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三章 献祭

第二百一十三章 献祭

        只见眨眼之间,李云生跟牧凝霜都凭空消失在了施文轩面前。

        就连神魂都感知不到,他们任何的一丝气息。

        “匿灵草!”

        两人身形消失的瞬间,那占据施文轩身体的魔胎猛地瞪大了眼睛。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跟这些人有问题的?”

        他有些绝望地说道。

        “被你们烧了的那辆马车。”

        李云生站了起来,拍了拍手道。

        “原来故意放出那假消息的就是你!”

        那魔胎一脸的懊恼。

        不过感受着吃梦蛾啃噬自己神魂的痛楚,他突然又歇斯底里地狂笑道:

        “就算你看穿了又怎么样?就算能杀了我,杀了这驿站所有人,你们也还是要死,你们秋水的弟子,一个都别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而随着他的笑声落下,李云生感觉到,一道道神魂的刺痛感从驿站前面传来。

        他回头一望,正好此时赵夜莲那张引路符在天空中升起,将这一片夜色照亮。

        只见一大批腐尸正从沼泽中爬出,如蝗虫一般地朝着驿站这边涌来。

        李云生的神魂,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些腐尸那充满了怨念跟杀意的气息。

        尽管这些腐尸,看起来最多不过上人级别,但是这么庞大的数量,就算是一个腐尸咬一口也能把这驿站给吃没了。

        而且,让李云生非常在意的是,这群腐尸前面,那三个泰然而立的身形。

        这三个身形,首先看起来就很奇怪,因为就算在引路符那强光照射之下,这三道身影依旧是黑漆漆的,只看得清身形看不清相貌。

        其次,就是这三个身影,那灼热而强大的神魂。

        李云生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神魂的压迫力,这种感觉跟他面对大先生他们不一样,这三人的神魂的压迫感是那种令人恐惧跟窒息的,不说比大先生更强大,但是绝对要比大先生的神魂更凶恶,这三人的神魂就像是经过了千锤百炼,专为杀人的凶器一样。

        “桀桀……”

        看到李云生神色的变化,那施文轩冷笑了一声道:

        “看到了吗?你以为你很聪明,其实却不过是我魔族瓮中之鳖而已。”

        “凝霜师姐,打开驱魂阵。”

        李云生没有回应施文轩,而是转过头看向牧凝霜。

        “桀桀……”

        那施文轩又是一阵怪笑。

        “驱魂阵?我说的还不明白吗?这里根本就不是你们秋水的……”

        “我知道。”

        还没等那施文轩说完,就被李云生给打断了。

        只见他在施文轩身前蹲了下来,像是在他身上摸索着什么。

        “你知道什么?”

        那施文轩阴阳怪气的问道。

        “知道这里不是秋水的驿站啊。”

        李云生一边头也不抬地说着,一边撕开施文轩的上衣,将他的胸口袒露出来。

        “你们秋水的弟子修为不行,嘴倒是挺硬。”

        被魔胎附身的施文轩冷笑了一声。

        “既然你知道都怎么不跑?”

        他问道。

        “我跑了,你们怎么上钩?”

        李云生抬起头笑看了那施文轩一眼。

        然后就在他露出笑容的那一刻,他手上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匕首,一把插入了施文轩的胸膛。

        在那施文轩满脸的愕然中,李云生手里的匕首,一点一点地将他的胸口划开,最后从里面直接刮出一个完整的心脏。

        “你,你想干什么?!”

        因为此时控制施文轩身体的是魔胎,所以心脏被移除,那施文轩只是脸色变得煞白,但是依旧能够说话。

        “你不是魔族的吗?”

        李云生将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放到施文轩面前反问道:

        “怎么会连你们魔族的献祭之术都不知道?”

        “你怎么会我魔族的献祭之术!”

        施文轩体内那魔胎的声音,彻底的慌乱了。

        “这天底下的学问,只要愿意学,有什么学不会的?”

        李云生用匕首在那心脏上勾画出一个复杂而诡异的图案。

        “这个献祭符画的如何?”

        他把那心脏又在施文轩跟前晃了晃。

        “你到底要做什么,胡乱献祭会让你万劫不复的。”

        “你说的不对。”

        李云生把那颗心脏放到地上,然后后撤了几步。

        “万劫不复的只有祭品,也就是你。”

        他闭上了眼睛,嘴里开始吟诵着什么。

        “不要,不要念了,我求你了,放过我,放过我,你将我献祭有何用?我只不过是一个小罗罗,外面那些才是大人物,没了驱魂阵你们挡不住他们的,等他们一进来,你们也活不成啊,你放过我,我定会想办法带你们逃走。”

        那魔胎开始哀求道。

        “没了驱魂阵。”

        李云生念完睁开了眼睛。

        “再造一坐就好了。”

        他淡淡的说道。

        “原来,原来,你故意擒住这施文轩,然后诱我出来,就是想要用我献祭换来的神力,重新构制驱魂阵!”

        那魔胎瞬间面如死灰。

        他话音才落,身旁那颗心脏突然龟裂开来。

        一只只扭曲变形的黑手从那心脏之中伸了出来,一点一点扒住施文轩的身体,伴随着魔胎的哀嚎声,一块一块地将上面的骨肉撕扯下来,拉入那颗此刻如同黑色漩涡一般的心脏之中。

        “你们这些人族修者,平日里满口仁义,就算我十恶不赦,这施文轩何其无辜?你那他的身体献祭,与魔鬼做交易,这所作所为与我魔族有何区别?”

        知道求饶已经无用,那魔胎突然破口大骂起来。

        “为何我看到人族修者,跟你说的不太一样?”

        李云生看着那施文轩的身体,一点点的被吞噬,神色依旧十分平静。

        “而且,若今天被献祭的是我,你可会跟我讲仁义?”

        他笑道。

        居然跟一个魔族谈仁义,李云生觉得有些好笑,心想这魔族也好,人族也罢,其实说白了除了两方立场不一样之外,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群遇见弱者便说弱肉强食,遇到强者便要讲仁义道德的家伙。

        他转过身望向牧凝霜道:

        “师姐,可以开始了。”

        闻言那头的牧凝霜冲李云生点点头。

        而后,就见到两人几乎同时,将一张燃烧着的符箓扔到了地上。

        瞬间,一道惨白色的磷火从地面上升起,然后按照一个复杂的阵法图案的形状燃烧开来。

        眨眼间,一道包裹着整座驿站的巨大阵法图案,出现在了这荒野沼泽之中。

        于此同时,钉在这荒野之中的十三根镇魂钉,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流光四起,如同空中飞舞着的点点薪火一般,接着一阵疾风朝驿站的方向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