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一章 还剑

第一百九十一章 还剑

        李云生将剑送到新雨楼的时候,孙武谋几人正围坐在院子里凉棚下喝茶下棋。

        天气渐暖,正午时屋内已有些许暑气,这院子里的凉棚便成了几个老人消闲的好地方。

        下棋的是孙武谋跟何不争,钱潮生跟周伯仲则在一旁看着。

        孙武谋跟何不争静气凝神自不必说,但令李云生没想到的是,钱潮生跟周伯仲也看得无比专注,李云生走进院子时,四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见四人没反应,李云生开始还以为是几个人太过专注,可当他看到四个老人鬓角那一缕缕白发时,忽然心头一空,涌出一股难以言明的酸涩感。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不过十来天没见,眼前这几个老人就已经衰老许多。

        扫了一眼棋盘,李云生发现这盘棋已经是尾声了,于是没有做声,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

        果然,没过多久孙武谋就在钱潮生跟周伯仲的感慨叹息声中弃子认输。

        “看了这么久,要不要下一盘。”

        一边收拾棋盘的何不争,转头看了李云生一眼。

        他的这一声,也让李云生心里安定了许多,原本他还以为这几个老人,神魂已经衰退到发现不了自己的地步,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也有真的没有发现李云生的。

        “咦,云生你什么时候来的?”

        只见周伯仲一脸惊讶的看着李云生。

        “见过周老,刚到,你们看得太入神,没发现我。”

        李云生对周伯仲点头道。

        “何老,我是来还剑的,就不下了。”

        他把身后背着的三柄剑放下,然后对何不争道。

        “既然来了,就多坐一会吧。”

        收拾好棋盘的孙武谋拿起一壶茶对李云生笑道。

        大概是觉得这山中岁月太过无趣,周伯仲他们也没急着去拿剑,而是同样留李云生多坐一会。

        今天白云观里事情不多,也正好最近修炼时还有不少困惑想要跟孙老他们请教,于是便点头留了下来。

        “来来来,云生啊,你不愿意跟他下,那跟我下一盘。”

        李云生才坐下,周伯仲就拉着他坐到了棋盘边上。

        “姓何的下棋无趣的很,你不愿跟他下是对的,跟你周伯伯下,周伯伯下手绝不会像他那般狠辣。”

        原来这周伯仲急着要李云生留下,是为了让李云生陪他下棋。

        “你输给我们的棋,今日这是要在一个不会下棋的小孩子身上找回了么?”

        钱潮生讥笑道。

        他这一语正中周伯仲的要害,这些年,几人平日里用来打发时间最多的事情就是下棋。在他们几人中,何不争的棋下得最好,孙武谋其次,下得最差的就是这周伯仲了。

        而且这周伯仲,棋下得差就算了,棋品也不是很好,最爱悔棋,一来二去几个人都不愿意跟他下了。

        可偏偏他对下棋这件事情又喜欢得很,有时候为了下棋,甚至偷偷跑下山去。

        刚刚看何不争跟孙武谋下,一时间把他的棋瘾给勾上来了,又正好看到了李云生,当然如何也不会放弃这个下棋的机会。

        “你当真不会下棋?”

        棋瘾上头,这周伯仲丝毫也没有理会钱潮生的挑衅,转而紧张起李云生是否真的不会下棋来。

        “会一些。”

        被强拉着在棋盘边上坐下的李云生平静的点了点头。

        他会下棋这件事情,其实除了桑小满秋水没几个人知道,可能大先生隐约知道一些,但是孙武谋他们还真不是很清楚。

        “那就好!”

        闻言周伯仲显得十分兴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许久没吃肉的人一样,看着李云生都开始双眼放光。

        对于李云生跟周伯仲的对局,很显然孙武谋他们也很感兴趣,只觉得原本百无聊赖的一天,忽然找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乐子。

        “他棋臭的很。”

        何不争坐到了李云生边上,似乎是想让李云生不用紧张。

        “老何,你莫要胡说,我以前还赢过你一盘!”

        闻言周伯仲一脸的不愿意道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赢过就是赢过!”

        就在这你一言我一语中,李云生跟周伯仲开始落子了。

        只下了几十手,这周伯仲的棋力李云生便知道得差不多了,虽然何老说周伯仲下得很臭,但是较之桑小满就要好很多了,在他看来周伯仲应当算得上一个会下棋的人。

        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在这几个人面前隐瞒自己的棋力,但也不想周伯仲太难堪。

        于是过了一会儿,周伯仲突然一脸惊愕的看着棋盘道:

        “和棋?!”

        面对这和棋的结局,何不争他们虽然也有些吃惊,但却没到周伯仲的那种程度,李云生有周伯仲这种棋力他们并不觉得有多吃惊。

        “下得很好。”

        何不争仔细看了看棋盘,然后笑道:

        “这样也能下成和棋。”

        “周老下得很好,是一盘很好的棋,我下棋只不过是打发时间。”

        一看何不争那眼神,李云生就知道自己瞒不过他,但还是故意岔开了话题。

        “不错,这下棋只不过是用来打发时间的,练剑才是要紧的事情。”

        没有赢棋的何不争似乎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于是起身拿起了自己的剑道:

        “我上次说过教你用剑,不如就在今天吧。”

        原本何不争也想跟李云生下一盘,但是周伯仲这么说,他忽然也有兴致了起来。

        “说起来,我还真的好些年没见过你用剑了。”

        他好奇的看着周伯仲道。

        这周伯仲虽然平日里看起来跟一个老小孩一样,但是若单论剑术上的造诣,何不争很清楚,这新雨楼没人高得过他。

        “不说用剑,聊都聊得少了。”

        说话的是孙武谋,他语气感慨道。

        “是啊。”

        闻言周伯仲苦笑了一下,轻抚手中的琥珀,脸色少有的正经了起来。

        “没想到我花了大半生的精力在这剑上面,最后却连聊也不敢聊了。”

        他摇了摇头,然后看向孙武谋他们道:

        “不如今天,我们今天一起说过痛快,跟小云生说说,这让我们浸淫大半辈子的到底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