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浊气

第二百一十五章 浊气

        “喂,你怎么停下来了?”

        赵夜莲的跟赵铃铛的房间内,赵玄钧急迫的声音从赵夜莲手里的传音符中响起。

        “那,那些怪物,不知道怎么回事,刚要冲过来,现在又跑了。”

        赵夜莲愕然道。

        不知道是不是被刚刚那一幕吓到了,她此时说话的语气有些虚弱。

        “是,驱魂阵,他们是被驱魂阵赶跑的。”

        站在窗户边上的赵铃铛说道。

        “驱魂阵?”

        传音符那头,赵玄钧一头雾水。

        “刚刚驿站外面的驱魂阵不是失效了吗?”

        他不解道。

        “有人在驿站周围,重新布置了去驱魂阵。”

        赵铃铛看了一眼窗外驿站地面上,由一条条白色磷火组成的复杂符文图案道。

        “不可能。”

        赵玄钧否定道:

        “驱魂阵必须用灵宝做眼,沟通周遭灵脉提供灵力,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找到代替的灵宝。”

        “还有一种方法,以前太爷爷跟我们说过,不知道堂哥你还记不记得。”

        炎州赵家跟桑家不一样,桑家精通符箓,而赵家精通阵法,因而赵铃铛一眼就看出了一些端倪。

        “我在这阵法中,闻到了污秽之气。”

        她补充了一句道。

        “魔族的献祭妖法?!”

        传音符里,赵玄钧几乎是脱口而出道。

        “换我过来,赵夜莲!”

        这一次,赵玄钧几乎是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我……”

        “堂哥,你现在过来的确不是最好的时候。”

        赵夜莲刚想反驳,却被赵铃铛打断了,这赵铃铛看起来不过是个孩童,但是此时的处变不惊较之成人都要超出许多。

        “此刻薛朗师兄已经在驿站外跟魔族的妖人打起来了,你现在是我们在这里最后的底牌,在没有探清魔族的来意跟战力的情况下你就过来,不妥。”

        她冷静超然地说道。

        赵铃铛的一席话,让赵夜莲跟赵玄钧都有些汗颜。

        “那现在怎么办?”

        赵夜莲问道。

        “我先下楼看看,夜莲姐你待在这里哪里也别去,等一会儿,我会传音告知你,到时候你再把堂哥换过来。”

        赵铃铛细致地安排道。

        ……

        于此同时,李云生跟牧凝霜已经从后院来到了前院。

        “这就是魔族最可怕的手段?”

        隔着一层绯色的光幕,望着光幕外面或是嘶吼,或是咆哮的那成千上万头腐尸,李云生有些感慨道。

        心想幸好驱魂阵及时发挥效用,否则这么一群上人级别,根本不怕死伤的腐尸冲进来,这驿站里的人恐怕没有个能逃掉。

        “嘶嘶……”

        就在他望着阵外的腐尸之时,忽然一丝凉意犹如丝带一样缠住了他右手食指,然后顺着指尖,沿着手臂的经脉涌入李云生心窝之中,令李云生毫无防备地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

        一旁的牧凝霜问道。

        “没什么。”

        李云生看了牧凝霜一眼,然后笑了笑。

        这突然涌入心窝的寒意,自然不是一句没什么就能糊弄过去的。

        在何不争教他魔族献祭之法的时候,就已经跟他交代过了,这是每一次献祭都会出现的浊气反噬。

        魔族将这种副作用称之为神之恩赐,何不争则叫他深渊诅咒。

        因为对于魔族而言,这一丝浊气,就如灵丹妙药一样,能够让他们实力大增。

        而对于人类修者而言,这一丝浊气如果不能及时炼化,就如同那来自深渊的诅咒一般,终其一生纠缠者那名修者,让他有失去心智,最终成为魔族傀儡。

        若是不想成为没有心智的傀儡,那只有一个法子,就是修习魔族功法。

        其实魔族与人类修者之间的矛盾,从这小小的一丝浊气里面便可窥见一二。

        魔族为了增强实力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不停地纳入这浊气,而想要得到更多的浊气的方法就是献祭。

        在他们献祭的祭品中,牛羊禽兽最次,人类血肉为上品,修者血肉最佳,而且是修为越高的修者作为祭品献祭,获得的浊气就越多。

        所以魔族最喜欢生灵涂炭,最喜欢猎杀人类修者。

        这么一来,两方之间的仇怨,几乎无解。

        将这浊气弄出体内的法子,其实也很简单,大多数门派的练气功法都能够做到,就更不要说李云生的画龙诀了。

        他默默地将画龙诀在体内运行了一周天,很快就将那一道浊气逼了出来。

        “我们要不要过去帮薛朗师兄一把?”

        牧凝霜感受着远方传来的一股股狂暴灼热的气浪,有些担心道。

        “虽然我也很想过去帮忙。”

        李云生苦笑了一下。

        “不过,那不是我们两个能够插手的。”

        他望着远处夜色中流光四溢的石碑道。

        尽管此时他还不知道那名跟薛朗交手的正是杀死苏灵运的戚白夜,但是从这一阵阵吹拂过来的微风中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这名前来刺杀的魔族修者非常可怕。

        以至于他有些诧异,薛朗能够跟他僵持到这种地步。

        “那,要是薛朗师兄有个什么不测,我们不就成了……”

        牧凝霜不解道。在她看来,就算可能帮不上忙,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薛朗师兄一个人苦战啊。

        “别急。”

        李云生后退了几步,与牧凝霜并排站着道:

        “这个驱魂阵,至少能够直撑半个时辰,就算是跟薛朗师兄交手的那人来了也一样。”

        “那半个时辰之后呢?”

        “驱魂阵启动之后,秋水那边定然会知道消息,他们派人赶过来至多只需要半个时辰。所以你我在这里待着不要给薛朗师兄添麻烦就好,放心吧,想要要杀一名真人境界的修者,不会那么容易的。”

        “你……难道从一开始就都算好了?”

        牧凝霜有些吃惊道。

        “嗯。”

        李云生点了点头。

        “其实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以我们这帮人的修为跟实力,想要活下去,其实就只有依靠驿站驱魂阵这么一个法子。”

        他笑了笑。

        “但问题是,这里跟我们不是我们的驿站,能发现这一点,然后重新布置驱魂阵,哪里那么简单……”

        牧凝霜在下心里苦笑道。

        “原来你们在这儿!”

        忽然驿站酒楼内走出一群人。

        牧凝霜抬眼一看,正是凌云阁的贺子石,还有玄武阁的赵铃铛他们。

        “别靠近他们!”

        正当贺子石要朝李云生走过来的时候,他身后的刘玉环却发疯了一样大吼了起来。

        “他们是魔族的奸细,他们杀了文轩师兄!”

        她指着李云生状若疯魔地说道。

        “你看起来……”

        见状,牧凝霜朝李云生身边靠了靠,不动声色地说道:

        “百密一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