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八章 镇魂钉

第二百零八章 镇魂钉

        薛朗跟施文轩两人谈话对峙时气氛异常森冷,以至于一肚子疑问的众人,直到两人将秦琅送进房间都没说上话。

        两人把施文轩放在床上之后,更是直接关上了门,甚至在门上贴上了一张看门符,不让任何人进入。

        围在门前的人,只能隐约听到两人之间的争吵声。

        而两人争吵得最大声的就是“石碑”跟“梦貘”这两个词。

        “这梦貘跟那石碑有什么关系?”

        李云生有些好奇地脱口而出道,尽管他读了不少的书,但是对这仙府的一些妖物不是很了解。

        “我们秋水这些石碑其实还有一个名字,叫做镇魂钉,这镇魂钉除了有穿云破雾引路的效用,还有镇压邪秽的作用,这片沼泽曾经梦貘横行,有一段时日简直就是修者墓地,直到秋水在这里钉下十三根镇魂钉,这些梦貘才算被封印起来,尽管现在这些梦貘依旧活着,但顶多只能吐出一些迷雾瘴气,迷倒一些路人,作不了大恶。”

        李云生的话才刚落音,耳畔就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女童声。

        他转头一看,发现回答他的居然是牧凝霜。

        “那这又跟就秦琅师兄有何关系?”

        李云生也没有客气,接着问道。

        “被梦貘伤了神魂,唯一的解救之法就是杀了这头梦貘,但是想要杀掉那头梦貘,必须先解开镇魂钉的封印。”

        牧凝霜咬了咬嘴唇。

        “所以薛朗师兄才跟那施文轩争吵了这么久。”

        她接着道。

        “薛朗师哥能解除石碑的封印?”

        李云生有些吃惊,因为按照他所了解的,这片沼泽其实算是秋水西面真正的门户,这十三块镇魂钉无异于十三道守门的关卡,在他看来按照薛朗在门中的地位,还不至于拥有解除封印的权限。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牧凝霜摇了摇头。

        “就算是十六处福地的阁主跟观主们,也不一定有解开这石碑封印的手段。”

        赵夜莲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她一把分开牧凝霜跟李云生,站在二人中间。

        “而且,救那秦琅也不止那一种法子,你们就不要跟着操这个心了。”

        她拍了拍李云生跟牧凝霜的肩膀道。

        “那师姐可知道还有写什么法子?”

        李云生看了一眼赵夜莲,然后问道。

        “我要是知道,那姓施的找的人就是我了。”

        赵夜莲白了李云生一眼。

        李云生还以为这赵夜莲真的知道一些什么,原来也不过是信口开河胡说八道罢了。

        “胡说八道……”

        突然李云生心里想到了什么,只见他一脸认真的看着赵夜莲道:

        “其实,我们楼下那辆马车颇为玄奥,我师父就说,这马车危难之中可保我们性命,或许上面有救治秦琅师兄的法子也说不一定。”

        “连你都能想到的事情,你以为薛朗师哥不知道?耐心的等他们出来吧。”

        赵夜莲摆了摆手道。

        这时候,房门打开了,施文轩跟薛朗走了出来。

        施文轩眉头深锁,一副异常痛心的模样,而薛朗的表情却依旧温和。

        “都回去休息吧,不早了。”

        薛朗摆了摆手道。

        而施文轩则头也不回地穿过人群走开了。

        “薛师哥,里面怎么样了?”

        赵夜莲皱着眉看了一眼径直离开的施文轩,然后转头问道。

        “回去休息吧。”

        薛朗温和地笑了笑。

        “一切有我呢。”

        他温和地说道。

        接下来,无论赵夜莲他们怎么问,薛朗依旧只是微笑着,让这些人回房休息。

        于是乎,众人也只好一头雾水的回到了各自的屋里。

        ……

        牧凝霜刚一回到房间里,贴胸放着的传音符就微微一热,然后脑海中就传来了李云生的声音。

        “你先不要说话,听我说。”

        李云生的声音,像是故意压低了一样,显得有些低沉。

        说实话,要是说话的这个人不是李云生,牧凝霜只怕早就已经关上了传音符。

        “我接下来说的话,可能有些奇怪,我不知道你会不会信,但是……”

        “我信。”

        李云生的话还被说完,就被牧凝霜打断了,她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但回答的却异常果断。

        “啊,好……你,先不要说话,听我说。”

        传音符那头的李云生对牧凝霜如此果断的回答有些吃惊,愣了一下然后接着道:

        “你现在,慢慢的走到窗户边上。”

        传音符那头,李云生说道。

        牧凝霜依言走到窗口,然后伸手准备去拉开窗帘。

        “不要拉窗帘。”

        像是预测到了牧凝霜的举动一样,传音符那头的李云生喝止道。

        “你什么都不要走,找个凳子在窗户边坐下来,最好拿一本书出来看看。”

        牧凝霜对于李云生的话,没有任何怀疑的照做着。

        “不要着急,再等一下。”

        李云生的声音安抚道。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牧凝霜脸上并没有任何一丝急躁,反而面对笑意的听着李云生的话。

        而就在此刻。

        原本漆黑一片的窗外,忽然亮起一道火光照亮,紧接着传来的是马匹惨烈的嘶鸣声。

        “我们的马车被烧了。”

        传音符那头的李云生,再次一语道破牧凝霜的困惑。

        “还记得我之前对赵夜莲说过的话吗?我说,我们的马车里或许有救秦琅的东西。”

        被李云生一提醒,牧凝霜也想起李云生先前说过的那句话。

        “有人监视着我们,这里也不是秋水的驿站,如果你相信我,就照我说的做。”

        传音符那头李云生接着道。

        ……

        将传音符收好,李云生躺在床上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他跟赵夜莲说这马车非常玄奥,其实就是试试是不是真的有人监视着他们,同时最后证实他的猜想。

        其实知道在看到那马车燃烧的那一刻之前,他依旧对自己心里的猜测依旧有些怀疑,当看到那马车烧着之后,心里所有的怀疑全部烟消云散。

        就算是拿这桑家的传音符跟牧凝霜说话,李云生心里也有些没底,不过他最后还是决定相信桑家一回,现在看起来,这监视他的人,似乎无法听到传音符里的内容,这让他松了一口气。

        “既然你等的人,等的东西都出现了,那么你也差不多该出来了吧。”

        李云生嘴角抿了一口桌上的凉茶,在心里默念道。

        在看到施文轩背着秦琅进来的那一刻,李云生终于明白这陷阱,到底是为谁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