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炼妖壶

第一百八十八章 炼妖壶

        也不知是那心理作祟,还是近来这段时日好天气的缘故,总之那后背上的蛇蛊去掉之后,李云生只觉身上轻松了许多,连带着前些时日有些压抑的情绪也明朗了不少,每日里躺下就能睡天明就能醒,许多修炼时的困惑也迎刃而解了。

        白云观最近农事渐多,尽管秋水最近一段时间不算太平,但仙田里的庄稼却没有耽误,庄户们在杨万里的安排下依旧安稳的干着活。

        不过杨万里依旧很少出那酒窖,多数事情还是通过大师兄张安泰吩咐下去,然后让几个师兄跟李云生一起安排。

        每次李云生问起怎么老是不见师父的时候,张安泰便只说师父在酿酒。

        李云生觉得有些奇怪,也不知道是什么酒,要耗费师父如此多的心力跟时间。

        再说到秋水最近的情况,李云生倒是从从几个师兄那里听说了一些。

        先是那魔胎的事情,在朱雀、凌云为的几大福地协力下,秋水门内残余的魔胎被尽数封印焚毁,那召唤出那魔胎的血阵,也被白园一一毁去。

        这件事情虽然开始时弄的有些人心惶惶,但后来除了在门内引起了短暂的一阵骚动外,也在最近这些日子渐渐的平息了下来,至少秋水门内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而不过秋水这边的事情才刚刚停息,秋水之外的十州仙府好似接力一般的开始热闹了起来。

        在十州的各个州府,短短的一月之间,阎狱损失了将近十名甲等鬼差。

        而最让人诧异的是,如此重创之下,阎狱非但一声不吭,反而将一些在各州巡视的鬼差尽数调回阎都,要知道这甲等鬼差可是阎狱最珍贵的战力。

        坊间对于此事早就议论纷纷,但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因为此时实在是怪异,先那能悄无声息杀死十来名甲等鬼差的人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其次就是阎狱这少见的示弱举动太不寻常。

        虽然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有一点许多人都能肯定,那就是接下来这段日子,十州一定会有大事生。

        后山山顶小屋的门口。

        练习了一阵打虎拳跟秋水剑诀的李云生在门口的凳子上坐了下来,他手撑着脑袋半趴在桌子上,一面喘着气,一面看着老槐树那灰烬中的残骸。

        此时小屋的周围早已葱翠一片,唯独这一处光秃秃的一片,显得格外刺眼。

        大师兄张安泰前些天让李云生把这树桩给挖了,把山下园子里那一株百年大银杏弄上来,他保证那大银杏栽下去就能活,等那夏天来了,有这枝叶繁茂的大银杏遮蔽着,就算那日头最毒辣的正午,在这大树下喝酒吃肉也不会觉得热,倒了秋天这银杏叶子变作金黄色,一觉醒来铺满一地好看得很。

        可就算大师兄说得这么动听,李云生也没打算把这老槐树的树桩挖走。

        在他看来夏天可以不乘凉,但自己不能忘了故人,对他而言老槐树就是故人。

        休息了一下,李云生拿毛巾擦了一把额头的汗,又喝了一口茶,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从怀里拿出那个装着小黑蛇的瓷瓶。

        这些天因为观里农事繁忙,而他又急于将麒麟骨里消耗的真元补回去,所以一直没去管那小黑蛇。

        只见他先将那小瓷瓶放在桌上,然后从乾坤袋里拿出两道定身符。

        他这两道定身符自然不如大先生之前在那石头上布下的定身符,这是观里庄户果农为了防止树苗被大风吹断贴在小树苗上的,这时候拿出来只不过是为了防止那小黑蛇乱窜。

        将那两张符箓催动之后,李云生这才再次拿起小瓷瓶,他把小瓷瓶翻转过来往下抖了抖,那条小黑蛇立刻从那小瓷瓶里被倒了出来。

        果不其然,跟李云生猜想的一样,那小黑蛇下来之后,立刻开始四处逃窜,不过可惜被李云生那两道定身符死死的定在了桌面。

        “不要,不要再把我装进去!”

        还没等李云生开口,那小黑蛇突然开始哀求了起来。

        它说话的声音虚弱了许多像是受了极重的伤一样。

        可李云生记得,昨天把它放进去时,它说话还分明气势十足,根本不像今天这样。

        “这小黑蛇先前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如今倒是惧怕起一个瓶子来了?而且这黑蛇出来之后的第一句话不是让我解开他的封印,而是让我不要把他装进这瓶子,难道这瓶子有什么古怪?”

        李云生在心里疑惑道。

        这瓶子里最初装着的那几粒糖丸有古怪李云生倒是知道,但他还真的从未想过这一个普通的小瓷瓶有什么古怪。

        “我给你寻了个住处,你如今倒是挑三拣四了起来。”

        他没有直接询问那小黑蛇,而是一副顽童的模样捏起那小蛇的尾巴,然后将他拿起来放在小瓷瓶的瓶口来回晃动着。

        “求你了,求你了,我宁可你杀了我,取了我的妖丹,也不要再把我放进这瓶子里了。”

        那蛇妖就差没哭出声来。

        这妖蛇的实力,李云生可是亲眼见识过,若是它封印解除,实力极有可能与大先生相当。

        是什么东西,能够吓得像是这种境界的人,连尊严都不要了哀求一个小辈?

        李云生越的好奇了起来。

        “我也没地方放啊,放在外面你跑了怎么办?”

        虽然好奇,但是他依旧表现得非常有耐心,边说着还边又拎着那蛇妖在瓶口晃了晃。

        “这可是炼妖壶啊小祖宗,我在里面就是生不如死啊!”

        那蛇妖终于忍不住道。

        “炼妖壶?”

        这还是李云生头一次听这个名字。

        可就在李云生刚想要继续询问那蛇妖这炼妖壶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他的神魂察觉到,有人正在上山往他这里走来。

        “你,你干什么!不要……”

        根本没有理会那小黑蛇的反抗,李云生再次将那小黑蛇丢尽了小瓶子里,然后将小瓷瓶收了起来。

        就在他把小瓷瓶收好没多久,山下那人已经来到了他小屋的门口。

        “牧……师姐?”

        李云生有些诧异道。

        他没想到来人居然是牧凝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