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章 好丑

第一百九十章 好丑

        “炼妖壶就是炼妖壶,还能是什么东西。』”

        那小黑蛇似乎对刚刚李云生那封印咒语威胁它感到很不满,一脸不情愿地说道。

        闻言,李云生二话不说,直接拎起小黑蛇的尾巴,然后往小瓷瓶离塞。

        “哎呀,你这个人,玩笑也开不得?”

        那小黑蛇赶紧开口道。

        “我刚刚也是开个玩笑。”

        把小黑蛇放回桌上,李云生微笑着看着它。

        “说吧。”

        他趴在桌上左手杵着脑袋,右手敲了敲桌子。

        “事先说好了,我知道的并不多,到时候我知道的说完了,你莫又以为我故意不说。”

        那小黑蛇有些害怕道。

        “知道啦。”

        李云生对这罗哩罗嗦的小黑蛇有些不耐烦了。

        “这炼妖壶是妖族的一件厉害法器。”

        看到李云生脸色变了,那小黑蛇也不再磨蹭。

        “它的独到之处在于能炼化妖族骨血为精纯灵力,就如你们修者以灵草炼丹一样,只不过这炼妖壶用的是妖族骨血。”

        它解释道。

        听完这一番话,李云生算是明白了,为何这小黑蛇刚刚死活不肯告诉它这炼妖壶的用处,也明白了它为何如此恐惧这个小瓷瓶。

        原来它是在害怕李云生把它放到炼妖壶里给炼化了。

        “你别以为把我扔进去,就能将我炼化成灵力,这炼妖壶的用法,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那小黑蛇像是看穿了李云生的想法一样说道。

        “这你倒是可以放心,我暂时还没有这个想法。”

        看那小黑蛇紧张的口气,李云生有些好笑道。

        特别是想起它先前在黑水崖底嚣张的模样,跟现在的这样子一对比,简直是性情大变。

        也正因为如此,李云生在心里肯定,这小黑蛇无比惧怕这炼妖壶,因为这小黑蛇性情大变的契机,正是见到这炼妖壶的时候。

        “你以后也不能有这个想法!”

        小黑蛇道。

        “要让我绝了这个念头也行。”

        李云生的手在桌子上敲了敲,然后坐直了身子。

        “你既然这么了解这炼妖壶,那你肯定知道这炼妖壶的用法吧?”

        他看着小黑蛇问道。

        “告诉我。”

        不等那小黑蛇回答,他身子往前一探,用一种不容拒绝的口吻说道。

        “不行,绝无可能!”

        小黑蛇一口拒绝道。

        “没想到你还真知道这炼妖壶的用法。”

        闻言李云生笑了笑,丝毫不恼的说道。

        说完他便直接将那小黑蛇拿起了。

        “你想做什么?”

        小黑蛇紧张道。

        “你不愿告诉我,就先在这炼妖壶中待几天好了,等你愿意告诉我了,我再把你放出来。”

        “你……”

        根本不给那小黑蛇拒绝的机会,李云生直接将它塞进了小瓷瓶,然后盖上了瓶塞。

        他根本没想过这小黑蛇会老老实实交代它知道的东西,就连刚刚它说这小瓷瓶是叫炼妖壶,是一件很有名的法器这件事情,李云生都持怀疑态度。

        所以这一次与这小黑蛇之间的谈话,李云生完完全全只是当做一种试探,所以他准备将那小黑蛇放置一段时间,磨一磨它那狡猾的性子再放它出来问问。

        小黑蛇跟小瓷瓶的事情先放在一边。

        李云生拿起了牧凝霜给他送来的那样东西——

        一把匕跟一封信。

        说实话,那天在黑水崖他其实就有些好奇,那公孙晓托牧凝霜带给自己的是什么东西。

        今天一看居然是一把匕跟一封信,不由得有些意外。

        这匕李云生认识,正是当初孙武谋让他给公孙梨送过去的那把。

        “怎么又特地送回来?”

        李云生一面想着,一面把那匕放下,转而把目光看向了那封信。

        他有些犹豫是不是要拆开,因为这信笺用的信封,一看便是女子喜欢用的那种,甚至上面还透着一股脂粉香。

        所以这信无疑是公孙晓写给他的。

        虽然与那公孙晓相处不算久,但对方那古怪的性格,李云生早就领教过了。

        既然这信是她写的,那里面写的东西,恐怕也不是什么正常路数。

        犹豫再三,李云生还是拆了。

        “好丑。”

        打开信纸的第一刻,李云生便脱口而出道。

        他说的丑自然不是信纸,而是信纸上的字。

        说实话,他实在想象不出,一个妖族“大家闺秀”写出来的字,居然能丑到这种程度。这些字有大有小,横七竖八,笔画粗细不均,就如那雪地里山鸡的脚印一般。

        强忍着这歪歪扭扭字迹给他带来的“不适”,李云生开始自己阅读起这封信来。

        这信严格来说更像是一张字条,既无信件格式,行文也全是些大白话。

        “姓李的,都是因为你,本姑娘被爹爹逼的要离开秋水了,也是因为你我爷爷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这笔账我日后一定要找你算。你如果还是个男人,十年之后到那这匕到青丘府来找我,我们一决生死。到时候你若不来,我便当你是缩头乌龟。”

        看着一行行比那字迹还要幼稚的话,李云生皱了皱眉,然后把信纸折好塞回了信封。

        “青丘府……难道是那个九尾大妖的府邸?”

        这青丘府在十州并不算什么密境,稍微知道一些十州仙府地理知识的修者都知道,这青丘府是妖族少有的几处,在十州明面上的领地,而青丘府的那头九尾大妖更有传闻是十州至高的存在。

        相比这封信,李云生更好奇,为何这公孙晓能跟青丘府扯上关系。

        想到青丘府的狐妖,李云生的目光又放到了那小瓷瓶上。

        因为他一直都怀疑,这当初给他小瓷瓶的老婆婆跟她那孙女,极有可能也是狐妖。

        “莫非那老婆婆跟青丘有关系?”

        李云生心想道。

        “就算不去赴这小妮子的约,以后若有机会,还真想去那青丘府走一遭。”

        ……

        谷雨过后,白云观的田地里开始播种移苗、埯瓜点豆、施符驱虫,一座座山头新茶也要摘了。

        因而除了从黑水崖回来那几日,李云生忙得一丝空闲也没有。

        就连去新雨楼还剑这件事情都给忘记了。

        一开始是因为从黑水崖回来之后,他急着恢复真元而耽误了,紧接着白云观这么一忙起来,让他一丝空闲也没有。

        这么一来,马上都快要立夏了,李云生才抽出时间背了三柄剑送去新雨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