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下山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下山

        尽管知道这次去辽城押送仙粮的任务,肯定会有其他福地弟子跟随护卫,但是在出发之前李云生依旧细心的准备了一番。

        他带上了两套神机鹤唳符跟一套神机飞剑符,另外还有一套改进过的神机鹤唳符,这套神机鹤唳符的不同之处在于,这其中的每一张符箓都是丹青符,每一张符箓的品阶也提升了一级。

        别看只是提升了一级,威力较之最初的神机鹤唳符高了两倍不止。

        而那独有的一套神机飞剑符,虽然品阶跟未改进过的神机鹤唳符一样,但是相较而言神机鹤唳符更适合用来逃命,而神机飞剑符则完全是为了破敌而生,这初级飞剑符虽然无法跟那真人的飞剑相媲美,但是破开一个灵人境修者的防御还是轻而易举的,甚至出其不意之下能够伤到真人级别的修者。

        当然,这些都是玉虚子说的,而李云生因为舍不得浪费符箓,只是对着林中大树尝试过一次,只知道这一道飞剑符劈开一颗四五人合抱粗细的大树完全没问题。

        如果只单单那它跟神机鹤唳符做对比,那应该比神机鹤唳符强许多。

        除了神机符,李云生其他的乱七八糟的符箓也带了许多。

        在黄鹤楼查阅四品以下的各类符箓还是比较容易的,这些符箓,都是李云生闲暇时,自己买来符纸边学边画的,因为有魂火石补充神魂损耗,最近这种二品三品的符箓,他还是敢画一些的。

        也不是第一次出远门了,不过李云生还是十分仔细的把要带的东西都写了下来,然后一件一件的清点好放进自己的乾坤袋里。

        除了防身的,李云生还带了一些自己做的馒头干粮,以及消暑的酸梅汤,另外杨万里那一小瓶白酝酿也带上了。

        等这一切收拾妥当,李云生的视线却被书桌上那一个长长的木匣子跟小锦盒吸引住了。

        小锦盒没拆,李云生不知道桑小满在那里面放了什么,但是那木匣子里放着的东西,李云生确实知道的。

        那是昨天赵玄钧给他送来的名剑青鱼,这柄曾经秋水赫赫有名常念真人的佩剑。

        此刻李云生正在犹豫,是不是要带着它。

        说起来这青鱼还是李云生当初帮桑小满下棋赢来的,现在桑小满赠还给他也算合情合理。

        这青鱼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李云生面前了,之前桑小满就亲自给李云生送来过一次,之后在一夜城,李云生更是拿着这青鱼一剑斩了四名鬼差,他跟这青鱼某种意义上算是颇有渊源了。

        不过即便如此,不知道为何,李云生的神魂对着青鱼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依旧极其抵触。

        这种感觉,就像是那从不沾荤腥的人,被逼迫着大口吃肉一样。

        所以每一次,李云生拿起这青鱼,都要在心里挣扎一番。

        “老六,该走了!”

        忽然,李阑的声音从山下传来。

        他来催李云生下山了,看起来秋水前往辽成的队伍已经动身了。

        “来了!”

        几乎是在李云生回应山下李阑的同一时间,他从墙上拿下一块平时用来包裹杂物的麻布,然后将剑匣中的青鱼取出来用麻布包裹着背在背上。

        李阑的这一急促的催促声让李云生拿定了注意,最后决定还是带上青鱼。

        他有感觉,这一趟辽城之行不会十分太平。

        原本他是可以去白云观领拿一把别的剑的,不过因为有前车之鉴,对于修习秋水剑诀的李云生来说,普通的刀剑基本上用不了一次,这也是上次他为何特意去问孙老他们借剑的缘故。

        下了山,李云生一眼就看见了靠在树下等着自己的二师兄李阑。

        “二师兄你不是还要去查仙田被毁的事情吗?”

        李云生一边走了过去,一边随口问道。

        “我刚好顺路下山,看到玄武阁有弟子来叫你,就打发他先走了,让他们在山下等你。”

        李阑笑着走到李云生跟前。

        “麻烦二师兄了。”

        李云生谢道。

        “你怎么老是这幅客客气气的模样。”

        李阑拍了一下李云生的脑袋。

        “我跟你说啊,你对山下玄武阁朱雀阁那帮小兔崽子可不要这么客气!”

        他接着道。

        “为何?”

        李云生不解道。

        “你待他们客气,他们定然以为你好欺负,说不得这一路上让你做这做那。”

        李阑白了一眼李云生道。

        说起来,李云生虽然下山的次数不少,不过大多数时候是跟着几个师兄,这次跟着其他福地的弟子出远门还真是第一次,这也难怪李阑不放心,还要专门过来叮嘱一下。

        “嗯,我明白。”

        李云生点点头,认真的说道。

        看他这认真的模样,李阑哈哈一笑,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锦囊递给李云生道:

        “拿着!”

        “这是?”

        看着这锦囊,李云生有些疑惑。

        “我以前在秋水门那些老头子那里骗来的一株隐匿身形的灵草,据说打开之后半柱香之内就算是先天真人级别的修者,如果不是刻意用神魂探寻,也很难发现你的踪迹,不过只能用一次,用了这灵草就枯了。”

        他一边挠着头,一边觉得有些可惜道。

        “既然这么贵重……”

        “拿着吧,这东西对我来说没多大用处,而且这只是给你以防万一逃命用的,假若这一路上并未凶险,你到时候再还给我便是。”

        不等李云生拒绝,李阑就打断了他道。

        “那,多些二师兄……”

        “说了,不要这般客气!”

        李阑又敲了一下李云生的脑袋。

        “咦?”

        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李云生身后麻布包着的青鱼上,不过他只是停留了一下,然后又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样将头转了过去道:

        “走吧,他们估计要在山下等急了。”

        “嗯。”

        李云生点点头。

        “你知不知道,朱雀阁姓牧的丫头这次也在押送的队伍里?”

        “不知道。”

        “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

        “真不知道。”

        “说谎可不好。”

        “我没有。”

        两人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一边下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