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三章 驿站

第二百零三章 驿站

        “你在看什么?”

        马车上,赵夜莲看见李云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走到窗户出往外面看一眼,然后再坐回来拿出笔在一张地图上勾画着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听说我们秋水的前辈为了给我们指路,在秋水跟烽台山之间竖了十几块很大的路碑,我有些好奇想看看。”

        李云生抬起头轻描淡写道,说着又埋头研究起手上的地图来。

        这秋水与烽台山之间,在太古之时就是一片沼泽,能够行走的路径少之又少,只要一不小心一脚踏错了陷入沼泽,立时便会潜伏在沼泽烂泥中的妖兽吞没。

        所以,自辽城成为秋水附属之地后,秋水门不但在这荒野沼泽之中铺了一条路,为了给来往的弟子指路,他们甚至在这一路上埋下了十几块高达百米的巨大路碑。

        这些路碑基座设有阵法,碑面上更是刻满了各类精妙的符文,既有震慑这沼泽下妖兽的功效,又能如同灯塔一般给人引路。

        之所以要这么做,还是因为从秋水到辽城的这片沼泽之地,一到午后便浓雾密布,根本分不清东西南北。

        有了这路碑之后,浓雾一起,路碑上的符文便会自动生出一道道流光,远远望去那石碑就像是一盏流光四溢的大灯,哪怕是浓雾再厚依然能够看见,所以秋水弟子自此再也不会在这沼泽之中迷路了。

        “没有起雾,那些路碑不过是一块普通的石头罢了,有什么好看的?”

        赵夜莲百无聊赖道,说完她拿出一副棋跟赵铃铛玩了起来。

        她说的没错,李云生他们今天经过这沼泽之时,很幸运的沼泽之中完全没有起雾,所以也用不上这些路碑了。

        能遇上没起雾的时候,李云生也觉得自己这一行人很走运,因为若是真的起雾了,这一路上无可避免的会遇上许多妖兽。

        虽然以他们这帮人的实力,这些妖兽构成不了什么威胁,但是至少会延误他们许多赶路的时间。

        借着这好天气的“东风”,一行人很顺利的在天黑之前到达了距离烽台山最近的那处驿站。

        这一趟交易并不是很急,没有必要冒着走夜路的危险,虽然辽城近在眼前,一行人还是决定在这一处驿站休息一会儿。

        “车上的大小姐们,我们到了,可以下车了。”

        马车随着两声马匹的嘶鸣声停了下来,不知道是谁冲着马车里的人嬉笑着喊了一声。

        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了一阵大笑。

        这人故意将“大小姐们”几个字说的很重,很显然是在讥笑马车里唯一的男子李云生,自从亲眼证实了李云生的修为确实连上人境界都没有,一行人自然而然的对李云生有了轻视之色。

        不过此时的李云生,却像是入了迷似地看着桌上的地图,一副苦思冥想的模样,完全没有听到外面的喊声。

        等他醒悟过来时,马车里就只剩下自己跟牧凝霜了。

        “我们到了。”

        见他抬起头,牧凝霜冲他点了点头。

        “你,刚刚怎么了?为何看着这地图发呆……”

        她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突然想到了一些别的事情。”

        李云生收起地图。

        “我们也下去吧。”

        他微笑道。

        “凝霜师姐,那张你传音符有没有戴着?”

        下车前,李云生突然转头问道。

        “带,带了。”

        牧凝霜先是一愣,继而点点头道。

        “那就好。”

        没有再说下去,李云生径直跳下了马车。

        此时秋水的一行人还在马车的旁边闲聊着,都没有进驿站。

        他们这倒不是为了等李云生跟牧凝霜,只是这一路颠簸有些乏了,乘着天色还早在这驿站的外面透透气。

        看着李云生跟牧凝霜两人一同走过来,秋水那些弟子的目光明显有些怪异。

        要是换做其他两人,恐怕在这些目光中,早就躲闪不及的散开了,不过这两人却偏偏都是那种丝毫不在乎旁人眼光的人,所以他俩依旧浑然不觉地并肩走向驿站的门口。

        “凝霜师妹,你磨蹭什么呢!”

        这时候,赵夜莲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过来,一把将李云生跟牧凝霜两人分开,然后径直挽住牧凝霜的手道:

        “听说这驿站里有温泉,你陪姐姐我泡一泡!”

        说完就拽着牧凝霜飞快走向驿站。

        “小铃铛,走!”

        “我才不要跟你一起,你就喜欢动手动脚的!”

        路过赵铃铛跟前时,她完全不顾小铃铛的阻挠,一把顺手拎起小铃铛。

        “虽然性子火辣了些,不过也是个好人。”

        看着赵夜莲风一样的身影,李云生笑了笑。

        他自然看得出,赵夜莲是在想着帮牧凝霜跟自己解围。

        被赵夜莲这么大吵大闹的一阵嚷嚷,众人的视线也从李云生身上挪开了,纷纷将马匹牵进了驿站的马棚拴了起来,然后走进了驿站。

        不得不说,秋水门很会做生意。

        他们连这处位于荒野沼泽中的驿站都没有放过,短短的几十年间将这一处小小的驿站,完完全全改造成了一栋酒楼,这驿站不但装饰豪华,酒食丰富,甚至在酒楼的后院,开辟出来一处温泉浴场。

        不过这个时候,正好是淡季,这驿站并没有多少旅客,虽灯火通明,但依旧掩饰不住里面的冷清。

        “云生小师弟,怎么不进去?”

        酒楼的门口,刚刚拴好马车的薛朗拍了拍李云生的肩膀。

        这薛朗的辈分资历,都要比李云生高很多,不过面对李云生时没有半点架子,虽然可能是因为李云生大师兄跟他相熟的缘故,但对后辈能做到这般地步,李云生心底着实钦佩,也有些明白他为何会是大师兄的好友。

        “我这就进去,薛师哥今天一路幸苦了。”

        李云生点了点头道。

        “薛师哥,以前可曾来过这处驿站?”

        刚要跨过门槛,李云生忽然停住脚步转头问道。

        “来过很多次了,云生小师弟为何问起这个?”

        薛朗也停止住了脚步。

        “这驿站跟你之前来过的那次,可有什么变化?”

        李云生接着问道。

        “并没有什么变化啊。”

        薛朗不解的抬头大量了一下这驿站。

        “你大师兄老是跟我说你心细如尘,我还当他是替你吹牛,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那薛朗忽然哈哈大笑道:

        “放心吧,到了这驿站,就等同于到了我们秋水地头,没人敢在我们秋水的地界放肆。”

        他拍了拍李云生后背,拉着他走进了驿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