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桀桀

第二百一十二章 桀桀

        而就在牧凝霜斩断施文轩双腿之时,李云生已经脚踩行云步,如鬼魅般来到了施文轩的身后,一拳砸在正要奋力爬起的施文轩肩头,随着咔嚓一声,打虎拳的碎石劲直接将施文轩的肩骨震折,让还在争扎的施文轩哀嚎着瘫倒在地,紧接着又在另外一边的肩膀上砸下一拳。

        不过感受着拳头上从施文轩肩头传来的罡气反震的力道。

        李云生心里居然有些后怕,这是他第一次实打实的跟一个灵人上品的修者交手,他没想到在双脚被斩断,真元消散的情况下,这施文轩的身体居然能够本能地散发出这等力道。他心想,这要是在施文轩没有轻敌的全力以赴的情况下,自己真的有胜算吗?

        其实这时候的李云生想得有些多了。

        他发现这施文轩那一剑的原因,的确是因为施文轩的自负没错。但是他能够看出这种自负,并不是因为施文轩对自己的轻视,还是因为他这些日子里,他跟着周伯仲他们修习剑术的结果。

        因为看惯了周伯仲他们,无懈可击的出剑,才会让施文轩这自负的一剑显得如此破绽百出。

        “现在怎么办?”

        身后的牧凝霜提着滴血的剑看着李云生问道,她的神色比李云生想象中还要镇定许多。

        相比李云生自己那接着神机符的一击,牧凝霜刚刚那一剑却是实打实惊艳,能让施文轩在生死关头无法抵抗的一剑,至少是灵人上品的水准,现在的牧凝霜对于秋水剑诀的领悟,已经跟当初困在第一式的她不可同日而语。

        “下楼。”

        李云生一把拎起施文轩。

        “你们这对狗男女!”

        那施文轩一边哀嚎着,一边大叫道: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以为斩了我双腿,折了我双臂,我便对付不了你们吗?牧凝霜你个小贱人,你放心,我马上就会让你生不如死,我会把你……”

        还没等施文轩说完,牧凝霜剑柄忽然在他喉头上重重的一击,立时施文轩口中只剩下哼哧之声。

        “你以前跟着施文轩有过过节?”

        李云生一面下楼,一面随意问道。

        说实在的,这施文轩对于牧凝霜的执着,有些出乎李云生的意料。

        “他想与我合修。”

        牧凝霜面无表情地说道。

        “合修?!”

        正要下楼梯的李云生,一个踉跄险些一脚踏空了。

        这合修指的是什么,李云生很清楚,所以才会如此惊讶。

        “嗯。”

        牧凝霜很自然地扶了一把李云生,然后接着道:

        “他跟我说施家祖上传下过一本男女合修之术,若他能在三十岁之前,依照那术法找到一个合适的女子同修,日后修习自然一日千里,他依照那术法算出的生辰八字,然后找到了我,我……”

        她没有接着说下去,不过李云生猜也能猜到,这施文轩被牧凝霜拒绝了。

        “不过他当时没有现在这般下作,就像你跟我说的一样,他变得有些不正常。”

        牧凝霜接着道。

        “嗯,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他已经被种了一颗魔胎。”

        李云生点头道。

        “魔胎?”

        牧凝霜秀眉微蹙。

        “就是上次祸乱秋水的那些魔物?”

        “对,不过施文轩体内的这一只,看起来品阶要比那些高不少。”

        两人说话间,已经来到了楼下。

        一出驿站,一阵冷冽的大风忽然朝着两人扑面而来。

        大风来得快去的也快。

        驿站的夜色又恢复了那如湖水般的平静,不过大风过后,驿站周遭的空气散发出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腐臭味。

        “桀、桀桀……快了,你们都要死了。”

        一阵阴冷艰涩的笑声从施文轩的腹腔中传来。

        这声音,跟施文轩原本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走,去后院!”

        不过李云生却丝毫不为所动,他一边加快步伐一边说道。

        “等一会,那些腐烂的骨头,会一点一点的啃噬你俩身上的骨肉,喝光你们身上的鲜血,而我将会再次重生。”

        那声音继续说道。

        “这就是那施文轩身体里的魔胎吗?”

        牧凝霜边走边问道。

        “对,不过别怕,他一时半会儿出不来。”

        李云生说道。

        说完,他停下了脚步,将手上拎着的施文轩扔在了地上。

        “桀桀……”

        躺倒在地上的施文轩,再次发出了一阵干涩的笑声。

        “真可怜啊,死到临头都不自知,你们人类修者,就算是修习再长时间,也蠢得跟猪一样。”

        他眼角露出轻蔑的笑意,嘴唇一动不动,却能发出声音,显得异常诡异。

        “我们是不是死到临头我不清楚,不过你应该是活不长了。”

        李云生蹲了下来,将施文轩拉起坐在地上。

        “杀我?你就是把他剁成碎肉,我也不会死的。”

        施文轩体内的魔胎冷笑道。

        “是吗?”

        李云生嘴角勾起。

        “把剑借我用一下。”

        他冲牧凝霜伸出手道。

        闻言牧凝霜没说什么,直接将手里的剑递了过去,然后一脸好奇的想看看李云生准备做什么。

        只见李云生用牧凝霜锋利的长剑,在施文轩的额头刺了一个渗入脑髓的血窟窿。

        “就这样?”

        那魔胎桀桀地大笑着,声音中充满了讽刺。

        不过马上,他的笑容就僵住了。

        只见李云生将食梦蛾拿了出来,然后放入了那个血窟窿。

        “如何?”

        李云生笑看着那魔胎道。

        “为什么,你会有吃梦蛾!”

        那魔胎的声音开始慌乱。

        先前因为处于沉睡状态,这魔胎并没看到李云生手里的吃梦蛾,现在看到他居然知道用吃梦蛾来对付魔胎,不禁大惊失色。

        “莫慌,这蛾子吃东西的速度很慢,吃一具魔胎的神魂需要一些时间,你还不会死的那么快。”

        李云生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喂!你们还看着干嘛?快帮我杀了他,杀了他啊,我都快要被这吃梦蛾吃了!你们还在等什么!”

        那魔胎干涩阴冷的声音,完全变成了慌乱了起来。

        他朝着驿站开始大吼大叫。

        “你是在喊他们吗?”

        李云生随手拿出一张引路符,往后院黑暗的阴影处一扔。

        在引路符的照射下,只见几具玄武阁弟子模样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后院的角落里,这些其实同样是被种入魔胎的秋水弟子。

        “不可能!”

        那魔胎的声音有些发狂。

        “这驿站全部都在爵爷神魂包围之下,你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杀了他们!”

        他睁大了双眼怒视着李云生。

        “我二师兄下山之前给了我这个,没想到刚好用着了。”

        李云生拿出一只锦囊,然后再从锦囊里面拿出一颗只有几瓣叶子的小草,他把小草衔在嘴里,然后拉起牧凝霜的手看向那魔胎道:

        “更加没想到,居然这么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