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四声鲸吸

第二百一十八章 四声鲸吸

        这老头正是韦二两。

        此刻的他双手背在身后,身形微驼,半眯着的双眼,纵然是在这夜色之中,也流露出一抹清亮的光泽。

        “你看起来,不止是知道我认识我这么简单。”

        韦二两抬起头看向李云生。

        “我老了,记性变得不太好,是不是,杀过什么人,吃过什么人,都记不太清了……难道说你也有什么亲朋好友死在过我手里?”

        他说话的语气虽然气若游丝,但若有若无地,总带着一丝轻蔑跟挑衅。

        李云生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恕我直言,你若是想要我道歉,这必然是不可能的。”

        李云生不说话,那韦二两嘿嘿一笑。

        “你若是想杀了我,那你可能得从那里走过来。”

        他指了指李云生身前的大阵。

        “他这是故意激你出去,莫要上当了。”

        牧凝霜有些紧张地拉住李云生的胳膊,她发现自从这老头出现过后,李云生一直镇定的神色突然有些动摇了。

        “没事。”

        李云生拿开牧凝霜的手。

        正如牧凝霜所想,此时的他的确动摇了,因为韦二两的出现,并不在他原本的计算之中。

        “那边正跟我薛朗师兄交手的,是不是你的主子戚白夜?”

        李云生问道。

        “哦?”

        听到李云生提起戚白夜这个名字,韦二两的神色立刻警觉了起来。

        “戚伯爵你也认识?”

        他脸上的笑容渐冷。

        “没错。”

        自己的猜想被确认,李云生的目光顿时变得锋利了起来。

        “认识我的不少,认识戚伯爵的可不多,小友你不简单啊,你若是来跟戚伯爵叙叙旧的,我不介意等爵爷忙完了,帮你引荐一下。”

        那韦二两又嘿嘿一笑。

        “如何?”

        他一脸笑意地问道。

        “不用了。”

        李云生摇了摇头。

        尽管他此刻已经在极力地控制着心头的愤怒,但是他非常清楚,眼前这个人,是曾经差点动摇过他道心的人,他的出现,并非简单地讶异住自己的愤怒就行了。

        这韦二两算得上是李云生道途之中的一块绊脚石,就算你可以绕过他,或者装作没看见,但依旧无法否定那块石头依然拦在那里的事实。

        大先生先前就跟李云生说过,修行这件事情,可以“欺上”可以“瞒下”,但唯独不能自欺。

        “离得这么近,等我杀了你,他自然会找过来。”

        “桀桀……”

        韦二两一阵怪笑。

        “你们秋水的弟子,怎地变得如此会说笑。”

        他带着一丝轻蔑的神色道。

        “老人家你误会了,这不是说笑。”

        李云生也笑了笑。

        正如李云生自己所说,他确实不是说笑。

        他可以控制自己的愤怒,但是无法欺骗自己要杀了眼前这个人的念头。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在这一刻选择自欺,可能日后的修行将会寸步难行,真要是这样,今天这么侥幸偷生还有什么意义?他们父子苦苦寻觅仙府的十来年有何意义?若真的要偷生,当年在俗世做个卖货郎,娶妻生子了此残生不就好了?

        对李云生来说,他的修行,不就是向死而生。

        “贺师弟,你看他跟那魔族相谈甚欢的模样,不是奸细又是什么?!”

        这时候,刚刚因为被赵铃铛戳穿而一直沉默的刘玉环,一副终于抓到你把柄的模样看着李云生吵嚷了起来。

        “李云生,你该如何解释?”

        贺子石皱眉道。

        他现在也有些糊涂了,原本已经有些相信李云生跟赵铃铛的说法,可现在看到李云生跟魔族交谈的模样,心里又有些动摇了起来。

        这也不怪他,李云生重置驱魂阵的时候用了魔族的术法,而后又径直喊出阵外韦二两的名讳,就跟事先知道韦二两在一样,难免会让贺子石这些不知情的人感到疑惑。

        “贺子石,你是真蠢还是假蠢!”

        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怀疑李云生,深知内情的牧凝霜有些愤愤不平,在她看来这帮人如果不是李云生,早就死在梦里了。

        就在两人剑拔弩张的要吵起来的时候,一声悠长的鲸吟穿破了夜色里的迷雾。

        李云生站在那韦二两的面前,旁若无人的运转画龙诀做了第一次鲸吸。

        而他奇怪的举动,成功震慑住了阵内所有人,还有站在他面前的韦二两。

        原本一脸轻松的韦二两,此刻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他一言不发的盯着李云生。

        消化掉第一口鲸吸转化的真元,李云生睁开了眼睛淡淡的看了眼盯着他的韦二两,然后再次仰起头。

        第二次鲸吸。

        李云生的第一次鲸吸众人都没有注意,第二次鲸吸的时候,众人终于看清李云生为何会发出这诡异的叫声。

        这里修者,尽管修为都不算顶尖,但是眼力还都是有的。

        李云生一声鲸吟之后,天地灵气那疯狂的涌动,他们不可能感受不到,那一阵阵被天地灵气搅动而起的大风就是最好的证明。

        只是,他们无法想象的是,有人居然能够一口吞下这么庞大的天地灵气。

        而且,几息之间便能飞速炼化。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们切实地感受到了,第二次鲸吸之后李云生的周身的气息,已经直逼灵人境界。

        两次鲸吟,便能让一个看起来没有修为的人,晋升到上人巅峰。

        贺子石他们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就算是一直知道一些李云生底细的牧凝霜,此刻也不由得后退了一步,仿佛不认识眼前此刻的李云生一般。

        而那韦二两此刻则挺直了他那一直佝偻着的身子,看向李云生的神色从好奇变作了慎重。

        其实如果不是今天这种特殊状况,李云生是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露出自己的底牌,不过现在容不得他想太多了。

        但是,第二次鲸吸过后,李云生并没有停顿下来。

        只见他再次仰起头,然后一次性连续两次鲸吸。

        于是众人惊诧的看到,转眼之间,李云生从毫无修为,直接攀升到了灵人上境。

        境界的攀升,让他在众人眼中像是换了个人一样,而且明明只是灵人境,却让同为灵人境的贺子石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压迫感。

        特别是在李云生将手放到青鱼剑柄之上的时候,他就像是心脏被猛然撞击了一下那般,涌出一股窒息感。

        “你见过杀自家主子的奸细吗?”

        四声鲸吸是李云生的极限了,他一面将手按在身后青鱼的剑柄之上,一边回望贺子石一眼。

        说完,他把头转向面前的韦二两。

        “我来杀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