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章 蟠龙令

第二百一十章 蟠龙令

        “小妹,你冷静些。”

        赵玄钧皱着眉淡淡地说道。

        “我很冷静。”

        传音符那头的女子轻哼了一声。

        “我相信我们家里,没有哪个看到这乾坤符比我更冷静!”

        她气鼓鼓地说道。

        “我还真当你只是让我过来帮你悼念一下故友,原来你早就算计好了,想让我用这乾坤符调转乾坤,把你从秋水送过来!”

        “我跟你说,赵玄钧,这不可能,我绝不会打开这个乾坤符!”

        女子丝毫也不给赵玄钧说话的机会。

        “小妹……”

        赵玄钧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不行!这乾坤符折损寿元不说,只要有一丁点闪失,你就有可能会粉身碎骨啊!你是我哥,我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送死!”

        可不等赵玄钧继续说,女子便再次语气坚决地拒绝道。

        “求你了。”

        沉默了一会儿,赵玄钧低下头,他语气低沉恳切地说道。

        “二哥!”

        女子语气中满是不解。

        “就算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杀死梁师哥的凶手,真的就在这附近,也无须你动手,我跟铃铛定会帮你手刃此人!”

        她接着向赵玄钧劝道。

        “不行,这个人必须我亲自来杀。”

        赵玄钧摇头。

        “你知我不愿像大哥一样在家呆着,来这万里之外的秋水修行,本就是为这一个快意恩仇,若是连梁师哥的仇都不能亲手报,我这修的哪门子的快意恩仇?”

        他的声音充满了愤恨。

        “不行,总之就是不行!”

        那头的女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依然大声拒绝道:

        “二哥你做什么,小妹都愿意帮你,但是就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送死!”

        “你怎么就这么倔……”

        赵玄钧再次长叹了一口气。

        “夜莲姐姐,你快看那边!”

        这时候,赵铃铛的声音突然从传音符中传来。

        原来跟赵玄钧说话的,正是远在烽台山驿站的赵夜莲姐妹。

        漆黑的房间中,赵夜莲顺着赵铃铛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窗户外面,漆黑的夜色中,一道道赤色的流光照亮夜空。

        而这赤色流光的源头,正是距离驿站最近的那块大石碑。

        “怎么回事?”

        传音符那头,赵玄钧急切的问道。

        “好像有人在解开石碑的封印……”

        赵夜莲睁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道。

        “果然与我猜测的没错!”

        赵玄钧猛地站了起来。

        “快,小妹,打开乾坤符,让我过来!”

        他急切地说道。

        “你死心吧,我是不会解开乾坤符的,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白园面壁吧。”

        赵夜莲依旧拒绝道。

        “你别胡闹了,我不过来,你们应付不了!”

        赵玄钧真的有些急了。

        “你在那边就不用瞎操心了,这驿站的周围光阵法结界就有不下十处,除非把全部十三块石碑都拔了,否则就算是先天真人也破不了驿站外面的结界。”

        赵夜莲虽然也有些吃惊,不过还是强自镇定了下来。

        因为她知道无论如何,只要是在这驿站之内,保命肯定是没问题的。

        而就在两人说话间,远处石碑上飘出的一缕缕如丝带一般的赤色流光,忽然在刹那之间全部消散。

        咚!

        突然,一声犹如闷鼓一般的声音忽然从远方的夜色中传来。

        紧随而至的是一阵徐风犹如湖面的涟漪,透过窗户灌进屋里,这大风迎面而来,差点吹得赵夜莲都喘不过气来。

        “好臭。”

        赵铃铛小鼻子对着空气嗅了嗅道。

        这阵大风,居然带过来一阵腐臭味。

        “有东西,从沼泽里爬出来了。”

        赵铃铛那原本天真的神色一敛,然后飞速的从床头拿过那柄足有她一人高的长剑,然后一把挑开窗户,只见夜色中一群群看不起模样的东西,朝着驿站这边涌动着围拢过来。

        就算没有赵铃铛的提醒,赵夜莲也察觉到了,那一道道透着邪意的神识,正如针尖一般刺痛着他的神魂。

        “快解开乾坤符让我过来!”

        赵玄钧的声音再次从传音符中传来。

        赵夜莲虽然心跳剧烈,但是仍旧没有答应赵玄钧,她从乾坤袋里掏出一张符箓,一甩手将符箓射向窗外。

        她扔出的只是一张普通的问路符。

        只见那符箓犹如一道星矢般划破夜空,然后在空中炸开,射出一道刺眼的光芒。

        猛然间原本漆黑的夜色被照亮,那一团团从沼泽中爬出的东西也暴露在了问路符的光亮之下,那是一具具满是泥泞的腐烂尸体。

        而就在问路符的光亮渐渐散去的时候,赵夜莲忽然看见在那群在泥泞中爬行的腐尸的正前方,一名容貌枯槁的鹰眼老叟正站在驿站的大门口,目光直勾勾的看着赵夜莲这边。

        ……

        跟那群腐尸一同被照亮的,还有远处石碑旁的两个人影。

        一个人正是薛朗,而另一人是个书生模样的男子。

        “从解开这镇魂钉的封印,到解决那头梦貘,只花了不到五息的时间,凌云阁的弟子果然个个不俗。”

        那书生模样的男子一脸钦佩地拍了拍手。

        “上次那四个小孩子也不错,就是脑筋有些不灵活。”

        他嘴角勾起,带着一丝肉有若无的笑意道。

        “戚白夜前辈谬赞,还是差了些,放了不少污秽出来。”

        面对那书生的挑拨,薛朗面色平静,丝毫不为所动。

        “哦?”

        薛朗一语道破了那男子的身份,让他颇为讶异。

        “你认得我?”

        男子笑道。

        “魔族戚白夜爵爷,这十州何人不知?”

        薛朗也笑道。

        “既然知道是我,为何你还敢来解开这石碑的封印?”

        戚白夜一脸好奇地摸着下巴道。

        “我不解开这封印,白夜前辈您又怎会知道我此行身上带着蟠龙令?没有蟠龙令您怎会愿意过来?您不过来,我怎么杀您?”

        薛朗说话的声音依旧憨厚温和。

        但是每一个字却都透着杀意。

        “哎呀,原来,我着了你们的道了啊。”

        戚白夜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不过,你觉得你杀得了我吗?你就不怕,人没杀成,还丢了一个蟠龙令?”

        他笑盈盈地看着薛朗道。

        “事在人为,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

        一边说着,薛朗一边径直拔出身后的长剑。

        “其实,先不说,杀不杀得了我。”

        戚白夜一脸轻松的抱胸而立,目光看向那驿站道:

        “虽然刚刚解开封印不过几息的时间,但是放出来的,这沼泽底下的东西应该足够把你那些师兄弟吃个干净吧?”

        “白夜前辈你也太小看我秋水了,这些东西想过我秋水驿站的结界都难。”

        薛朗丝毫不在意地说道。

        “啊?”

        戚白夜突然一脸惊讶的模样。

        “你是不是搞错了?这里可不是你秋水的驿站。”

        他接着坏笑道。

        闻言薛朗面色一沉,望向驿站那头,恰好此时几具腐尸爬过了最外围的一道结界。

        可是,令薛朗骇然的是,那阵法结界只是闪烁了一下,然后任由那腐尸爬了过去,就像根本不存在一样。

        “不好!”

        薛朗纵身而起,不顾身后的戚白夜,径直往那“驿站”冲去。

        他之所以有恃无恐的打开石碑的封印,就是他知道因为有驿站的保护,出不了太大的岔子,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一处驿站居然是这魔族伪造的!

        薛朗此行之前,就想过各种可能,但是唯独没有想过,魔族会伪造驿站这件事情,简直是百密一疏。

        “怎么这么急着走?不是要杀我吗?”

        戚白夜身子一闪,冷笑着挡在薛朗跟前,不让他往驿站那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