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龌龊

第一百八十六章 龌龊

        “文轩师哥,这种地方……若是被现了……”

        李云生只看见那施文轩将刘玉环带到一棵大树后边,然后便开始动手动脚起来,而那刘玉环嘴上虽然拒绝但身子却半推半就。笔趣    阁Ww    W.』BiQuGe.CN

        虽然这画面不堪入目,但李云生的表情却很平静。

        “我怎么听说,这施文轩酒色不沾,为何今日却这般荒淫?”

        他反而十分不解的在心里疑惑道。

        李云生在后山并非读一些死书,平日里也会跟师兄们打听一些其他福地弟子的事情,因为跟玄武阁“渊源”颇深,所以他特意去了解了一下玄武阁一些出色的弟子。

        其中就有这施文轩。

        这施文轩无论是玄武阁内的风评,还是几个师兄的评价,都只说是一个老实本分,严于律己的弟子,虽修行不算拔尖,但品行却挑不出一点毛病,是玄武阁阁主朱百炼最信任的一个弟子之一。

        所以李云生才会觉得有些意外。

        不过自古这类人面兽心之辈多得是,李云生在那些俗世的话本中就看过不少,因而意外至于并没觉得有多难以理解。

        只是,两人接下来的对话,却引起了李云生的警觉。

        “你先前跟我说,有办法帮让那牧凝霜顺从于我,办法呢?”

        那施文轩在刘玉环身上摸索了一阵,忽然捏住刘玉环的下巴,脸色狠戾的问道。

        “又是那个牧凝霜……”

        听到施文轩提起牧凝霜,那刘玉环的神色明显一黯,继而一脸怨毒道。

        “嗯?”

        闻言施文轩一把捏住刘玉环的下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你当初跟我许诺,可以帮我将那牧凝霜弄到手,我才托人向你们朱雀阁谏言留下你,你莫非是要反悔?”

        他冷笑道。

        这施文轩在青莲仙府的家族,家势不小,虽然在秋水面前算不得什么,但是找人去朱雀阁求个情还是没问题的,而他当初愿意救下刘玉环,也正是因为觊觎牧凝霜而不得,便想着将刘玉环收买下来,帮他监视着牧凝霜。

        “当然没有!”

        那刘玉环赶忙辩解道。

        “我已经想到了一个,让这牧凝霜身败名裂的法子!”

        接着这刘玉环就将先前她所想的,一步一步构陷牧凝霜与李云生有染的法子告知了施文轩,不得不说刘玉环的这法子,端的是阴毒无耻至极。她不止是构陷牧凝霜与李云生有染,还让施文轩与她合谋,诬陷那牧凝霜勾引他,甚至想好了拿牧凝霜贴身之物作为证据,一步一步的让牧凝霜百口难辨。

        “只要这牧凝霜身败名裂,到时候就算文轩师哥你强上了她,她又能如何?试问谁会相信一个荡妇的话?”

        刘玉环望向牧凝霜的方向冷笑着道。

        “不错。”

        闻言施文轩嘴角勾起微微一笑。

        “正好每个月秋水都有下山帮一些世家护送货物的任务,等那流言蜚语四起之时,你想法子让牧凝霜跟我接下同一桩任务。”

        似乎能够想象接下来的画面,那施文轩脸上的笑意更盛。

        他急不可耐地再次将那刘玉环按在树上,一时间这片昏暗的密林中旖旎一片。

        听完两人的对话,李云生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这两人,继而转过头去用真元锁住了自己的听觉,然后继续面无表情的开始看书。

        倒不是因为眼前这画面太过不堪入目,只是这两个人刚刚言语中散出的恶意,令他感到无比的恶心,他甚至觉得,那些来自魔域的魔胎,都要比在这树下纠缠着的两人干净许多。

        大约过来半个时辰,黑水崖底下秋水弟子们开始6续返回,而那施文轩跟刘玉环早也已经回到那群弟子中间。

        李云生等那最后几名妖族子弟离开了黑水崖后才从树上跳下来。

        施文轩跟刘玉环两人之间的龌龊事情,并没有让李云生忘记他此次来这黑水崖的目的。

        就在李云生刚准备转身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寒意,让他汗毛直竖,飞退了几步做出一个防御的动作,于此同时几张符箓在他周身漂浮着。

        “你们人族修者还真会挑地方快活,看得我老脸通红。”

        毫无意外的,那蛇男出现在了李云生的身后。

        “许久不见,你的胆子怎么反倒变小了?”

        那蛇男望着李云生眼神妖异的笑道。

        “胆子小些才能活得久一点。”

        李云生站直了身子放松了一下,不过周身的悬浮着的符箓却飞的更快了。

        “你倒是想得明白。”

        那蛇男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你们秋水,最近不太平啊,一股子魔族杂碎的尿骚味。”

        他用鼻子嗅了嗅道。

        对于这蛇男能这么轻而易举看穿秋水目前的处境,李云生倒也不是很惊讶,毕竟当初在那山洞里,这封印还未解开的蛇男就敢撕咬那魔族的血阵。

        “秋水如何,就不劳你费心了,我们还是来说说你身上这玉虚子前辈留下的封印吧。”

        李云生将话题转移到封印上道。

        “哦。”

        听到玉虚子三个字,那蛇男的脸色瞬间阴冷了下来。

        “你居然知道我这封印是那小杂种布下的?”

        那蛇男冷冷的说道。

        “当然,我还知道你这封印,可不止是用了龙语这么简单。”

        李云生微笑着看向那蛇男道。

        他哪里知道玉虚子这封印是怎么回事?就算查遍了黄鹤楼的古籍,他都没找到关于这蛇男身上封印的线索。

        之所以这么说,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让那蛇男以为自己手里还有玉虚子留下的后手。

        听到李云生这么说,那蛇男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那又如何?”

        他寒声道。

        “你先帮我散去身上的蛇蛊。”

        李云生看着那蛇男的眼睛。

        “你帮我解开封印,我自然会解开你身上的蛊毒。”

        那蛇男并未退让。

        “我不是那种得寸进尺的人,也跟你没什么仇怨,咱们公平一些。”

        李云生一脸诚恳的说道:

        “一起。”

        “好。”

        那蛇男挑了挑眉同意道。

        “吕苍黄!”

        李云生很干脆的用龙语大喊了一声,然后静静的看着那蛇男。

        声音方落,那捆绑在蛇男身上的锁链立时褪去了几分。

        “很好。”

        对于李云生的爽快,那蛇男颇为赞赏。

        说完他嘴里叽里咕噜冒出一串李云生听不懂的话。

        不过他话说完,李云生便感觉到,体内那蛇蛊开始一点点的在他后背上聚集。

        “吕苍黄!”

        李云生又用龙语喊了一声。

        紧接着那蛇男又是一阵叽里咕噜。

        于是两人一点点的将对方身上的蛊毒跟封印解开。

        直到那蛇男身上的锁链全部褪去,而李云生身上的蛇蛊全部化作浓血流了出来。

        两人身上的蛊毒跟封印都完全解除了。

        但是他们依旧死死的盯着彼此,眼神中都充满了戒备。

        “你不杀我?”

        突然那蛇男开口道。

        “杀你?”

        李云生本能的疑惑道。

        而就在这话说完,他便察觉到自己可能失言了,那蛇男莫名其妙的那句“你不杀我?”,可能是对方的试探,他想要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了解玉虚子这个封印。

        “看样子,你并不知道这封印的要害,让我先撕烂你的嘴,然后再吃了你!”

        果不其然,那蛇男面容扭曲的狂笑着扑向李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