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章 山下

第二百章 山下

        秋水门西面山门门口,一队人马在那里正整装待发。

        这西面的山门颇为简陋,只是在一条蜿蜒而上的山路小径入口,设了一间凉亭。

        大约是这些年过惯了太平日子,这间凉亭里多数时候是没人的,直到最近才又重新安排门内弟子轮守,轮值一天便是一个功德币,一些新入门的弟子还是很乐意干的。

        不过像是今天这样坐得满满的景象倒是没见过。

        这次护送仙粮前往辽城的依旧是玄武阁、朱雀阁跟凌云阁三处福地的弟子。

        三处福地凌云阁来的弟子最多,这次一共来了五人,据说当初放榜的时候还有更多凌云阁弟子想要过来,只不过被阁主萧逸才拦下了,最后才选了这五名弟子。

        萧逸才选的这五名弟子,并不是诸多弟子中实力最强的五人,都是一些心性沉稳相互之间配合默契的弟子。他之所以这么做,只不过是害怕万一真的遇上了上次行刺的那帮人,这些弟子会在冲动之下乱了阵脚。

        所以这五人的名单中并没有赵玄钧,不但没有赵玄钧,萧逸才为了让赵玄钧冷静下来,直接将他关进了面壁崖,拜托白园这段时间代为看管。

        虽说这五人在凌云阁中算不得最强,但其实也弱不到哪里去。

        凌云阁这五人中为首的弟子名叫薛朗,是凌云阁五人中实力最强修为最高的弟子,同时年纪也是最大性格也最沉稳。薛郎的实力在凌云阁所有弟子中,能够排入前三,目前已经踏入真人境。因为为人不张扬,所以在秋水中名声不显。

        而另外四名弟子,分别是贺子石、云鸿熙、路高义、袁飞雨。

        贺子石的实力在四人中仅次于薛琅,他的修为虽然只是灵人境,但是一手凌霄剑让他在凌云阁同辈弟子中罕有敌手。

        云鸿熙、路高义、袁飞雨这三名弟子,无论修为还是对于剑术在凌云阁弟子中,都只能算是中上。萧逸才之所以会选他们,只不过是因为这三人在平日里配合默契,是秋水门中少有的三人便能组成剑阵的弟子,这三人若是不出差错,结成剑阵之后足以对付一名真人境的对手。

        相比凌霄阁,玄武阁这次来的人就要少很多,只来了两人。

        一人正是李云生曾经见过的施文轩,另外一人跟李云生说起来交情也不浅,正是当初跟着朱皓轩在黄鹤楼堵住李云生的秦琅。

        玄武阁这次虽然只来了两人,但其实也挑不出来什么毛病。

        施文轩在玄武阁的实力不低,秦琅弱了些但好歹在去年也踏入了灵人境,若是在平日里玄武阁派出这两个人,只是为了护送几万金仙粮,只怕门内都会有人说是小题大做。

        朱雀阁来的人也不少,除了牧凝霜跟刘玉环,还有赵夜莲跟赵铃铛两姐妹,四人的实力除了刘玉环都不算弱。

        所以这么一大帮子人护送几万斤仙粮,要是放在往常简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在几名弟子身死之后,依旧派人前往辽城完成跟辽城的交易这件事情,在哪怕秋水弟子眼中,本身就是一件不容易理解的事情。

        秋水之所以会这么做,只不过是在做给辽城以及秋水其他的附属城池看,让他们明白秋水还是以前那个没人敢侵犯的秋水,秋水不会因为几名弟子就放弃哪怕一桩交易。

        说白了,这只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这一次去辽城,其实没有人相信,那帮刺杀凌云阁弟子的匪徒还在,那条通往辽城的路此刻比任何时候都要安全。

        很明显,没有人敢在秋水盛怒之下动手。

        “这李云生真是好大的排场,让这么多师兄等这么久。”

        等得不耐烦的秦琅皱着眉头道。

        当初李长庚的两扁担,让秦琅对这个李云生一直记忆犹新,去年伤好了之后为了雪耻,每日除了修炼就是修炼,终于让他在一年之内突破了灵人境界,总算恢复了他那让李长庚一扁担打碎的自尊心。

        “秦琅师弟,你好像认识这李云生啊?这些日子,老是听你们谈起,我对这个人还真有些好奇了。”

        施文轩有些好问道。

        他说话的时候,目光却有意无意地往牧凝霜那里瞟了几眼。

        “一个仗着几个师兄有些实力,狐假虎威的家伙罢了,到了秋水这么久连个上人境都没有突破,白白浪费了我秋水那许多仙粮。”

        尽管突破到了灵人境,这秦琅对李云生的怨恨依旧没有消减半分。

        “咦?”

        施文轩一脸疑惑。

        “为何我听到的是,这李云生仪表不凡,天资卓绝,就连凝霜师妹都对他刮目相看?”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向牧凝霜。

        “没想到,施师兄也会信这些以讹传讹的话。”

        没等牧凝霜回答,一旁的赵夜莲抖了抖手上的葡萄头也不抬的冷笑道。

        她将一颗葡萄剥了皮送到赵铃铛的嘴边。

        这么大庭广众之下,被赵夜莲喂食,让赵铃铛显得有些羞涩,犹豫了一下才一口咬住那颗葡萄。

        “哦?”

        那施文轩倒也不恼,只是一脸好奇的看向赵夜莲。

        “师妹这么确定是以讹传讹,难道是知道内情?”

        他一脸不解的问道。

        “这李云生秉性如何我不清楚。”

        赵夜莲拍了拍手,抬起头看着施文轩。

        “但我师妹牧凝霜的个性我可清楚的很。”

        她一把勾住牧凝霜的肩膀。

        “我家小师妹,平生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脏兮兮的臭男人!”

        她冷冷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