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说剑

第一百九十二章 说剑

        于是孙武谋几人被周伯仲也拉进了议论的话题之中。

        而这话题正是——

        “剑为何物?”

        “剑是杀人的利器,所以剑越锋利越好,越快越好。”

        何不争淡淡的说道,他的鲸倪就是这么一柄剑。

        “非也,锋不锋利这是其次,为谁拔剑更重要,若是连一个拔剑的理由都没有,你的剑再锋利也不过是个屠夫。”

        钱潮生摇头道。

        “若是但论剑本身,他们说的也差不多了。”

        孙武谋先是看了看何不争跟钱潮生两人,继而转头看向周伯仲道跟李云生道:

        “但是这都不过是‘庶人之剑’,南华子曾说过,庶人之剑,不过相击于前,上斩颈领,下劈肝肺。”

        闻言周伯仲点了点头。

        而孙武谋接着道:

        “于修者而言,修者之剑须得以山峦为锋,湖川为脊,裹以四时,制以五行,论以刑德,以阴阳磨剑,春夏养剑,而秋冬出剑。此剑一出上斩浮云,下劈地脉。”

        说完他看向了李云生道:

        “只有这种剑才能斩断桎梏,叩开天门。”

        对以前的李云生来说,剑就是剑,顶多只有好与坏之分,却从未想过对于修者而言剑还有这一重意思,他终于明白为何周伯仲特意要跟他专门“说剑”。

        只是意图他明白了,可这些道理消化起来却让李云生有些吃力,毕竟他连秋水剑诀也不过是自学来的。

        “正是如此!”

        孙武谋这番话让周伯仲赞叹得连连点头,他接着跟李云生说道:

        “你若当真决定习剑,须得明白,剑就是我们修者意志跟神魂。”

        握住琥珀的周伯仲像是变了个人一般,他盯着李云生一字一顿的说道。

        “对于许多修者而言,相比剑术来说,其他术法兵器更易修炼,而且威力更大,这也是为何这些年来,十州剑修日渐没落的缘故。

        但是相比其他术法而言,唯有剑术最能体现修者意志,他不会为其他天地法则左右,他能感受到修者的不甘跟愤怒,这长剑中不屈意志,有时候比再多的真元都要有用。

        对于秋水修者而言更是如此,我们秋水弟子手里的剑,就是直撑我们站立的最后一块骨头。”

        纵使李云生拥有通明道心,对于这番话依旧显得有些束手无策。

        因为这几个人到现在为止,没说过任何剑招跟出剑的诀窍,说的都不过是一些人生所得。

        这其中有许多,已然超出了李云生的对于剑的认知。

        “不用着急。”

        看到李云生有些吃力的神色,孙武谋宽慰道:

        “这些东西,原本就是我们习剑几百年所得,你不用那么急着吃下去,南华子的话也一样,你只需要知道,对于剑修一途,你面前是一片汪洋,而不是一条小河就好,无论如何,你从汪洋中取水,再少也比小河中多一些。”

        “多说无益,还是教你些实际的吧。”

        而周伯仲似乎也觉得这番话,跟李云生说得有些早,他挠了挠头,提起琥珀剑跟李云生招手道:

        “跟我来。”

        看到平日里格外懒散的周伯仲,今天居然这么卖力,孙武谋跟何不争他们也饶有兴致跟了过去。

        ……

        新雨楼后院,一处开阔湖岸,湖岸放草遍地,阳光明媚,南面是一片竹林。

        周伯仲将李云生跟孙武谋一行人带到了这里。

        “接着。”

        周伯仲把琥珀扔给李云生,自己从竹林里折了一根四尺长的竹子。

        “我听大先生说,你偷学了秋水剑诀?”

        他拿着竹子问道。

        “学了。”

        李云生点头。

        “学了多少?”

        “前三式都学了,不过,用得好的只有第一式。”

        李云生老实地说道,后两式用不好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耗费的真元过于庞大,对于目前的李云生来说有些奢侈。

        “拔剑,用你用得最好的第一式攻击我。”

        周伯仲手拿着竹竿冲李云生招手道:

        “让我先看看你练得如何。”

        这原本是个很平常的要求,不过李云生却有些犯难了,因为他有些舍不得麒麟骨里面那好不容易积蓄起来的真元,上次同小黑蛇那一战,让李云生再次意识到,这秋水剑诀对于真元的挥霍,简直没有底线,有多少就能用多少。

        当然,真元消耗的越多,威力自然越大。

        “怎么了?怕出丑?这里没人笑话你。”

        看到李云生犹豫不定的样子,周伯仲笑道。

        “不是。”

        李云生摇了摇头。

        “周老你用竹子,会不会有些不安全?”

        做好准备出剑的李云生忽然有些担心起周伯仲来,毕竟秋水剑诀的威力他很清楚,而且周伯仲堕境之后没了麒麟骨肯定实力大不如前。

        闻言周伯仲哈哈大笑道:

        “我就算是真元全无,你也伤不了我!来吧!”

        他知道李云生担心什么,却是浑然不以为意。

        “你放心吧,他可是曾经十州第一剑,若是你那秋水剑诀第一式也能伤得了他,那些死在他剑下的十州剑豪们恐怕要从棺材里跳出来了。”

        一边的孙武谋他们也是哈哈大笑道。

        对方都这么说了,李云生自然也不再有什么顾忌,不过他这次没有像上次那样,一口气燃尽全部真元,而是算准了秋水剑诀第一式真元最低的消耗量,然后将那道真元从麒麟骨里调出,按照秋水剑诀的路径涌入各处经脉,最后……

        拔剑。

        李云生的秋水剑诀第一式最与众不同之处就在于拔剑之时的蓄势。

        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蓄势越久,威力越大。

        此时一心等着李云生出剑的周伯仲自然不知道这一点,他还在耐心的等着李云生出剑。

        不过李云生手中琥珀出鞘那一刻,周伯仲马上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不光是他,就连一旁的孙武谋他们也一脸愕然。

        “剑势?!”

        感觉到那股无形的天地威压蜂涌而至,孙武谋他们在心里不可思议的疑惑道。

        而随着李云生手里的琥珀,一点点的拔出,这股剑势越来越强,他们仿佛看到李云生后方的天际多出了一个无形的漩涡,这漩涡将那漫天的云彩都卷了进去。

        “这是秋水剑诀第一式?!”

        钱潮生瞪大了眼睛。

        这还是李云生第一次在秋水门的人面前施展他理解的秋水剑诀。

        “铮!”

        一声脆响,琥珀出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