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借剑

第一百八十三章 借剑

        如果不是因为后背上的“蛇蛊”开始隐隐作痛,李云生都快要忘记了他与那蛇男在黑水崖定下的一月之期。笔趣Ω』『Δ    阁

        纵使孙武谋他们说过让李云生但去无妨,李云生自己却不敢托大。

        对于跟那蛇男的交易,他已经想得很透彻,即便玉虚子没有在封印中留后手,只要能顺利的让那蛇男解除他身上的蛇蛊,就算那蛇男言而无信,他也只需逃出黑水崖便能获救,他相信那蛇男但凡有点脑子,也不敢在秋水追杀他。

        所以关键是他必须抗住那蛇男解除封印后那一瞬的反扑,那种级别的妖物,只要李云生一着不慎,可能就进了对方的肚子。

        这两天他一面尽可能的往那颗麒麟骨内储蓄真元,一面开始整理这些日子他绘制的符箓,因为这两样东西,是他目前最大的两样保命的手段。

        但这真元的储蓄不是急得来的东西,而且因为麒麟骨非常排斥外来的真元,只会吸纳天地灵气炼化的真元,所以李云生不能够通过丹药之类的加真元储蓄的度。

        而符箓,他手上最大的筹码就是玉虚子留给他的那一套神机符了。

        虽然有了第一套神机鹤唳符的累计的经验,现在他驾驭其他神机符轻松了许多,但这些神机符他几乎没有尝试过,所以为了稳妥起见,他这次准备的最多的还是神机鹤唳符。

        之所以决定还是带神机鹤唳符,用得顺手是其一。

        其次是因为神机鹤唳符本身就是这几套神机符中,最适合用来控敌逃跑的符箓。其他的神机符,比如那神机飞剑符,必须消耗施符者大量神魂不说,低阶的飞剑符威力不足的情况下,其实很难对付蛇男这种级别的妖物。

        最后也是因为李云生画符时,一直都是用神机鹤唳符来练手,所以积蓄了不下十来套神机鹤唳符,不需要再耗费时间跟神魂去制符。

        当然有了这十来套神机鹤唳符,李云生依旧不觉得稳妥。

        所以今天一大早,他就来到了新雨楼。

        “你说你来借剑?”

        新雨楼的院子里,何不争好奇的问道。

        闻言李云生肯定的点了点头。

        没错,李云生是来借剑的。

        为了对付那蛇男,他需要一柄剑,而且现在他体内的真元,足以直撑他用剑了。

        而特意来跟新雨楼里这几个老头子借,那是因为他需要一柄好剑。

        就像之前徐鸿鹄在剑冢赠给他的是一柄好剑,不过李云生却不后悔没拿那柄剑,因为在他看来这选剑就跟书上写的娶老婆一样,一旦娶回家就得一心一意,一辈子待人家好,若是自己因为盛情难却收了那柄剑,最后却又因为不喜欢而冷落了它,这岂不是害了人家?

        “拿去吧。”

        何不争一挥手,一柄通体乌黑的长剑出现在桌子上。

        “你要去杀那妖蛇?”

        一旁的周伯仲一面吃着李云生带来的梅子,一面好问道。

        “杀……恐怕不行,只是为了防身。”

        李云生苦笑道。

        “那就是吓唬吓唬它咯?”

        周伯仲一口将那剩余的梅子吞进嘴里,然后手一招一柄透着琉璃色光华的长剑,从新雨楼楼上的窗户里破窗而出落到周伯仲手里。

        “我这琥珀,斩杀了不下十头蛇妖,就算那大妖也有一头,你只要拔剑,那蛇妖定会吓得尿裤子。”

        说着他瞥了一眼桌上的惊鲵一脸不屑道:

        “老何那惊鲵,中看不中用,他杀人用得又不是剑。”

        闻言何不争也懒得理他,一边继续拿起那本未看完的书,一边慢悠悠地喝着茶,不过却没有把惊鲵收回去,似乎是想让李云生自己选。

        “周伯仲!”

        不过还没等李云生开口,新雨楼楼上拿剑被何不争琥珀捅穿窗户的房间,窗户砰的一声打开。

        只见窗户里钱潮生探出了个脑袋。

        “你就不能好好上来拿吗?”

        他满脸怒火地说道。

        “不就捅坏你一个窗户吗?你这人真是小气,我一会儿帮你修一不就好了!”

        何不争却不耐烦的白了钱潮生一眼。

        “拿我这琥珀对付那蛇妖决计没问题。”

        说完他笑着对李云生强调了一句。

        “你也好意思说你曾经杀过一头大妖?”

        钱潮生趴在窗户边上冷笑道:

        “要不要我跟云生说说你当初被那大妖追得差点躲回秋水的事情啊?”

        “钱老头!”

        周伯仲噌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怎么?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

        在言语上占了上风的钱潮生得意道。

        说完他从楼上将他的佩剑龙渊扔了下来。

        砰的一声,那龙渊直接插在李云生身前的地面上。

        “我的龙渊借你,那大蛇修为不浅,我的龙渊中有一道大妖残魂,你身上蛇蛊解除之后,你全力出剑定能将它震慑住片刻,届时你乘机逃出黑水崖。”

        钱潮生对李云生道。

        看着面前这三柄剑,再看看钱潮生他们三个,李云生沉默了几秒之后,面无表情的将那三柄剑都拿了起来,拿了跟绳子背在了背上,然后再向三人行了个谢礼,一声不吭转头走了。

        钱潮生三人顿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在了那里。

        “忘记跟他说只能选其中一把。”

        何不争叹了口气道。

        钱潮生跟何不争也是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他们在这新雨楼无聊的很,原本想看看李云生为难的表情逗趣一番,却没想到他三柄剑都拿去了,一时间心头怅然很是遗憾。

        “你们都在这里做什么?”

        这时候,在外面溜达的孙武谋回到了新雨楼,看着一脸若有所思的三人问道。

        “没什么,刚刚李云生来借剑去对付那蛇妖,已经走了。”

        似乎想要掩饰自己刚刚的窘态,周伯仲轻描淡写的说道。

        “蛇妖?”

        孙武谋愣了一下,然后一拍脑袋道:

        “坏了,我怎么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怎么了?”何不争放下了手里的书一脸疑惑道:“那蛇妖有玉虚子的封印,他应当可以的应付,你无须担心吧?”

        “我倒不是担心那蛇妖。”

        孙武谋摆手道。

        “这几日,为了清扫魔族留下血阵跟一些余下的魔胎,许多朱雀阁跟玄武阁的弟子此刻正在黑水崖,我担心云生会跟他们碰上,毕竟他身上有些事情跟那些弟子说不清楚。”

        他有些担心道。

        “你多虑了。”

        何不争笑了笑。

        “那小子脑筋好得很,知道事情的轻重,肯定会避开那些朱雀阁跟玄武阁的弟子的。”

        周伯仲言语中带着一丝恼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