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二章 修行只是为了杀更厉害的人

第一百八十二章 修行只是为了杀更厉害的人

        于是乎,李云生除了日常的修炼,又多了一件事情可干。』笔趣Δ    『Δ阁

        ……

        “你说说,若是遇上成年狐妖,你该如何应付?”

        “哪一支血脉?”

        “空桑。”

        “偶然遇上最好遁走,其次还要看修为相差几何,修为若只是相差一阶,可先嘴含菖蒲……”

        ……

        这几日新雨楼院子里,总会传来类似于这样的对话。

        就如那私塾先生给学生授课一般,一问一答,像模像样的。

        这学生不是别人正是李云生,老师自然是何不争了。

        而何不争“教”的自然也是他先前说的“杀人”的手段。

        当然这“人”不止是指人类,还指妖族、魔族。

        其实对于李云生来说,这杀人的手段,真要算得上熟悉又陌生。

        自从来了这仙府,诸般人命如草芥的事迹,他从来就没少听,甚至于经常能够听到许多秋水弟子,下山行走时死在山下。

        所以杀人这件事,李云生当真听了许多。

        可仔细想想之,除了被一无名修者灌输真元,杀了那几名鬼差,他当真没杀过人。

        这么一想,杀人这件事情,对于李云生来说,又是极其陌生的。

        故而这次跟何不争学杀人的手段,对他来说是一段极其新奇的体验。

        以前在他看来,练拳习剑就是杀人的手段,可自从听了何不争几堂课之后,现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倒不是说修行于杀人无用,只是在何不争这里出现了一些偏差。

        大多数修者修行不过是为了证道长生,而在何不争眼里——

        “修行只是为了杀更厉害的人。”

        当李云生第一次真切的从何不争口里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浑身都浸透着一股凉意。

        若不是因为眼前这个老人,说几句话都要歇息一会儿,他真的有一种夺门而逃的想法。

        只因为这句话,他就明白了,为何魔族这么多年,仍旧将这个已至垂暮的老头,位列十大必杀的名册之内。

        可以想象,这人曾经杀了多少魔族。

        而更加让李云生听得脊背凉的还是接下来,他对那些杀人手段精细的划分。

        例如杀死人类修者,跟杀死妖族、魔族的手段就大不相同。

        如果是杀人族修者,他会细到如何杀低阶修者跟高阶修者,如何杀修炼哪一类功法的修者,而妖族跟魔族,则会依据血脉族群来分。

        这几堂课下来,李云生甚至有种,杀人比修行还要复杂许多的感觉。

        不过何不争讲得很清楚,他听得认真,加之笔记功课做得全面,所以就算偶有困惑,也很快能够想明白,因而学得还算快,特别是一些如何应付妖族、魔族的手段,有时候甚至能够举一反三。

        若是以私塾先生角度来评判的话,李云生算得上是个好学生。

        日头西斜,今天“授课”算是结束了。

        李云生进厨房给何不争他们做了一顿饭,一起吃了便回白云观去了。

        而这一顿饭就算是他缴的学费了。

        ……

        见李云生走了,酒足饭饱的几个老头躺在椅子上,一面看着日落,一面开始聊了起来。

        “老何,你怎么想到要教这小子这些?”

        周伯仲对于何不争的举动很是好奇。

        “你先前不还是说他,心性不稳,容易坠入魔道吗?”

        他一脸不解地问道。

        “你麒麟骨取出来之后,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何不争没有回答周伯仲,而是反问道。

        “还有什么感觉,累啊,多走几步路都累,我现在每天啊,哪儿也不想去了,就愿意在这院子里躺着。”

        周伯仲说着长叹一口气,身子往后一躺。

        “真没出息!”

        钱潮生白了周伯仲一眼。

        “算了,没力气跟你吵。”

        闻言周伯仲眉头一皱,刚想起身去跟钱潮生吵,马上却又十分无力地躺了下去。

        “老何,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愿意教他跟取出麒麟骨有什么关系?”

        他想起来自己刚刚的那个问题。

        “我取出麒麟骨之后,忽然觉得什么都看开了,什么正邪,什么善恶,都无所谓了,我现在只想在魂归黄泉之前找点事情做做。”

        何不争躺在椅子上望着天空夕阳,慢悠悠的晃动着身下的躺椅。

        “哪怕他日后真的经受不住那深渊的诱惑堕入了魔道,也肯定是一个了不起的大魔头,这也不算辱没了我何不争的名头。”

        他慢悠悠的说道。

        “还是老何你的想法有趣。”

        听着何不争的这番话,一旁的孙武谋神色复杂,而周伯仲却哈哈大笑起来。

        “等那小子再来,我也要教他剑法,我要教他成为一个剑法天下第一的大魔头。”

        周伯仲笑完接着道。

        “你这话是当真还是说笑?若是他真成了大魔头,忘恩负义要来对付秋水怎么办?”

        钱潮生终于忍不住道。

        “你这人,白白活了那么长的岁月,端地无趣,我说他会变成大魔头就他就一定会变成大魔头了?玩笑都开不得?”

        周伯仲白了钱潮生一眼。

        “相比他会不会入魔,你不觉得,在你我归寂百年之后的某一天,如果他用着我调教的剑法,将一个个十州自命不凡天才俊杰斩于剑下,然后大声的报出我周伯仲的名号这件事情更加有趣?”

        他一脸神往地说道。

        “对了对了,我都快要死了,怎么能把这件事情忘记了呢?那几个老不死定然也是有弟子的啊,我得找找,找找那几个老不死消息,趁我还记得,我要好好记下了来,来日让那小子一个一个的替我去找他们算账。”

        突然他忽然有了精神,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像是想起了某件事情一样,一边嘴里喃喃自语地念叨着,一面走进屋子。

        孙武谋三人则一头雾水的看了神神叨叨的周伯仲走进屋子里。

        “他这是怎么了?”

        “算了,别管他了。”

        钱潮生刚想跟上去,想要问问他到底什么神经,却被苏武谋叫住了。

        “魔族留在秋水的那些聚魔阵都找到了吗?”

        苏武谋问钱潮生道。

        “都按照老何给的位置找到了,这聚魔阵果然不止万兽谷那一处,这万幸我们现得早,若是再晚些,那聚魔阵聚集的煞气足以召出伯爵级别的魔族,到时候就真的头疼了,现在已经让白园的在着手破阵了。”

        说起这件事情,钱潮生一脸的心有余悸。

        “这仙府当真敢联手魔族吞我秋水?”

        他接着问道。

        “那仙府被一群商人把持着,价格给的合适,他们有何不敢?”

        一旁的何不争冷笑道。

        “鸿鹄已经下山了,他们最近几个月应该会消停一阵。”

        孙武谋喝了口茶。

        “若是能杀几个人就更好了。”

        何不争的身子随着椅子晃了晃。

        “那几个老匹夫,哪有那么好杀?若是能杀,我们几个当年就不会堕境了。”

        孙武谋叹了口气道。

        “是啊,鸿鹄已经做得够好,以一己之力独撑秋水这么些年。”

        钱潮生也叹了口气。

        “算了,那聚魔阵都找到就好。”

        孙武谋摆了摆手,

        “我们这些一只脚已经入土的老头能做的也就这些了,说说李云生吧。”

        说着他突然看向何不争。

        “你那么用心的教他,当真只是因为看开了,为了打时间?”

        孙武谋问何不争道。

        “一半是吧。”

        何不争道。

        “另一半呢?”

        “因为我开始怕死了。”

        何不争笑着看了孙武谋一眼,然后转头双手枕着脑袋望着天接着道:

        “我那天钓鱼回来,突然就明白了过来,人对于死亡真正的恐惧,并不是死前的痛楚,而是死后,你存在过的任何痕迹,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一点的被抹去。所以我想教他一点东西,日后只要他哪怕用一次我教他东西,都能证明一次我存在过。”

        何不争说完,没有人再说话了,三人都一动不动的躺在椅子上,仰头静静的望着天空,跟所有垂暮的老头一样着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