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出剑

第一百九十三章 出剑

        伴随着这一声铮鸣,李云生一剑朝那周伯仲劈去。

        就如这一式的名字一样,他只觉得手中长剑,好似有着百川灌河之势,一剑既出自当摧枯拉朽。

        可还未等这念头从他脑子里散去,一道凉风忽而从他耳畔滑过,紧接着他全身莫名的汗毛直树,一股令他心悸的杀意从身前蜂涌而至。

        李云生只觉得眼前的景象,好似在一瞬间放慢了一样,只见原本就要被自己手里琥珀劈中的周伯仲,此时眼神锋利,他身子一矮,然后犹如一头猛虎般,挣脱了自己剑势的枷锁,再从他长剑下穿过,最后用他手中的那根竹竿直刺自己的咽喉。

        这一瞬,他有一种异常真实的错觉——吾命休矣。

        不过周伯仲手中的竹竿,在离李云生咽喉还有几寸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

        他自然不会真的伤到李云生。

        李云生一面努力平复着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脏,一面一脸凝重的盯着眼前这个老头。

        他没有想到,这个平日里在他眼中犹如老顽童一般的周伯仲,刚刚那平淡无奇的一剑,却给了他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击。

        在李云生以前的认知中,剑术的威力无外乎于,取决于用剑诀激发修者体内真元的强弱,以及修者对那些精妙的剑招灵活施展。

        可眼前这个老头,没有剑招,没有真元。

        但是他的“剑”却像是有了灵魂一样,李云生甚至能感受得到,他“剑”中的情绪,如一个活生生的人一样的情绪。

        “他的剑是活的。”

        李云生心里忽然有了这么一个古怪的念头。

        他忽然有些明白,先前周伯仲那句“剑是修者的意志”的深意了。

        就在李云生用着震惊的神色盯着周伯仲的时候,周伯仲此时脸上也露出了李云生一样凝重的神色,他同样抿着嘴盯着李云生。

        虽然刚刚他破了李云生秋水剑诀的第一式,可脸上却没有丝毫平日里自满的神色。

        哗啦……

        周伯仲身后的那片竹林,突然发出一阵哗啦声,只见大片的竹子,整齐的被切断倒了下来。

        很显然这是拜李云生刚刚那一剑所赐。

        周伯仲回头看了一眼竹林,然后再转头看向李云生。

        “谁教你的?”

        他问道。

        “没人教,自己学的。”

        李云生摇了摇头道。

        “秋水剑诀不就是这么用的吗?”

        他不解道。

        “一般人可不是你这个用法。”

        孙武谋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一丝苦笑。

        “秋水剑诀前三式都是引导弟子驭势,不过这个势是剑招一往无前的气势。”

        他接着道。

        “所以我这是练错了?”

        李云生疑惑道。

        “孙老头你不懂就不要在一边胡说八道。”

        周伯仲一把将李云生拉到他跟前。

        “你没错,是他们练错了,这秋水剑诀,从来就是教我们借这天地之势,哪里是什么一往无前的气势?只不过是那帮蠢驴理解错了罢了。”

        他一脸欣喜的拍着李云生的肩膀,像是发现了一件什么稀罕事物似的打量着李云生,刚刚脸上那股凝重,早已一扫而空。

        “既然练错了,那为何不改?朱雀阁的那些师叔师伯不应该不知道啊。”

        周伯仲的这个回答,让李云生更加疑惑了。

        “你别听他瞎说。”

        钱潮生白了周伯仲一眼,走上前来。

        “秋水剑诀是我们秋水门创建以来就存在的一门剑诀,最初的秋水剑诀只有三式,但因为这三式过于晦涩,对于普通弟子而言如同高山仰止一般,于是门内一些长老为了让普通弟子也能修习,便耗费了几百年光阴,将这三式剑诀改做了十式。寻常弟子哪能够一上来就能领悟剑势,只能一重一重的慢慢来,等修习得熟练了,有些弟子自然就能循序渐进的领悟那剑势了。”

        他非常详细的解释道。

        其实这些不过是常识,若是李云生是朱雀阁的弟子,自然早就知晓了。

        不过钱潮生的话,李云生也算是让李云生明白了,自己大概是跳过了那循序渐进的过程,所以才会让周伯仲那么吃惊。

        “不用你跟我徒弟解释,这些话我自然会跟他说。”

        就在李云生这么想着的时候,周伯仲忽然一把搂住李云生的肩膀,像是母鸡护雏一般的将李云生护在身前,好像生怕被谁抢去了似的。

        “徒弟?你那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性子,你别把一颗好苗子教坏了。”

        钱潮生又好气又好笑道。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

        周伯仲搂了搂李云生的肩膀道。

        “你们都散了吧,散了吧,这里有我就行了,这小子悟性不错,但是根基太差,少不得要费我一番口舌。”

        他冲钱潮生他们挥了挥手道。

        对于周伯仲来说,他此时的心情,就像是一个捡着了一块好木料的木匠,这块料子他谁都不想让。

        “走吧,我们回去喝酒吧。”

        孙武谋拍了拍钱潮生的肩膀,钱潮生虽然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跟着孙武谋走了。

        因为周伯仲刚刚的那一剑,李云生对于周伯仲的态度已经大为改观,听到他说愿意教自己,他自然求之不得。

        “周老,你刚刚那一剑,为何跟我以前见过的其他剑法都不一样?”

        李云生问道。

        “这个不着急,不着急。”

        周伯仲摆了摆手。

        “你能不能再跟刚才那样,施展一次秋水剑诀第一式?”

        他问道。

        “可以。”

        虽然有些疑惑,李云生还是点了点头。

        “那快,快再来一次。”

        周伯仲显得很急切。

        于是李云生按照周伯仲的要求,又施展了一次秋水第一式。

        当周伯仲再次感受到,李云生的剑势之时,他忽然开心的大喊道: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老夫这百年来,苦思冥想的这几式剑法,终于不用带进棺材了!”

        “周老。”

        李云生将琥珀归鞘,看向周伯仲。

        “你的剑中有势这很难得,但这不过是秋水剑诀的基础,这样的剑势来的快去得也快,你若要再用精进须得将这剑势融入剑招之中。”

        转瞬之间,这周伯仲的表情又变得认真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