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奸细?

第二百一十六章 奸细?

        “魔族的奸细?”

        云鸿熙用他那胖嘟嘟的手摸了摸脑袋。

        “玉环师姐你莫要乱说,云生师弟跟凝霜师妹,怎么会是奸细呢?”

        他满脸疑惑道。

        “这个时候就不要内讧了。”

        贺子石白了刘玉环一眼,这一路上刘玉环跟李云生之间的嫌隙,他都看在眼里,加之本就看刘玉环不怎么顺眼,故而他的第一反应是刘玉环在故意找茬。

        “我这不是内讧!”

        刘玉环忙摇头。

        “贺师弟,你们跟我到后院看一眼,就会明白我说的都是真的,他们两个就是魔族的奸细。”

        她拉着贺子石不由分说地往后院走去。

        不用看,李云生也知道她是想要带这群人去看贺子石的尸体。

        想着施文轩那具被自己作为阵眼“献祭”的身体,李云生忽然觉得有些头疼,因为那手法一看就是出自魔族,刘玉环用这个栽赃他,他简直百口莫辩。

        “怎么办?”

        看着走向后院的那群人,牧凝霜皱眉道。

        “过去看看吧,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李云生叹了口气。

        “等一下,要是这帮人真的怎么都说不通,你记得先躲到那马车。”

        他转头指了指马棚的位置跟牧凝霜说道。

        闻言牧凝霜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果不其然,看见施文轩的尸体,还有那献祭的阵法,一群人看向李云生跟牧凝霜的目光,变得警惕又恐惧。

        “你怎么解释?”

        贺子石问道。

        “是我杀了他。”

        李云生面色波澜不惊。

        “你这是承认了你就是魔族的奸细?”

        贺子石拔出佩剑,一旁的凌云阁弟子也都跟着拔出了剑。

        “不。”

        李云生摇头。

        “他才是奸细,所以我杀了他。”

        他指了指施文轩道。

        “你,血口……喷人!”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施文轩本人。

        “是他,就是他,因为,因为我发现了他奸细的身份,他便要杀,杀我,灭口!”

        那只剩下半截身子的施文轩,突然转醒,然后奄奄一息地说道。

        “他不是死了吗?”

        一旁的牧凝霜望着施文轩的身体,小声地说道。

        在刚刚献祭完成的时候,施文轩跟他体内那魔胎的神魂就都已经被拉入深渊,理应死透了才对。

        “看起来,附近有魔族的人正在操控这具身体,魔族最擅长攻击他人神魂,我怀疑那刘玉环也是**控了。”

        李云生看起来神色依旧冷静。

        “而且,有这个实力的魔族修者,只要我们这阵法一破,我们这些人恐怕都很难活下来。”

        “小胖,结阵!”

        就在李云生暗中查探,这附近到底是谁控制了刘玉环跟施文轩的时候,却听到贺子石一声厉喝。

        只见那云鸿熙随即跟他身旁的两名师兄,手中长剑一抖,三人脚下步伐精确各守一位,隐约间三道剑罡交相呼应,犹如一道无形墙壁将一群人笼罩其内。

        看着这三人结阵的气势,李云生眼前一亮道:

        “厉害、厉害,这三个人的修为原本都不算亮眼,结剑阵之后却浑然一体,实力何止增加三倍?难怪师门会选这三个人过来,等会儿就算是这驱魂阵破了,他们三个保命肯定没问题了。”

        感受着从剑阵之上溢出的剑罡,一阵阵地扑打在自己脸颊上,李云生暗自点头称赞。

        “你还夸他们?”

        牧凝霜白了李云生一眼。

        “一个个笨的跟猪一样,谁是敌谁是友都分不清!”

        她埋怨道。

        “你们这两个魔族奸细,此前我凌云阁的四位师兄,是不是也是你们杀的?”

        那贺子石站在剑阵之后,一脸悲痛地问道。

        “怎么?怕的不敢说话了?有胆做,没胆认,你们魔族都是孬种不成?”

        他怒道。

        “我二人,并非魔族奸细,如何来认?”

        牧凝霜苦笑道。

        “事实就在眼前,你狡辩何用?”

        贺子石冷笑道:

        “我现在就杀了你们,以慰我凌云阁那几位师兄在天之灵!”

        “贺师弟,莫要着了他们的道,他们这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好来破坏这驱魂阵。”

        贺子石正要对李云生动手,却被施文轩拦了下来。

        “文轩师哥何出此言?”

        贺子石不解道。

        “我身下这阵法,就是魔族用来破坏我们驱魂阵的手段,只要再过半个时辰它就能毁掉我们的驱魂阵,到时候外面那些魔物便能长驱直入了!”

        那施文轩说话的神情跟语气极富感染力,让人根本不愿意去怀疑他这些话的真伪。

        “原来,他们的目的还是驱魂阵啊。”

        李云生接下背上用麻布包裹着的青鱼,杵在了身前。

        “是不是施文轩从阵眼挪开,你布置的驱魂阵就无效了?”

        牧凝霜问道。

        “当然。”

        李云生点点头。

        “献祭中断,驱魂阵灵力无以为继,自然就灭了……这些人,怎么就这么蠢。”

        他叹了口气。

        “喂,贺子石,你挪开他,我们这驱魂阵可就真的破了!那里可不是用来破坏驱魂阵的手段,那是这驱魂阵的阵眼,我们是在用献祭的手法,给驱魂阵提供灵力!”

        牧凝霜皱着眉冲贺子石喊道。

        “献祭?”

        贺子石冷笑。

        “献祭不就是魔族的手段吗?你这是不打自招。”

        他轻蔑地说道。

        说完,他便开始动手,师徒将施文轩的身体从献祭的阵法中拉出来。

        “没用的,除非是对阵法精通的弟子,否则根本看不出端倪,我们这两个本就不怎么擅长劝人的人,很难说服他们。”

        李云生摇了摇头。

        “难道我们只能看着?”

        牧凝霜有些不甘心。

        “倒是还有个法子,就是将那个控制施文轩身体的神魂,从里面赶出去。”

        李云生道。

        “驱赶神魂?”

        闻言牧凝霜一愣。

        “别,魔族修者本就擅长神魂的操纵,我们普通人类修者的神魂根本无法跟他们抗衡,这是以卵击石。”

        牧凝霜拼命摇头。

        “你跟我会马车,别管这些笨蛋的死活了!”

        她一把拉起李云生的胳膊道。

        “驱魂阵破了,就算有马车,我们也很难活下来。”

        李云生不是没有这么想过,只不过驱魂阵一破,纵然那马车能够抵挡那写腐尸一阵,但却没法抵挡潜伏在暗处那几个魔族大高手。

        “我试试,你就这样扶住我。”

        他看了眼牧凝霜。

        “随便你。”

        见自己好言相劝无用,牧凝霜似乎觉得有些委屈,她撇了撇嘴,不过手臂依然紧紧地抓住李云生的胳膊。

        李云生转过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低声道:

        “二寂!”

        他直接进入二寂状态。

        这入寂的状态并非神魂出窍,只不过是封闭自己的五感,然神魂的感知能力增强,甚至让神魂变成一种御敌的手段。

        “这家伙居然就这样进入二寂……”

        牧凝霜还是第一次看到同辈的弟子,能够直接进入二寂的状态,不由得有些吃惊。

        同时,她忽然感觉到,一缕清风从自己旁边吹起,往施文轩的方向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