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第二剑

第二百二十一章 第二剑

        而就在这么转念之间,青鱼带着蒙蒙银色微光的剑刃,像是将这夜色割破了一个缺口一般,带着李云生从那缺口飞射而出,直刺韦二两而去,完全绕过了原本挡在了他跟韦二两之间的那七八十头腐尸。

        二人之间的距离不足十步。

        而这十步的距离,根本容不得韦二两去思考,甚至献祭召出罗刹门。

        “哼。”

        韦二两一声冷哼。

        “我倒要看看,你这一剑能不能杀我!”

        他一边说着,一边不退反进,而他的身体在眨眼之间,像是膨胀了一圈那般,从一个垂暮老朽,变作了一个肌肉虬结的九尺大汉,一手握住一柄巨斧迎着李云生的那一剑劈去。

        这以攻为守的对策,并没有让李云生感到意外,他也没有任何打算避开这一斧。

        于是青鱼没有任何意外的跟那柄巨斧撞在了一起。

        对于刚刚李云生凭空消失牧凝霜并不意味,李云生身上那株隐匿身形的灵草她是见过的,不过韦二两身形突然的变化,还有凭空出现的那柄巨斧,让她有些担心了起来。

        以她对魔族的认知,韦二两的这个状态,普通的魔族修士可做不到。

        不过这时候担心,已经晚了。

        砰!的一声刺耳的巨响跟震动响彻夜空下的沼泽之地。

        令人想不到的是,在巨斧面前宛若树枝一般的青鱼,居然一剑将手持巨斧的韦二两震飞。

        “怎么会有这么重的剑!”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的韦二两,气喘吁吁地惊愕道。

        没有用罗刹门挡住李云生这一剑的韦二两,此刻终于切身体会到了李云生这一剑可怕的地方,他从来没想过这一柄不足五尺的小剑,一剑劈斩到他手中大斧上的时候,居然让感觉好似一座大山一般当头压下。

        没有预料到这一点的韦二两,差一些便巨斧脱手,成了这剑下亡魂。

        其实跟他一样,此时的李云生也很吃惊,他原本是想靠这一剑逼那韦二两露出底牌,从而摸清他的底细。

        但令李云生没想到的是,这韦二两既没有再次召出那罗刹门,更没有使用其他术法来抵御自己这一剑,而是完全靠他身体的力量跟那一柄巨斧来接住了他的这一剑。

        在李云生看来,能够化解自己这一剑的办法有很多,但是单靠力量来硬碰硬的化解,他还从未想过。

        因为没人比他更清楚,秋水剑诀凝势之后的一剑有多重,按照周伯的说法,这一剑就好比将一小山拿在手中挥舞。

        所以有人只靠力量跟身体抗住这一剑,李云生觉得有些诧异。‘’

        “看起来,书上说这些魔裔极擅炼体,果然不假。”

        虽然在这里这一番计较,但是李云生脚上却没有停下。

        他原本想要接着那株隐匿身形的灵草,给这韦二两一点惊吓,好让他显露出自己的底牌,不过他低估了魔族的实力,加之这株灵草效用也到期,现在看起来这个计划是泡汤了。

        “欲速则不达,还是要慢慢来。”

        只见李云生提着青鱼剑,踏着行云步朝那已然站起身来的韦二两冲去。

        没有了那灵草他也不怕,行云步诡异的步伐加上他越发熟练的演算,别说这些腐尸近不了他的身,他自信自己要是想逃,这韦二两也奈他不何。

        而且他现在的每一剑,不在需要跟以前一样,一剑就燃尽了所有真元,他有时间慢慢探明对方的底细跟破绽,刚刚那两剑至少让他清楚了,对方依靠身体就能接住自己这一剑。

        看着再次向自己冲过来的李云生,韦二两皱了皱眉头,只见他巨斧一扫,将身边十几头腐尸尽数腰斩,那些被腰斩的腐尸顿时化作一道道黑气,从韦二两的鼻孔中钻了进去。

        原本还有些颓色的韦二两,立刻像是换了个人一般抬起巨斧,朝李云生冲了过去。

        “这魔族,还真是方便啊。”

        看见这一幕的李云生嘴角苦笑,然后目光开始锁定冲过来韦二两,并将一道真元送入双腿之中。

        “坎离位。”

        就在两人不足一丈,韦二两抢先着一斧劈过来的时候,李云生嘴里默念了一句,灌输了真元的行云步,让他原本只有七步的演算无限增加。

        一眨眼间李云生便从韦二两的斧子下贴面而过,一剑从韦二两的腹部邪劈而上。

        没想到的是这韦二两非但身形变得强壮无比,动作也变得异常灵活,他顺着手里巨斧下劈之势,一个凌空翻滚正好躲过李云生这一剑。

        按理说这一剑一斧这一回合已经结束,李云生背对着韦二两已经无法顺势出第二剑。

        可是偏偏行云步,就不是这种按照常理来走的步伐,只见那韦二两身子还未落地,李云生已然转身,第二剑斩向了韦二两的后背。

        而李云生站立的位置,正是先前演算好的坎离位,刚刚那一剑不过是虚,而在坎离位上的这一剑才是货真价实,想要杀那韦二两的一剑。

        杀人的技巧,跟骗人的技巧,有时候是相通的,这也是何不争教给他的。

        虽然身后的那一剑处于韦二两的盲区,但是双脚一落地,这韦二两就已经如芒在背,察觉到了这一剑。

        这是十分让他憋屈的一剑,一来他看不见,二来躲不了,这李云生挑选的位置跟时机,简直妙到毫巅。

        “砰!”

        再一次,这地动山摇的炸裂声,在这夜色里响起。

        这一剑直接将韦二两连同身下的地面砸的凹陷出了一个十来丈的大坑。

        不过李云生知道,这韦二两还没有死。

        因为青鱼的剑刃并没有刺穿他的身体,在青鱼斩向他后背的时候,一根根白骨犹如利剑一般从那韦二两的后背刺出,挡住了青鱼的这一剑。

        看着那深坑之中慢慢爬起的韦二两,李云生并没有急着动手,能用身体抗住他这一剑的人,他并不认为这样简单的追击能够杀得了他。

        与其做一些无用功,还不如好好看看对手的反应,然后计算下一手的对策,单凭冲动跟热情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比如那从韦二两身体里突如其来冒出来的白骨是什么,还有自己青鱼上那渐渐淡去的白色烟云。

        不过他手里的青鱼此时忽然冒出呜呜的剑吟声,像是对刚刚那一剑很是不甘心。

        “莫急。”

        李云生游戏好奇的看了眼手里的青鱼,然后像是安抚一般地淡淡道。

        ……

        “真是可怕。”

        驿站的驱魂阵内,赵铃铛站在牧凝霜身旁喃喃地说道。

        “没错,那魔族是挺可怕的。”

        牧凝霜望着那再次站起来的韦二两,还有周身之上传来的一阵有一阵威压与杀意,很明显刚刚李云生那一剑非但没有让他有半点损伤,反而让他再次变强了。

        “凝霜姐姐,我说的不是那魔族妖人哦。”

        赵铃铛撇着嘴摇头道。

        “嗯?”

        闻言牧凝霜一脸不解。

        “我说的是云生小哥。”

        赵铃铛笑嘻嘻地说道。

        “云生……李云生怎么可怕了?”

        牧凝霜不解道。

        “都到了这般田地,还能冷静的看着那妖人难道不可怕吗?”

        赵铃铛指了指远处的李云生。

        “冷静得可怕。”

        她加重了一丝语气道。

        经这赵铃铛一提醒,牧凝霜忽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不说刚刚那惊艳的两剑,哪怕此时能够不动声色的注视着那魔族妖人的人,当真只能用冷静得可怕来形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