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三重罗刹门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三重罗刹门

        话音才落,只听青鱼发出一阵极度雀跃的剑吟声,然后如一道流光一样从剑鞘中飞出。

        李云生一直“养”在剑鞘之中的剑势,犹如那秋水剑诀第一式的名字一样,像那百川灌河一般奔腾而出。

        而在周遭人的感觉,则像是一座无形的山忽然落到了肩膀上,压得气都喘不过来。

        “秋水剑诀!”

        那韦二两原本只是有些慎重的脸,瞬间变作了警惕。

        不过这警惕有些迟了,加之两人离的太近,还没等李云生的身子从阵中出来,那股剑势跟剑意就已经蜂涌而至。

        眨眼间就将韦二两身前那层煞气,如秋风扫落叶般破去,来不及再次召集煞气防护的韦二两,只能抓起身旁的一具腐尸来挡住李云生的这一剑。

        可他依旧小瞧了这一剑。

        经过周伯仲的调教之后,李云生的这一剑,不再如以前那样一剑便燃尽所有真元,剑势因此也不像以前那般铺天盖地,连天际的浮云都能斩断。

        但是这一剑却更像是一剑。

        那原本随着李云生拔剑奔涌而出的剑势,在剑青鱼完全出鞘,一剑刺向韦二两之时,骤然收敛。

        虚无缥缈的剑势忽然像是化作实质,犹如如流转的烟云一般缠绕在青鱼的剑身。

        当这一剑刺中韦二两抓起的那具腐尸的一颤那,韦二两只觉得背脊一凉。

        多年来厮杀的历练告诉他,这一刻,这一剑,非常危险。

        “三重罗刹门!”

        几乎不假思索,韦二两撕断抓着那腐尸的右臂,口中飞快地吟诵出一段密语,随之一声厉喝。

        这一切不过眨眼间完成。

        随后,就只见他那只断臂,连同那句腐尸,犹如铜炉中的香纸一般,嘭地燃起,化作灰烬。

        而在灰烬之中,三重血迹斑斑的挂满了尸骨的大门,像是凭空出现一般挡在李云生跟韦二两中间。

        下一刻,李云生的手里的青鱼,如一道流光般刺中了那第一道门。

        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看似徐风掠过的一剑,力道却如同天外落下的陨石一般,与那第一道门相撞之下,连同地面都发出一阵颤动。

        第一道门在这一剑下,被轻易的切开。

        随之而来的第二道门,也被震得粉碎。

        直到遇到第三道门,李云生手里的青鱼才停了下来。

        连破两道门,李云生这一剑的剑势已然耗尽。

        “可惜。”

        李云生收回青鱼,看着那堵已经开裂的门道。

        他觉得可惜,是因为这一剑是这些日子以来,李云生出的最好的一剑。

        秋水剑诀的剑势“起”势虽然难,但是“收”势更难,而最难的还是将那原本足以遮天蔽日的剑势,尽数收入这几尺长剑之中。

        这也正是这段时日李云生在周伯仲那里学的东西,刚刚绕在青鱼之上如丝带一般,流转着那一抹烟云才是这一剑最开怕的地方,也正是剑势凝聚之后的姿态,这剑势凝聚之后的威力,就像刚刚那样,一柄青钢剑足有斩裂一座山峦。

        不过现在的李云生还差一些,所以他觉得可惜,要不然这韦二两的第三道门也碎了,再好一些可能韦二两已经身首异处。

        另外一个让他觉得可惜的地方,就是这一剑的时机很好,因为他很确定,眼前的这个人要是严阵以待,自己恐怕很难再有这样出剑的机会。

        虽然他觉得可惜,不过在旁人眼中,他的这一剑委实可怕。

        牧凝霜跟赵铃铛他们本就学的是秋水剑诀,所以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李云生这一剑正是出自秋水剑诀的第一式。

        但是她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式简单的百川灌河,在眼前这少年手里,居然生出了撼动山峦之力。

        “我们跟他学的是同一种剑法?”

        两人不由得在脑子里生出了这个想法。

        牧凝霜上次在青莲诗会上看过李云生出剑,但她此刻能感觉得到,李云生对于秋水剑诀的领悟,又进了一重。

        “小铃铛,外面发生了什么,这么大动静?”

        赵铃铛的耳朵里,传来了赵夜莲急切的询问声。

        “白云观的那个小哥哥,差点一剑破了三重罗刹门,用的还是秋水剑诀。”

        赵铃铛乃是世家出生,这魔族的罗刹门多说也知道一些。

        “是那个李云生?!”

        她耳朵里传来了赵玄钧的声音。

        “对。”

        “让我过来。”

        “别急呀,好戏才刚刚开始,大鱼还在后头,你一来他们肯定全都跑了,现在有这个小哥哥撑着刚刚好。”

        那赵铃铛嘻嘻一笑,然后关上了传音符,朝着牧凝霜那边走了过去。

        比起能够看出一些端倪了牧凝霜跟赵铃铛,贺子石几个此刻脸上则完全是愕然,李云生的那一剑也好,韦二两的三重罗刹门也罢,对这些初临战场的弟子来说,都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击。

        相比这些局外人,作为局内人的韦二两,对于李云生的这一剑则是充满了后怕。

        这后怕,倒不是说怕了眼前这少年,而是在为自己先前的轻视感到后怕。

        如果不是因为李云生先前在施文轩身体里,查探到了他的神魂这一点,他对于李云生的轻视可能更重。

        这也不怪他,毕竟他怎么看李云生都不过是一个神魂强一点的少年。

        而人族修者在魔族修者面前提神魂,这显然是自取其辱,所以他压根就没有太在意李云生,之所以出现也不过是因为在阵外待得无趣,想要找些事情做。

        哪怕是最后,李云生在短暂的四声鲸吸之下,境界一下子提升到了灵人境界,他也不曾想过对付李云生的这一剑会让他以一条手臂的代价,祭出三重罗刹门。

        会祭出三重罗刹门,完完全全是因为他厮杀多年生死关头的直觉,对于神魂强大的魔族来说,一直特别相信这虚无缥缈的直觉。

        这一次很显然,韦二两的直觉再次救了他一命。

        三重罗刹门被破了两重,这对韦二两来说,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上一次祭出罗刹门被破了两重还是很久之前的事情。

        “这小子,不会还藏着什么吧,要是刚刚那样的一剑,再来几次,我可没那么多罗刹门来挡啊。”

        韦二两看李云生的神情,已经由之前的过分轻视,变成了过分重视。

        “先用小鬼试探一下他的虚实。”

        看着面前的最后一重罗刹门化作一缕黑气散开,韦二两挥了挥手。

        只见几百头各种妖兽跟修者的腐尸,开始如癫似狂地扑向李云生。

        他韦二两恶名远扬许久,却依旧活动好好的,一来是有种傲然的实力,二来便是这遇事之后的谨慎,一旦认定李云生可能会威胁到他,便再无半点轻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