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六章 入瓮

第二百零六章 入瓮

        “这好像是秦琅的声音。”

        李云生心头的疑惑,被这声哀嚎盖了过去。

        “这声音,怎么有些像我秦师弟?!”

        原本坐在他身后跟薛朗聊天的施文轩飞快的来到窗户边,薛朗也紧随其后的走了过来。

        透过驿站酒楼的窗户,只见到不远处的荒野之中,一个道赤色的光团从地面盘旋而上,这光团越来越大最后化作一条大鱼的形状盘旋在夜空之中,这大鱼的光晕越来越大,最后那半透明的鱼状赤色光晕几乎遮蔽了头顶整个夜空。

        “是我们秋水的鲲鹏符。”

        施文轩一脸惊愕道。

        “肯定是我秦师弟!”

        说完他冲着那赤色光晕所化的大鱼的方向,毫不犹豫地从窗户上纵身跃下。

        “文轩师弟,莫要急躁,那可能是陷阱!”

        等一旁薛朗的劝阻声响起时,施文轩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这鲲鹏符,乃是秋水弟子外出时随身携带的求救符箓,李云生身上也带了一枚,符箓封印一解,便会化身成巨大的鲲鹏形状,方圆百里的秋水弟子都能看到。

        所以这就是为何施文轩看见了这鲲鹏符之后,断定秦琅遇害的缘故。

        “不行,不能让文轩师弟一个人去。”

        薛朗看了看鲲鹏符的方位,接着转过头看向酒楼内。

        “贺子石你待在驿站,云鸿熙你们三个跟我来!”

        他看着贺子石几人吩咐道。

        平日里喜欢打打闹闹的几个人,这一刻忽然变得格外听话,云鸿熙三个上前跟着薛朗,贺子石则默默地站在原地。

        “云生小师弟你也留在驿站里,半个时辰之后若是我还未回来,你跟子石带着朱雀阁的几个姑娘,立刻乘着马车原路赶回秋水!”

        薛朗看着李云生,格外严肃的嘱咐道。

        “薛师……”

        李云生想起刚刚自己猜测的事情,有些欲言又止,等他要开口的时候,薛朗已经带着云鸿熙三人跳下了酒楼,三人的身形飞快的莫入夜色之中。

        他之所以犹豫,一来是因为这不过是他的推测,一时半会很难让薛朗理解。

        二来,若是他这个推测成立,若此处真的不是秋水位于烽台山旁边的驿站,若是连这驿站都可以伪装,身边的人岂不是也能伪装?

        也就是说,在事情没有彻底弄清楚之前,这一行人里,没有一个是值得信任的。

        “不,我可以肯定,这里绝不是秋水的驿站。”

        看了看头顶闪烁的星空,李云生一边轻拍着窗边的栏杆,一边想道,他此时的脸色变得格外冷静。

        之所以如此肯定,他的依据有两个,第一个是秋水门埋在这沼泽之中那一块块巨大的引路石碑。

        这么多年过去了,多数秋水的弟子只记得这石碑有在迷雾中引路的功能,并不知道这石碑还有另外一个非常朴实的功能,这个功能便是丈量路程。

        这些石碑看似杂乱无序,但是每一块之间的间隔的距离都是相当的,所以很久以前秋水的弟子都用石碑来丈量路程。

        不过随着秋水门实力越发强盛,这个功能其实就有些鸡肋,因为以秋水现在饲养的一些仙驹的脚力,再加上一些神行符箓辅助,往往最多只要一天,便能从秋水到达烽台山的这处驿站,一些修为高一些的弟子,甚至有过一天之内到达辽城的记录。

        所以没有人再去费力的用石碑来丈量路程。

        但是这一次,李云生从头到尾都记下来了,从秋水到这烽台山的驿站,他们一行人遇到了十一块石碑。

        而正是这一点,让李云生在到达这驿站的时候,就开始疑惑。

        因为按照地图上标明的位置,从秋水到这第一处驿站,李云生一行人至少会遇到十三块石碑!

        当时李云生在马车上迟迟不肯下来,就是在拼命的回想,会不会是自己记录的时候中途漏了两块。

        其实这也是很有可能的,毕竟他身处马车之中,这马车行走的有快有慢,遗漏一两块也算正常。

        而真正让李云生在心里确定,这里并不是秋水的驿站的原因,还是第二个依据。

        也就是他头顶的那颗天罡星。

        因为按照秋水地图标绘的这处驿站的位置,若是站在真正的驿站之内,李云生此刻所站立的位置,是不可能看得到天罡星的。

        就算石碑的数量李云生可能会记错,但此刻在这天上闪烁的天罡星绝不会有假。

        “在这片沼泽之中,唯有石头跟星星不会骗人。”

        李云生又想起了之前看到的这句话。

        “让开些。”

        正当李云生在心里想着对策的时候,身后的贺子石走到窗户边,似乎是想要下去。

        “既然薛朗师兄让你留在这里,还是不要乱跑为好。”

        看他似乎是想要下去的样子,李云生提醒他道。

        “怕了?”

        贺子石有些瞧不起地看了眼李云生。

        “放心吧,我只是去门口看看,师兄既然让我保护你们,我自然不会走远的。”

        他一脸得意地说道。

        说完身子轻盈地往下一跳。

        听了这贺子石的一番话,李云生有些哭笑不得。

        他之所以提醒贺子石,并不是因为薛朗的话,只不过是因为察觉到了危险,不想让这贺子石乱跑。

        如果李云生猜测不错,此时他们所有人,已然身在瓮中,这时候轻举妄动,很有可能白白送了性命。

        不过,这贺子石执意要出去,李云生便没有再出言阻拦,而是站在窗口默默地看着他走到驿站的门口。

        他正好看看,这驿站里的人,对贺子石的“出瓮”有何举动。

        很显然,既然能确定,这里并非真正的秋水驿站,那么住在这驿站的人,自然不会是真正的秋水弟子。

        果不其然,就在贺子石想要出门的时候,一名在驿站看门的“弟子”走了出来。

        “薛师兄说过,谁都不能出去!”

        只听那名弟子喝止贺子石道。

        “我就在门口看看,不会走远!”

        贺子石有些不耐烦道。

        只见他说完一把推开那弟子,然后径直走出驿站的大门。

        而奇怪的是,那名弟子接下来只是发了几句牢骚,但是并没有继续阻拦贺子石,任由他大摇大摆走出驿站。

        “咦?”

        看到那名驿站弟子的举动,李云生十分意外。

        “特地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驿站,不就是为了把我们这些人骗进来,然后调虎离山将薛朗弄走,最后将我们剩余的这批人来个瓮中捉鳖吗?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把人放出去?”

        李云生有些不理解了。

        “那这帮人设了这么大一个局,把我们留在这里做什么?”

        他默默地从窗口退了回来。

        “而且设这局的人又是谁,会不会跟施文轩有关?他们又在图谋什么?我手里这几万斤仙粮?还是单纯想要我秋水弟子的性命?”

        李云生虽然可以确定,这里并非真正的秋水驿站,但是一大堆困惑却接踵而至。

        “既然搞不清楚你们要做什么,那我也只能当做最坏的打算来应对了。”

        于是只见他一面若无其事地走回客房,一面将不经意的在酒楼的一些角落洒下几张符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