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杀与被杀

第一百九十六章 杀与被杀

        秋水死人了。

        一大早,下山打水的李云生,就听到观里的庄户在不停的议论着这件事情。

        昨天才送走桑小满,今天就听到这个消息,李云生心里莫名地有些不安。

        于是他向那几名庄户仔细打听了一番,发现这件事情其实是发生在两天前,白云观消息有些闭塞,所以今天才传过来,据说秋水其他几处福地昨天已经炸开了锅。

        按理说,仙府这种弱肉强食之地,死几个人不至于那么大惊小怪的。

        但是李云生仔细听下来之后,跟其他秋水弟子一样,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死了的这几名全部来自凌云阁,死亡的地点是在离秋水西面千里之外的辽城,再精确一些是在从辽城会秋水的路上。

        首先让人觉得奇怪是这死亡的地点。

        当时他们已经出了辽城有百里,到了烽台山,只要穿过了烽台山再走几里地就能看到一处秋水的驻地,可就是这方圆不过几里的烽台山把他们困住了,一个都没有走出来。

        这辽城本就是秋水的附属之地,他们不可能对秋水有异心,而烽台山中早就被秋水布下了许多驱赶妖兽的符箓阵法,也不可能是妖兽做的。

        其次就是死了的这几个人。

        这几名弟子的修为几乎全是灵人境界,有一个甚至半只脚踏入了真人境,想要悄无声息的杀死这几个人在这青莲仙府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是那些秋水弟子的看法,见识过了许多“怪物”之后,在李云生看来,在高阶修者面前低阶修者的性命,不过是蚂蚁一般的存在,有时候在境界上,两者差距不过是一阶,但对于天道的认知,对于术法的领悟,根本不是后者能够想象的。

        所以他们想要悄无声息的捏死你这件事情的难点,只在于他们是否觉得你有被杀的理由。

        真正让李云生觉得奇怪的是另外一点。

        传言前去调查的人发现,这些凌云阁的弟子的尸体,几乎全部被肢解。

        这些被肢解的尸体拼成了一句话:

        “秋水必亡。”

        这摆明了,是冲着秋水来的。

        在这青莲仙府,杀了秋水的人,还胆敢如此向秋水门叫嚣,也难怪会在秋水弟子中引起骚动跟恐慌。

        初时李云生也跟这些弟子一样,只觉得义愤填膺,但是转念想想秋水在这仙府数千年,有些仇怨也算正常,被吵得沸沸扬扬,可能是这些年秋水的弟子,在先辈们羽翼的庇护下安逸得太久,遇到一丁点血腥便有些接受不了了。

        “终究不过是仙府之间弱肉强食,杀与被杀这件事情。”

        大概是因为自幼诅咒加身,对于这威胁生死之事看得淡了很多。

        将水挑到了山顶。

        李云生从厨房拿出一个瓢来,给屋前的花草,还有那株只剩下残骸的老槐树浇水。

        “李云生。”

        当他浇好水,准备把水桶放进厨房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男子的声音。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李云生拿瓢的手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警觉的神经在一瞬之间紧绷了起来。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他的神魂,根本没察觉到这个人上山。

        “赵玄钧师兄?”

        来人正是玄武阁赵玄钧。

        看清楚来人,李云生紧绷的神经放松了许多,但是内心依旧满是骇然,他对自己的神魂非常自信,只要不是像大先生这种级别的修者,他不可能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有事吗?”

        将手里的瓢放进水桶中,李云生直起身子问道。

        “不请自来,叨扰了。”

        赵玄钧脸上虽然微笑着,但眼神着却同样闪过一丝诧异。

        因为赵玄钧发现,就在刚刚,自己喊了李云生一声之后,面前的李云生身上忽然涌出了一股野兽般气息,虽然这李云生当时还背对着自己,但是同为修者,他能看出来李云生的身形,已经做好了厮杀的准备。

        经管他一直对这个在白云观务农的小师弟另眼相看,但对方不经意之间显露出的此等姿态,还是让他有些吃惊。

        “受人之托,帮忙送两样东西过来。”

        他拿着一个长长的木匣子,跟一个小锦盒走到李云生跟前。

        “这是?”

        看着这两件东西,李云生一脸的疑惑。

        见李云生一脸疑惑,赵玄钧直接打开木匣子。

        里面是赫然是一柄寒气凛然的长剑。

        “青鱼?!”

        李云生自然认得这柄剑。

        “是小满师姐让你送过来的?”

        他问道。

        “嗯,她走的匆忙,又怕你不收,就托我送过来了。”

        赵玄钧点头道。

        “麻烦师兄了。”

        李云生双手接过木匣跟小锦盒。

        “这又是什么?”

        李云生看着那小锦盒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她给我的时候,让我不要打开。”

        赵玄钧摊了摊手。

        “我这小表妹,待你比待我好多了。”

        他一脸苦笑道。

        “玄钧师兄你怎么没跟小满师姐一起走。”

        李云生有些好奇地问道,先前桑小满跟他提起过,因为桑家在炎州遇到了一些事情,还有不想搀和仙府与秋水之间的浑水,这次桑家家主几乎把桑家的子弟都带回去了,据说还带走了一批秋水的弟子。

        所以李云生才会这么问。

        “前些日子我也一直在犹豫是不是要走。”

        赵玄钧的目光看向旁边的风景。

        “不过昨天之后我终于不用犹豫了,我决定还是留在秋水。”

        他笑着重新把目光看向李云生。

        “你大概也听说了吧,玄武阁有几名弟子死在了烽台山的事情。”

        他接着说道。

        “嗯,听说了。”

        李云生点点头。

        “这其中有我一位好友。”

        赵玄钧原本明亮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此仇不报,我有何颜面回炎州。”

        他冷冷的说道。

        “云生兄,珍重。”

        说完他面无表情地冲李云生做了个揖,然后转身往山下走去。

        “替好友报仇……”

        望着赵玄钧离开的背影,李云生忽然发起呆来。

        “若是,死了的那几位弟子中,有一位是我的好友……或者说,是我几个师兄,我会怎么办?”

        对于这次秋水弟子被杀这件事,李云生还是第一次联想到这个上面。

        “如果真是这样,我还能轻松的认为这‘终究不过是仙府之间弱肉强食,杀与被杀这件事情。’吗?”

        他像是陷入了一个巨大思索漩涡之中。

        “我会杀了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耗尽我的寿元,牺牲我的性命。”

        沉默了许久。

        在李云生的心底出现了这么一个答案。

        “老六!”

        突然山下一个响亮的声音,将李云生拉回到现实中来。

        这粗犷的声音,一听就是李长庚。

        “到观里来,师父有事情找你!”

        只听李长庚接着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