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四章 温泉

第二百零四章 温泉

        能让这间小小的驿站,在短短几十年间变成一座酒楼,酒楼后院这一处天然的温泉功不可没。

        不止是秋水的弟子,其他仙府往来的修者跟商人,穿过这一处巨大的沼泽之后,无不精疲力尽,这一池温汤正好帮他们解乏。

        加之仙府这温泉,多少都流经过一些地底灵脉,因而温泉之中饱含了一些天地灵力,恰好弥补修者真元的损耗,一举两得。

        所以秋水这一行人,吃饭之前都不约而同的来到驿站后院的澡堂。

        “喂,云胖子,你怎么站在那上面还不脱衣服下来,怎地羞答答的跟个女娃娃似得!难不成你还真是个女的?!”

        澡堂之中忽然发出一阵哄笑。

        李云生到这澡堂的时候,凌云阁的几名弟子跟玄武阁的秦琅已经泡在了那温汤之中。

        只剩下云鸿熙跟他姗姗来迟。

        这男子之间,一旦坦诚相待,说起话来也就没了遮拦,见那云鸿熙扭扭捏捏的,于是贺子石一脸坏笑道。

        有人开了头,起哄的声音便开始络绎不绝。

        大约是看在他们今天幸苦的份上,薛朗只是在一旁闭目养神,仍由他们在那里闹着。

        “贺子石,你这个王八蛋,你,你不要瞎说!”

        云鸿熙脸色燥红。

        说完,见到李云生从后面走过来,直接和着衣服跳进了澡池,最后在澡池里把衣服给脱了。

        于是引来凌云阁那几名弟子一阵轻蔑的嘘声。

        没法继续拿云鸿熙开玩笑,这几个凌云阁弟子的目光又看向了李云生。

        他们看着李云生,李云生也同样奇怪的看着他们。

        李云生实在有些无法理解他们的好奇心。

        当然云鸿熙的扭捏,也是他无法理解的,所以他并没有迟疑多久,便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了下来,然后一件件仔仔细细折好,放在一旁的小木凳上,最后才转身走进浴池。

        不过他转身之后,浴池里的那些人,却不说话了,目光中透着讶异跟不解。

        其实,浴池里的那些人,想看云鸿熙脱掉衣服的样子,无非是想取笑他一身肥肉。

        他们把目光转向李云生的时候,其实也无非是想取笑一下李云生身体的单薄瘦弱。

        不过,此刻他们眼前看到的东西,似乎与他们想象的很不一样。

        李云生的身体确实单薄,但是并不瘦弱,这些秋水的弟子年纪虽然都不大,但是眼界还是有的,李云生的身体一看就是长期锻炼的成果。

        如果只是这一点,还不足以让惊讶,他们惊讶的是李云生身上那五道触目惊心的伤疤,修者的身体大多恢复得都很快,能够留下疤痕的伤,从来都不是简单的小伤。

        其实不是因为这些人那奇怪的目光,李云生都快把身上这五条因为换骨术造成的伤疤给忘记了。

        “呼……”

        泡在温泉之中,李云生舒服得长吁了一口气。

        “诶!”

        突然对面的贺子石拍了一下水面。

        “你那伤是怎么弄的?”

        他冲李云生问道。

        贺子石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最看不惯那些明明天赋很好,但却不肯努力的人,在他眼中云鸿熙就是这种人,所以时常会取笑他一番。

        于此相反,他对那种修为一般,却很努力的人怀有敬意。

        当他刚刚看到李云生身上那些锻炼的痕迹,还有那一身的伤的时候,对于李云生的观感已经好了很多,这才愿意跟李云生说话。

        “这个?”

        李云生指了指身上一处伤疤,然后笑道:

        “生了一场大病,治好之后就成这样了。”

        闻言贺子石撇了撇嘴,没有继续问下去,但是心里却是知道,李云生没有说实话。

        “那个施文轩好像不在……”

        李云生在澡堂里扫视了一圈,除了凌云阁的弟子,只看见那正冷眼打量着他的秦琅,却没有见到施文轩。

        他不动声色的挠了挠头发,就在他挠头的那个位置,一张传音符透过发丝若隐若现,原本上面黯淡的符文此刻发出淡淡的赤色流光。

        没过多久,一个不大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文轩师哥,我,我来晚了。”

        是刘玉环的声音。

        “你俩还真的去见面了啊。”

        李云生用手枕着头靠着池子的墙壁躺了下来。

        他像听说书人说故事一样听着两人的对话。

        ……

        而此时驿站不远的某处林地。

        “在这里动手?!”

        刘玉环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

        “对。”

        施文轩点点头。

        “这,这里可是秋水的驿站,里面全都是秋水的人,要是出了差错,你们跑都跑不了!”

        刘玉环急道。

        “放心吧,你按我说的做,不会有差错的。”

        施文轩安慰地拍了拍刘玉环的肩膀道。

        “文轩师哥,你,你先前不是说,要到了辽城,乘着在辽城游玩的时候动手吗?怎么会……”

        “我自有我的主意!”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施文轩的厉喝声打断了。

        “你听我的,今天晚上,你只需趁那牧凝霜入睡之后,然后将这药剂从门缝里倒进去就行了。”

        施文轩的语气变得柔和了许多。

        “这是什么药?”

        刘玉环有些担心地看着那小瓶子。

        “让她身败名裂就好,文轩师兄可别,别害了她性命,要是她真的死了,你我这事情可就闹大了,到时候你我还如何在秋水修习?”

        她有些害怕地说道。

        “没事的,这药水顶多让她好好睡一晚,不会要她性命。”

        施文轩笑着轻抚了一下刘玉环的脑袋道。

        ……

        声音到这里也就戛然而止了。

        而李云生也已经泡好澡穿好了衣服。

        “薛朗师兄。”

        他忽然叫住正要离开的薛朗。

        “有事?”

        薛朗回头问道。

        “不知道薛朗师兄住在几号房?”

        李云生问道。

        “天字三号房。”

        薛朗毫不迟疑地说道。

        “云生小师弟问这个做什么?”

        他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随口一问。”

        李云生笑着摇了摇头。

        “薛朗师兄一起吃饭去吧。”

        他接着道。

        “走吧。”

        薛朗闻言有些摸不着头脑地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