魔胎没有了动静,而何不争的那三只蛾子也在此时从那三个血窟窿里爬了出来。

        将那食梦蛾装进瓶子后,何不争才站了起来。

        “干了这么一点活,就累得不行,真的是老咯。”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自嘲了一声。

        紧接着他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传音符,对着那传音符道:

        “东西已经拿到,秋水周围其余血阵的位置已经弄清楚了。”

        说完立刻收起传音符,开始往岸边走。

        做了一次彻头彻尾的看客的李云生,终于搞明白了何不争所说的大鱼是什么了。

        原来这大鱼就是一直潜伏在秋水控制那些魔胎的魔族啊。

        只是看着那一具具魔胎的尸体,他依旧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个堕境的老头,居然毫不费力的制服了几十具魔胎,想想当日自己接着萧长歌的真元苦战魔胎的场景,心中越的骇然。

        “术业有专攻,我跟这些东西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

        似乎是看穿了李云生心里所想,何不争一面走向李云生一面是说道。

        “你若是想学,以后来新雨楼,我慢慢教你。”

        他走到李云生跟前道。

        闻言李云生先是一愣,继而猛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