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七章 黄苍吕

第一百八十七章 黄苍吕

        没有了封印束缚的蛇男,周身散出一阵恐怖的威压,那周遭的草木瞬间被压塌。

        好在反应过来的李云生,已经布置好了神机鹤唳符。

        未等那蛇男扑过来,神机鹤唳已然炸响。

        如他预期的那般,那蛇男的身形直接被神机鹤唳符轰击的倒飞而出。

        可李云生刚想利用这个空挡抽身退去,一股杀意忽然笼罩全身。

        几乎是本能,李云生抽出了身后龙渊,真元顺着龙渊迸射而出。

        锵!

        一道如烟雾般的墨色剑气同李云生手里的龙渊撞击在一起。

        那剑气只是爆出的一股巨大的力道,直接将李云生手里的龙渊震飞,而后连同他脚下的站立的地面压的塌陷了下去,而那一道溢出的丝丝剑气,如同利刃一样轻而易举的切开了李云生的皮肤,转瞬之间他身上的衣服便被鲜血浸湿。

        “失算了。”

        李云生在心里这么想道。

        原本他以为,自己无论如何也能在这蛇男手下撑过几招,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一道普通的剑气就让他有些直撑不住了。

        “你刚刚那道符,倒像是那小杂种的手段,看来你跟他确实颇有机缘,只可惜,他没教过你这龙语封印之术。”

        那蛇男完全化作人形,一身破衣烂衫的走到李云生跟前。

        “凡是与那小杂种有关系的人,都该死。”

        他笑眯眯地说道。

        说完他抬起了手。

        李云生只见到,那蛇男的手臂像是被无限放大了一样,犹如一根参天巨木,遮蔽了头顶的日光,带着呼啸的风声朝他拍了下来。

        见状李云生不敢有丝毫保留,将体内那麒麟骨中的所有真元调了出来,澎湃的真元依照秋水剑诀的方式运转着,而他的右手已经握住背后的琥珀。

        随着琥珀一点点的出鞘,在李云生的身前,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托住了蛇男那参天巨木般的手臂,它们两两僵持着,让周遭的空气爆出一阵阵爆裂声。

        “咦?”

        那蛇男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剑势?”

        他有些好奇到。

        李云生没有说话,此刻他也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自己全力催动秋水剑诀,居然依旧无法拔出剑来。

        “你用的是秋水剑诀吧?”

        那蛇男继续道:“不错不错,虽然有些稚嫩,但路数却是对的,这秋水剑诀最善借势,若能大成,可借天地之势为己用,不过你还不行。”

        说完他忽然加大了一分力道。

        李云生刚拔出来的几寸剑身尽数被逼了回去,而他脚下站立的地面再次下陷了几尺,这让李云生看起来像是站立在一个巴掌形状的深坑里一样。

        “这剑势虽然是这秋水剑诀最大的手段,但也同样是最大的破绽,想要对方你秋水剑诀,只需在你剑势初成之时压制住你的剑势,然后再一点点的消磨掉你的剑势,便能让你这秋水剑诀毫无用武之地。”

        这蛇男看起来好像对秋水剑诀极其了解。

        其实就算那蛇男不说,李云生也意识到了,只要自己手里的琥珀被压制得归鞘,他就算是彻底的输了,真元耗尽的他恐怕再无还手之力。

        于是两人便像是拔河一样,你进我退的慢慢僵持着。

        而就在李云生的这口气快要泄掉的时候,他忽然看到蛇男被夕阳照射到的额头上,“吕苍黄”那三个用龙语写着的大字已然在,只是那三个字这次像是疤痕一样刻在了蛇男的额头。

        “封印解除了,这三个字不是应该消失吗?”

        就在李云生疑惑的时候,他忽然又想起蛇男先前说要撕烂自己嘴巴的那句话。

        “难道这就是孙老他们说的玉虚子前辈封印的后招?”

        一个念头忽然涌入李云生的脑中。

        “吕苍黄。”

        他一边奋力拔剑,一边艰难地用龙语叫出了这三个字。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三个字一出口。

        那蛇男忽然双目圆睁,浑身像是僵住了一般。

        也正是这个空挡,李云生琥珀出鞘。

        犹如一道冰凉的夜风从脸颊滑过,无声无息地,那蛇男的手臂连同他身后的树林,被李云生手里的琥珀劈做两半。

        伴随着林间枝叶落下的哗哗声,那蛇男开始出一种刺耳的尖叫声,他抱头蜷缩在地拼命的翻滚着。

        李云生很清楚,他不是因为手臂被斩而出的痛楚,而是因为玉虚子那封印。

        只见那蛇男的额头,用龙语写着的玉虚子三个字的笔画开始一点点的从额头蔓延到全身。

        “吕苍黄!”

        虽然心里已经猜出一些,但是李云生还是试探着又叫了一句。

        顿时那蛇男全身疯狂颤栗了起来,一片片鳞片从他皮肤里钻了出来。

        “我要杀了你!”

        他怨毒的颤声道。

        “吕苍黄。”

        没有任何犹豫的,李云生蹲在他面前又喊了一声。

        话音才落,那蛇男便化作了一条大黑蛇。

        “别再念了,别再念了!”

        他又念了几声,现那大黑蛇越变越小,一直到化作拇指大小才停止变化。

        “原来这龙语的吕苍黄三个字,即是解开封印的咒语,又是施加封印的咒语,那这么一来这封印岂不是根本无解?这玉虚子前辈难道说一直在逗他玩?不应该啊。”

        李云生不由得想到。

        他的好奇心一下在被勾起来了,盯着那条小黑蛇沉默了一下,忽然重新开口道。

        “黄苍吕。”

        他突奇想的把那三个字用龙语倒着念了一遍。

        只见话音落下后,那小黑蛇猛地大了一圈。

        “原来这封印是这么玩的!”

        李云生一脸惊喜道,一时间将刚刚才死里逃生的事情抛在了脑海,开始玩起了玉虚子那封印,将那黑蛇忽大忽小的变换着。

        几次三番的,那黑蛇也不在叫唤了,像一条死蛇一般的在地上一动不动。

        而李云生对这封印也测试得差不多了,他对玉虚子愈的佩服了起来,他刚刚观察了这么久,仍旧未曾看出这封印的端倪。

        “怎么带回去呢?”

        看了看地上那拇指大小的黑蛇,李云生皱了皱眉,他肯定不能将这蛇就这么扔在这里了,不过这么拎着被人看到了也不好,若是放在口袋里指不定会突然咬自己一口。

        “对了,我有装白酝酿的小瓷瓶啊。”

        他突然想起来,乾坤袋里放着的那个小瓷瓶。

        说起来这小瓷瓶还是当初望龙峰下,那个老婆婆给她的,虽然他现在现那可能是一个大妖。

        于是他从乾坤袋里将那小瓷瓶拿了出来,然后捏起那小黑蛇就准备往小瓷瓶里放。

        可这时,那原本昏迷着的小黑蛇,突然疯狂的扭动了起来,就是不肯钻进那小瓷瓶。

        “放开我,这是炼……”

        “吕苍黄!”

        那小黑蛇拼着最后一口气刚要说出一句话,却被李云生打断了,然后瘫软在李云生的手心里。

        “炼什么?”

        对于小黑蛇最后那句话,李云生也有些疑惑。

        但是天色不早了,他也就没有多想,直接将那小黑蛇塞进了小瓷瓶中,然后在盖上瓶塞放入怀里,便起身准备会白云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