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这是怎么了?

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这是怎么了?

        “嗯……嗯。Ω笔趣    』阁”

        牧凝霜少见的有些木讷地点了点头。

        “有人让我带一件东西给你。”

        她慢慢走到李云生面前,然后伸手递给李云生两样东西。

        看着她手里那两样东西,李云生先是一愣,继而恍然大悟了过来。

        原来这两样东西正是那日在黑水崖底,公孙晓让牧凝霜代交给他的。

        “原本几天之前就想给你送过来,有事……有事耽搁了。”

        见李云生接过东西,牧凝霜立刻收回了手,然后把头偏了过去,没有正眼看着李云生,而是大眼睛扑闪着,装作一副打量李云生住处风景的模样。

        她这么做倒不是故意不去看李云生,而是她实在是不善于说谎,怕对方从自己脸上的表情中看穿这个谎言。

        因为她哪里是有事情耽搁了,只是犹豫了许久,不知道怎么送过来,有一次其实都走了到了一半,但还是原路返回了。

        她自己也很奇怪,为什么突然害怕去见李云生。

        “不碍事的,这东西什么时候送来都好,倒是麻烦师姐了。”

        李云生谢道,他倒是完全没在意到牧凝霜说谎这一点。

        “这东西?”

        牧凝霜何等聪慧,立刻从李云生嘴里听出了端倪,因为对方说话的那口气,就好像早知道自己手里是什么东西一样。

        “呃……托你送来的人给我打个招呼。”

        立刻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嘴的李云生,立刻编了一个很站不住脚的理由。

        “师姐,进来坐把,外面风凉,我到屋里给你到一碗茶。”

        同样不善于说谎的李云生,立刻转过头去想要岔开这个话题。

        “进,进屋?!……不,不了,我要回去了。”

        牧凝霜大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手紧紧的握住腰间的剑柄。

        “哦,那好吧。”

        听她语气那么坚决,李云生也没有挽留。

        “嗯……”

        可见到李云生回复得那么果断,牧凝霜忽然有觉得一阵失落,暗道:

        “我这是怎么了?”

        不过她还是转身往山下走了去。

        “李师弟。”

        走到下山山路路口的时候,牧凝霜忽然回头。

        “这道传音符你还留着吗?”

        她从怀里拿出当初桑小满丢下的传音符。

        从很早之前,她就已经知道传音符那头就是李云生了,只不过两人心照不宣没有说破。

        “还留着。”

        李云生点了点头。

        既然被对方看破,他也没打算继续瞒着。

        “那,那我,我以后还可以向你请教吗?”

        牧凝霜有些没底气的问道,她眼睛依旧无法正视李云生。

        “好啊。”

        李云生爽快的回答道。

        在他看来,这并不算什么问题,而且有个人一起商量,对他这个没有师父教的人也有好处。

        “谢谢!”

        牧凝霜一直冷若冰川的脸,忽然像是融化了一样,露出了一个非常明媚的笑容,像极了她身后那道春日的暖阳。

        说完,牧凝霜像是害怕李云生反悔似地立即转头,头也不回脚步轻快地下了山去。

        ……

        回朱雀阁的路上,她一边走着,一边居然还会像个小女孩一般蹦跳了几步,有时还停下来看一看路边盛放着的野花,逗一逗路边吃草的小野鹿。

        “我……这是怎么了?!”

        等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今天的反常时,她已经站在了朱雀阁的门口。

        “凝霜师妹,你刚刚是去哪了?”

        突然,刘玉环出现在了牧凝霜面前。

        她就像是在门口等着牧凝霜一样,而在她的身边还站着另外几个门内的师姐妹。

        “白云观。”

        牧凝霜的脸色重新冰冷了起来。

        “去白云观找谁啊?”

        那刘玉环继续冷笑着问道。

        “李,李云生。”

        她并没有打算隐瞒,而且那妖族少女要她帮忙将东西交给李云生的事情,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没必要隐瞒。

        “我说的如何?”

        那刘玉环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看着旁边几位朱雀阁的同门姐妹道。

        顿时那几人有的皱眉,有得则一脸鄙夷的看着牧凝霜。

        牧凝霜并非蠢钝之人,她知道刘玉环想要做什么,之前那些流言也曾经传到过她耳朵里,但她压根不在乎。

        “没坐过的事,何必在乎?”

        当有些与她关系还好的姐妹问她时,她就这么回答。

        不过这一次,她有些低估了,这些流言蜚语的力度。

        ……

        “我怎么忘了这件事?!”

        在白云观后山的山顶,李云生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他突然想到,他忘记提醒牧凝霜6文轩跟刘玉环的事情。

        可坐下来转念一想,如果自己直接跟她说,就很可能要暴露他那天也在黑水崖的事情。

        而且李云生坐下来转念一想,就算牧凝霜没有多问,自己没头没尾的跟她说6文轩跟刘玉环要害她,她肯定也不会信吧?

        “那该怎么办?”

        见识了6文轩跟刘玉环两人那天的龌龊事情,李云生敢肯定,这两人是真的会找机会害牧凝霜。

        一时间李云生有些犯难了。

        “回头在传音符里提醒一下她不要接最近外出的任务吧。”

        想起当日6文轩跟刘玉环的对话,只要牧凝霜近期不要接一些外出的任务,那两人在门内肯定不敢造次。

        又仔细想了想,李云生现也只能这样了,于是转头回了自己的小屋。

        ……

        回到屋里,他又拿出了那只小瓷瓶。

        先前因为牧凝霜的突然来访,他没能仔细询问那小黑蛇关于这小瓷瓶的事情。

        这次为了防止再次有人惊扰,他关上了门窗,然后跟先前的步骤一样拿出了小黑蛇。

        “醒醒,别装死了。”

        坐在书桌前,李云生拿毛笔笔杆戳了戳那瘫死在符纸上的小黑蛇。

        “黄……”

        “别念了!”

        见那小黑蛇继续装死,李云生毫不犹豫的开始用龙语念起了“黄苍吕”这如同咒语一样的三个字,不过没等他念到第二个字,那小黑蛇的身子立刻挺直了,声音慌乱的打断了李云生。

        “如果,有一天,我能够活着出去,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它满是愤恨的说道。

        大约是因为身体变小了,它的声音也变得跟个小男孩一样。

        “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

        李云生趴在桌上,用笔杆子敲了敲它的脑袋道。

        “说吧,说说这炼妖壶到底是什么东西。”

        没有理会小黑蛇那怨毒的目光,李云生拿起小瓷瓶在它眼前晃了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