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任务

第一百九十八章 任务

        同一天的朱雀阁。

        最近这段时间,大概是朱雀阁刘玉环最开心“解气”的一段日子,因为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加入了厌恶、谩骂牧凝霜的队伍,她觉得胸中的那口因为牧凝霜而生出的恶气,总算是抒发出来了。

        这件事情,她自认为做的极好、极妙。

        在编造关于牧凝霜跟李云生的流言蜚语时,她并没有歇斯底里地一口气将牧凝霜逼到墙角,她选择的是一点一点的,利用阁内长老向众弟子授课,以及外出活动空档,先是春风化雨般细润无声地,向师姐妹们有意无意的说起当日在黑水崖的见闻。

        而后又向另外一拨人,散播她编造的半真半假的言语。

        就这么不到半月的时光,不光是朱雀阁就连其他福地都散满了这些流言蜚语。

        精彩的是,这一拨拨人听到的截然不同,但是都指向牧凝霜跟李云生的流言,在有意无意的碰撞到一起的时候,原本许多不大信服的人,在对方口中关于牧凝霜的另一段传闻的佐证之下“言之凿凿”了。

        古人说三人成虎,而刘玉环觉得自己比这做的更绝。

        眼看着自己编造的谎言,变成了口耳相传,言之凿凿的事实,刘玉环心中的自得就不必言说了。

        这件小事能够发酵成现在人尽皆知的地步,其实还要跟牧凝霜以及李云生的忽视有关。

        李云生这段日子,每日除了下地就是修炼,何不争那些繁琐的杀人术就不必说了,之后还又跟着周伯仲学剑,时间掰成两份用都不够,哪里还会去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而且白云观原本就有些闭塞,传到那里的时候,这些流言其实就已经有些变味了,李云生几个师兄又都是一些看得很开的人,对这种事情先不说信不信,就算是信了也只会哈哈一笑。

        而牧凝霜则是那种连周遭目光都不会在乎的人,自然不会在乎这些根本不是事实的流言蜚语,她顶多只会疑惑这些同门为何放着好好修炼的时间不珍惜,反而在这里七嘴八舌的浪费时间。

        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惊动了副阁主芷兰师叔,恐怕牧凝霜到现在也没意识到它有多严重。

        前几日,见到芷兰师叔,将牧凝霜特地留下来,刘玉环差些没有哭出来。

        不用去想,她也知道那芷兰师叔将牧凝霜留下来是要说什么。

        在她看来,就算那芷兰师叔这次不会对牧凝霜有何惩处,也至少让她心里对牧凝霜产生了一丝嫌隙,这样一来只要下一次牧凝霜哪怕再犯一点小错,势必都会让芷兰师叔大怒。

        就算最后还是不会将牧凝霜驱逐下山,至少也不会重用于她。

        要知道,在在刘玉环看来,牧凝霜对她做的最卑鄙的一件事情,就是在那次比试的之时,用为人不耻的手段暗算了她,最后靠“踩”着她的脑袋得到了芷兰师叔的赏识,亲自收了那牧凝霜作为关门弟子。

        “如果不是你用了那卑鄙无耻下三滥的手段,如何能够胜得了我?如果那次胜的是我,那成为芷兰师叔关门弟子肯定也是我!牧凝霜!你既然这般歹毒地毁了我一生!我就让你这辈子都污秽缠身。”

        朱雀阁的一间给弟子分发任务的厅堂,刘玉环一面等着派发着新任务,一面咬紧牙关愤狠地想到。

        其实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刘玉环心里是非常满意的,她甚至想着不用等到跟施文轩在下次任务中配合,再过一段时日就能让牧凝霜颜面扫地,到时候朱雀阁自然就容不得她。

        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

        自己的计划,因为凌云阁几名弟子的遇刺而突然搁浅。

        因为这件事情,秋水再也没有人关系牧凝霜的那些绯闻艳事,转而都去议论这几名弟子遇刺的事情。

        朱雀阁也不例外,几名掌门师叔,这几天都没心思管理阁内事务,有事没事的往秋水峰跑。

        于是刘玉环苦心经营到这般田地的局面,几乎就要前功尽弃。

        不过好在,这时候,一直在玄武阁按兵不动的施文轩终于给她消息了。

        “务必让牧凝霜接下护送白云观仙粮的任务。”

        看着施文轩今天中午给她送来的纸条,刘玉环只觉心里安定了许多。

        这纸条上虽然没有明说,但她很清楚,施文轩是准备早任务里直接“吃下”牧凝霜。

        其实,这并不是刘玉环想要结果。

        倒不是因为她“于心不忍”。

        只不过是她不想看到施文轩跟牧凝霜搞在一起,无论施文轩出于哪种目的,作为一个女人,对于这个她某种意义上的男人,一直惦念着另一个女人这件事情,而且是她极度厌恶的女人这件事情,心里上总是过不去的。

        但是这次自己的计划因为意外搁浅这件事情,让她心里有了紧迫感,她总觉得再不快点把牧凝霜这个女人拉进“深渊”,以后随着她日益被重要,自己恐怕很难再有机会了。

        她对牧凝霜的怨恨,已经超过了对施文轩的占有欲。

        “师姐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突然,一个冰冷的没什么感情的声音从刘玉环的身后传来。

        只见不知何时,牧凝霜站在了刘玉环的身后。

        “接那个任务,任务好处归我,你当日辱我之事,我从此之后既往不咎。”

        刘玉环指着那堵发放任务的告示墙上那张刚刚贴上去的任务告示。

        “我已经跟芷兰师叔告了假,过几天我会闭关半年,最近不会再接任务。”

        牧凝霜扫了一眼那告示,再看了一眼那刘玉环,然后面无表情地转头就走。

        她这番话倒也不是推辞,她的确跟芷兰仙子告了假。

        那日芷兰仙子因为那些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语的事情找了她,她不想辩驳,也不知道怎么辩驳,就向芷兰仙子告了假,要求闭关辟谷半年。

        现在的弟子,已经少有吃得了辟谷闭关这种苦的,所以牧凝霜的这个举动虽然笨拙,但无疑是对外面那些流言蜚语最好的回应。

        “闭关?!”

        牧凝霜的这个回答,直接让刘玉环愣住了。

        她从未想过,牧凝霜会以闭关作为她那些流言蜚语的回应,但这却又是万中无一的回应,闭关这件事情既能平息外界的流言,又能赢得掌门师叔的欢心。

        她甚至可以想象,牧凝霜闭关突破出来之时,必将受到芷兰师叔的重用,倒时候自己那几句半真半假的流言蜚语根本不可能动得了她。

        “凝霜师妹!”

        她突然不管不顾地叫喊了起来。

        “你不接这个任务,是害怕与那白云观的李云生撞见吗?你这样做,让我们这些平日里,在门派内帮你辩解的师姐妹何以自处?你连那李云生都不敢见,这以后如何向其他福地弟子辩解你的清白?”

        虽然她知道这激将法可能起反作用,但是刘玉环已经再也想不出留下牧凝霜的办法了,今天要是不把她留下,等她闭关半年,自己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李云生?”

        在一众朱雀阁弟子的瞩目中,牧凝霜转过头皱着眉看向刘玉环。

        其实她并没有向刘玉环那样想那么多,她从未在意过那些流言蜚语,更加不会因为任务中有李云生而避嫌不接,她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这任务中有李云生。

        牧凝霜没有理会刘玉环,径直走到那张告示前面,仔仔细细的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她刚刚没有答应刘玉环,只不过是因为她真的决定闭关一段时间,在她看来这只不过是她早就决定了要做的事情。

        “居然是送东西到辽城,岂不是要经过‘烽台山’?”

        看着那任务告示的内容,牧凝霜秀眉紧蹙。

        这几天关于凌云阁弟子遇刺的事情,她也听说了,那几名弟子遇刺的地方正是在烽台山。

        她想了想转过头。

        “师妹,就算是为了给我们这些帮你说话的师姐妹争口气,你也要去啊。”

        刘玉环走到牧凝霜跟前,一脸语重心长地说道。

        “去不去是我自己的事情,师姐你不用操心。”

        面对刘玉环这假惺惺的面孔,牧凝霜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就径直走到任务等级的地方,递上自己的腰牌道:

        “去辽城的任务帮我登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