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人祸

第一百九十七章 人祸

        将赵玄钧送来的东西放进屋子里,锁好门,李云生便下山了。

        “刚刚那是凌云阁的赵玄钧吧?”

        等在山脚下的三师兄李长庚看了看赵玄钧离开的方向问道。

        “嗯。”

        李云生点点然后头问道:

        “三师兄你也认识他?”

        “前一阵子观里观里交易了一批仙粮,就是他跟着护送的。”

        李长庚回答道。

        “他很不错,很强。”

        他补充了一句道。

        自己这个三师兄李云生很清楚,性子高傲耿直,能从他嘴里说出来个不错,说明这赵玄钧确有过人之处。

        这也间接证实了,先前李云生在刚见到赵玄钧时候的感觉。

        “三师兄何出此言?我看他至多也就是灵人境。”

        李云生故意这么说,想要从李长庚口里套出一些话来,他只知道赵玄钧给他一种压迫感,却不知道这压迫感到底从何而来。

        “这你就不懂了吧。”

        李长庚颇为得意的勾住了李云生的肩膀。

        “边走边说,老头子等急了要骂人的。”

        他指了指前面的路道。

        “好。”

        李云生点点头仍由他搭着。

        “在这十州仙府,境界只不过是判断修者强弱的标尺之一,境界这种东西,真人以下只要你仙脉资质不是太差,够刻苦,活得够久,多吃些仙粮,总能爬上来。”

        李长庚开始堪堪而谈。

        “但是有些东西就不一样,比如十州有几个世家与生俱来的血脉天赋,比如宗门秘宝,还有那根本无从教起的对术法跟天道的领悟,这些都是判断修者强弱的标尺,其实这些以后等你出师了,多在十州仙府行走也就明白了。”

        “那赵玄钧师兄强在哪里?”

        李云生直接问道。

        “我说的这几点,他都占了。”

        李长庚拍了拍李云生的肩膀。

        “这就是命,人与人的机缘从来就没有公平而言,你也不用羡慕他。”

        他似乎是想要宽慰一下李云生。

        “不会。”

        李云生笑着摇头。

        “能来白云观,能被师父收留,还能碰到师兄你们,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好的机缘。”

        他很认真的说道。

        这并不是李云生恭维或者违心的话,他的的确确一直就是这么认为的。

        “不错!”

        李长庚咧嘴大笑。

        “我们老六就是会说话,那赵玄钧虽然不错,但自然比不上我们老六,单凭会做菜这一点就甩了他好几条街。”

        他揉了揉李云生的脑袋道。

        “老六你好像长高了不少。”

        “是吗?我还没量过。”

        “你以前脑袋只到我肩膀这里,现在都到我下巴了,再长个一两年恐怕都要有我这般高了。”

        “哪里长得那么快?”

        “你师哥我说能长就能长!”

        “也不用长那么高。”

        ……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很快就到了白云观门口。

        此时观里正忙成一团。

        看到这幅景象,李云生也不意外,最近正是春耕农忙的时候,仙田较之普通田地又娇贵许多,有时候只要浇的水稍微多了一些,这块仙田可能就毁了,更不要说那些肆虐的妖虫了。

        白云观掌管着秋水几万亩仙田,这个时节有多忙,可以想象。

        不过话虽如此,因为白云观几百年来培养了许多能干的庄户,所以只要不遇到一些特殊灾害,这些庄户基本上都能处理得过来的。

        “师父老六来了!”

        还没进门,李长庚就冲着杨万里的书房大喊了一声。

        “知道啦,你师父我还没聋,叫那么大声……”

        书房里杨万里不满的嘀咕道。

        “咦?大师兄、二师兄?”

        一进门李云生看见张安泰跟李阑也在。

        不过两人此时正战战兢兢地站在杨万里旁边,就像是没看见李云生跟李长庚一样。

        “师父。”

        他看师父杨万里似乎脸色不对,就没有冲两人打招呼。

        “你先等一下。”

        坐在书桌旁的杨万里,认真地翻阅着手里的小册子,头也没有回道。

        这小册子李云生也有一个,这是杨万里给他们记录各处仙田状况用的,李云生目前负责的仙田不多,所以这小册子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是空的。

        现在杨万里翻阅的,毫无疑问,是李阑跟张安泰的。

        过来一会儿,杨万里将两本账本都看完了才抬起头来。

        “短短一个月,就废掉了近百亩仙田,照这个速度下去,今年我们很可能颗粒无收。”

        他皱着眉头看向李阑跟张安泰道:

        “老大老二你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从翻地下种,到施肥浇水,我每一步都派信得过的人看着,今天既无天灾又无虫祸,我实在想不出是什么原因。”

        张安泰一脸无奈道。

        听了一会儿两人的对话,李云生才算明白过来,原来是白云观的仙田出现了问题,短短一月之间,仙田之中种下的作物尽数暴毙,而张安泰完全找不到原因。

        “你呢?”

        杨万里看向李阑。

        “不是天灾,那便只能是**了。”

        沉默了一会儿,李阑如实道:

        “看样子是有人偷偷在我们仙田里动了手脚。”

        闻言杨万里看了一眼李阑,然后将两本小册子递给二人道:

        “既然是**,你们就把那个人找出来。”

        说完他又看向李长庚道:

        “这段时间不太平,你下山去找老四老五,跟着他们,顺便让他们查查最近仙府有谁在打我们的注意。”

        “嗯!”

        李长庚重重的点了点头。

        跟几个师兄交代完,杨万里的目光落到了李云生身上。

        “明天我们有一批仙粮要运出秋水,原本准备让你这几个师兄押送的,不过现在你看到了,我根本腾不出人手,所以才把你叫过来。”

        杨万里说道。

        “师父想让我押送?”

        李云生问道。

        “嗯,秋水的规矩,押送万斤以上的仙粮必须有我白云观的弟子在。”

        杨万里将一个乾坤袋递给李云生。

        “这袋子只有白云观的弟子能打开,你只需保管好这个乾坤袋,倒时候交道货主手里即可,别的你不用担心,会有朱雀阁跟玄武阁的弟子跟你同去,他们会负责你的安危。”

        他解释道。

        “那我是要把这仙粮送到哪?”

        接过乾坤袋,李云生看向杨万里问道。

        “辽城。”

        杨万里神色平静的回答道。

        不过听到这个名字,李云生一旁的几个师兄,脸色却瞬间大变。

        “怎么会是那里?”

        李阑皱眉道。

        “前几天凌云阁的那几名弟子就是在去那里的路上被害的,让老六去……不好吧。”

        张安泰也有些吃惊道。

        “我们跟辽城的交易本就有两笔,先前凌云阁的弟子送去的是百草堂的一批丹药,若是因为几名弟子遇害,就放弃交易,以后仙府还有谁愿意跟我们秋水做生意?”

        杨万里摆了摆手。

        “你们就不用瞎操心了,这次凌云阁弟子被害之后,没有哪条路比去辽城的这条更安全,凌云阁的弟子们早已跟发了疯一样在哪条路上找寻那行凶之徒了。”

        他苦笑道。

        “不过,你若当真不愿意去,为师也不难为你,我再想办法。”

        杨万里又接着道。

        “不用。”

        李云摇了摇头。

        “我去。”

        他面色平静道。

        这件事情,杨万里他们当真多虑了,因为李云生从来就没想过要拒绝。

        看到李云生都答应了,张安泰他们也就没再说什么,反而因为李云生如此爽快的答应而感到开心,他们自然不想要一个胆小如鼠的六师弟。

        “老六,万一真有什么事情,就躲到后头,先让玄武阁的人当着,用行云步跑回来,保命要紧,这不丢人。”

        尽管如此,张安泰还是一脸严肃的叮嘱道。

        “有你这么当师哥的吗?”

        杨万里拿起烟杆在张安泰头上敲了一记。

        说完他从口袋里掏了掏,拿出一小瓶白酝酿道:

        “如果跑得没力气了就喝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