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一章 去辽城

第二百零一章 去辽城

        这赵夜莲愿意站出来帮牧凝霜说话,倒不是因为跟牧凝霜关系很好,其实牧凝霜跟朱雀阁每个弟子关系都差不多,除了刘玉环这种无形中交恶的特例,基本上都是不咸不淡。

        赵夜莲这么做,完全是本能地看不惯玄武阁的两个大男人,合起来欺负朱雀阁的一名女弟子。

        加之她原本就是个急躁的性子,在这里等了这么久,早就有些坐不住了,施文轩刚刚那番话,无疑是让她急躁的情绪有了个发泄的地方。

        “夜莲师妹误会了,我这原本就是一句玩笑话,哪里会真的信了这些捕风捉影的流言蜚语?”

        那施文轩连忙解释道。

        他早就听说这赵夜莲是个小辣椒一般的性子,所以也不想在这里与她争辩些什么,毕竟这一路还很长。

        “文轩师哥不信就好。”

        见到施文轩示弱,赵夜莲脸上满满的一副打了胜仗的表情。

        她这个人的性格,冲动起来连阁主都敢顶撞,但是只要你愿意顺着她的性子说话,她那满腔的火气自然就消了。

        果不其然,她没有继续跟施文轩争执下去,而是接着又开始给赵铃铛喂葡萄。

        不过一旁的刘玉环,看着眼前赵夜莲两姐妹,却是满脸的阴郁。

        这次的计划,有施文轩暗中接应,在她看来可以算是十分周全,但唯独眼前这两个人完全是在她计划之外的。

        她怎么也没想到,在她跟牧凝霜接下这个任务之后,赵夜莲跟赵铃铛这两人仍旧执意要求加入这次去辽城的队伍。

        而更加让她没想到的是,芷兰师叔还答应了。

        芷兰师叔会答应这两人,这绝非一个正常的举动,这赵夜莲跟赵铃铛都是炎州赵家的人,朱雀阁断然不敢让这两个人置身与险境之中,哪怕这个险境只不过是以讹传讹名不副实,日后也会让朱雀阁在赵家那边落下口舌。

        除了这一点,刘玉环之所以对这两个人的加入很不安,还是因为整个朱雀阁,就这两姐妹对牧凝霜有些好脸色,若这两个人见到牧凝霜遭遇不测,刘玉环敢肯定她们绝对会出手。

        这不是刘玉环想看到的。

        而且还有一点,就是两姐妹的实力不俗!

        尽管这两人阁内比试排名并不靠前,但是刘玉环曾经偷偷查阅过两人比试的记录,发现这两人来朱雀阁之后就少有败绩。

        最恐怖的是那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赵铃铛,在朱雀阁的记录的档案中,她一次都没有输过。

        “谢谢师姐。”

        在场内争论平息了之后,一直默不作声的牧凝霜,在赵夜莲身后小声道了一声谢。

        这一声差些把赵夜莲手里的葡萄吓得掉了下来。

        不过等赵夜莲转头去看牧凝霜的时候,发现她又恢复了那事不关己的模样,在那里抱着一本剑谱埋头苦读着。

        “这丫头真古怪,有话就不能大大方方的说吗?”

        赵夜莲摇头苦笑了一下。

        “你葡萄塞进到我鼻子里去了!”

        就在赵夜莲走神的时候,手里给赵铃铛喂的葡萄塞错了位置。

        赵铃铛这一声惊呼,引得凉亭中的众人一阵哄笑,就连那五名一直满脸严肃的五名凌云阁弟子,此时都由得咧嘴一笑。

        “先不说最近那些流言蜚语。”

        笑声过后,凌云阁的贺子石皱起了眉头。

        “这李云生明知我们这么多人在等他,为何还会如此拖拉?”

        他声音不大地冲薛朗说道。

        “你我迥然一身,带好兵器就好,他可是还得去拿仙粮,自然比你们要多费一些时间。”

        这薛朗果然如同传闻中的一样,为人极其温和,明明在这一行人中,辈分修为最高,却没有丝毫的架子,甚至愿意帮没有见过一面的李云生开脱。

        “反正我是看不惯这小子。”

        贺子石撇着嘴哼了一声,看起来有些小孩子脾气。

        不过如果按照年龄来算,这贺子石确实还是个孩子,他入门虽然比李云生早很多,但是年纪却比李云生还要小一岁。

        “来了来了,子石师兄你看不惯的那小子来了!”

        两人话刚落音,就听到一旁的云鸿熙指着下山的小路喊道,只见那山道上有个人影在慢慢走下来,正是让他们等了许久的李云生。

        这云鸿熙跟贺子石完全相反,明明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样,年纪也不小了,却是一个孩童般的心性。

        刚听贺子石说看不惯李云生,立刻不假思索的嚷嚷了出来。

        “你是猪吗?!”

        贺子石狠狠地拍了一下云鸿熙的大肉脑袋,虽然他年纪比云鸿熙小,但是因为入门早,对这年长的云鸿熙完全是一副大师哥的模样。

        “薛师兄,他又说我是猪!”

        云鸿熙拿他那小胖手指着贺子石道。

        “好了好了,收拾一下你们的东西,准备赶路了。”

        薛朗有些哭笑不得道。

        就在两人争吵间,李云生已经到了山下。

        凉亭里坐着的人也都站了起来。

        李云生晚来这么久,要说众人还能笑脸相迎,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所以当李云生面对这一群板着个脸的师兄时,其实早就有了心里准备,他原本可以再快些,不过一路上被二师兄拉着他说话,一直到两人分开才加快了些脚程。

        “让几位师兄久等了。”

        李云生满脸歉意地说道。

        “别,我们可受不起。”

        秦琅冷哼了一声。

        “仙粮在你们白云观手上,我们这些等是应该的。”

        他阴阳怪气地说道。

        之所以故意拿仙粮来说事,其实是因为当初他跟朱皓轩拦劫李云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白云观对玄武阁一粒仙粮也不给,因为这件事情,玄武阁那些同门没少埋怨秦琅。

        这秦琅举动施文轩看在眼里,不过丝毫没有上前阻止的意思。

        “云生小师弟也莫要自责,你来的不算太晚,正是我们约好的时辰。”

        眼见气氛有些尴尬,薛朗立刻笑意盈盈地站了出来。

        “大家都上马吧。”

        他接着转头跟负责护卫的人道。

        闻言秋水的众人纷纷上马。

        “谢谢薛师兄。”

        李云生自然看得出来,这薛朗是在替自己解围。

        “云生小师弟客气了,你大师兄张安泰于我是故交,你来之前他就跟我交代过。”

        薛朗依旧面带微笑道。

        “你上车吧,这次你只需负责拿好仙粮,其他的都交给我们,你什么都不用管。”

        他指了指旁边一辆刻满了符文的马车道。

        这马车李云生见过几次,是专门用来押送贵重物品的,所以也不废话直接钻进了马车。

        只是李云生没想到的是……朱雀阁的四位女弟子也同坐在马车里。

        ……

        “我以前还当那些人在胡说。”

        看见李云生上了马车,贺子石一脸不屑地说道:

        “原来这小子,真的连上人境都没有。”

        “贺子石,修为并不不等于一切。”

        薛朗第一次对贺子石板起脸,他狠狠地在贺子石脑袋上敲了一记。

        说完就直接跳上了那辆马车的车头,看起来这一路上是由薛朗亲自驾着这辆马车。

        “诸位,这一路请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务必将东西送到!莫要让一些人看我们秋水的笑话!”

        坐在马车上,薛朗敛去了脸上的温和厉喝道:

        “走了,去辽城!”

        说着扬起鞭子,在马背上狠狠地抽了一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