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二章 魂契

第二百二十二章 魂契

        大约是下棋时养成的习惯,这份冷静对于李云生来说,已然是本能。

        不过往往胜负,并不只是单靠冷静就能左右的。

        虽然不过几息时间,但是站在那大坑边上的李云生,脑中却已经闪过了许多想法跟念头。

        他要根据韦二两此时的状况,判明自己下一步的动作。

        没有谁比他自己更清楚,如果他刚刚的那两剑杀不了这韦二两,接下来对他来说局势要被动很多,甚至于说他自己可能把性命搭在这里。

        因为一来这两剑之后,要是韦二两不死,他肯定会提高警惕。二来,这两剑某种意义上来说,让韦二两探明了李云生的一部分根底。

        如果他不蠢的话,想必已经开始意识到李云生行云步跟秋水剑诀的不凡之处了。

        而且这两剑其实跟李云生最初的设想有很大的落差。

        因为在他设想之中,这两剑至少要逼那韦二两露出他的底牌——解开“魂契”。

        所谓魂契,简单来说,就是魔族与残存在深渊中的恶灵订下的契约。

        魂契这个说法,在十州的诸多典籍里都有。

        在魔族下等血脉的魔裔,为了更进一步,会选择跟深渊中的恶灵订下契约,然后再次突破,而且唯有这种签下魂契的魔裔,才能晋升为上士。

        所以第一剑探明韦二两上士的品阶之后,李云生一直期望第二剑能够让韦二两解开魂契。

        因为按照他的计算,只有在他四口鲸吸换来的真元耗尽前,逼迫那韦二两展露全部实力,他才有一点胜算。

        而此时坑底那韦二两,依旧不过是普通的状态,顶多消耗了一些浊气跟血脉的力量。

        “我小看你了。”

        韦二两站在坑底,目光淡然地看着李云生,他此时笔直地站立着,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被撕碎,只看到周身的骨骼跟肌肉好似虫子自已不停地蠕动着,两排白骨犹如锋利的刀刃一般从他后背穿出,两条大腿上的肌肉,不但异常粗大,而且好似螺旋状地紧绷着。

        虽然这不是解开魂契的状态,但眼前这韦二两从身体中散发出来的,单纯又直接的恐怖力量跟杀意,让李云生不由得一阵心悸,虽然早知道魔族善于炼体,但是仍旧超出了李云生的想象。

        “你的样子,可不像是小看我。”

        李云生虽然模样轻松,不过体内依着秋水剑诀运转的真元,以及握住青鱼的手却是没有半丝松懈。

        “你刚刚明明有足够的时间再出一剑,这一剑或许就能够杀了我,不过你却没动手。”

        韦二两抬起了手里的巨斧,另一只手一挥。

        只见一根根白骨好似猛兽嘴里的獠牙一样从那坑底钻出,眨眼间那土坑就变成了一个巨大刀山陷阱。

        可想而知,刚刚要是李云生冲过去,恐怕此时已经被插成刺猬了。

        望着那土坑里的情形,李云生可没有心情因为刚刚的决断而沾沾自喜,只觉得魔族这些匪夷所思的手段实在是有些可怕。

        “果然秋水还是有些聪明人,不过,老头子我,最喜欢吃的就是聪明人”

        那韦二两突然嗤嗤一笑。

        “不知道你的味道,比起我上次吃的那老棋圣……”

        他话还没说完。

        李云生已经冷着脸,纵身一跃,一剑劈了下去。

        见状,那韦二两猛地双腿微曲,咚的一声,一蹬地,整个人挥着巨斧好似一颗炮弹那般迎着李云生的那一剑劈去。

        这一剑李云生没有任何算计,完全是出于愤怒,所以直来直去,一剑生生地劈在韦二两的巨斧上,震得韦二两再次“砰”的一声被砸下地面。

        不过这一次,韦二两只是飞退了几步便站定了。

        “你的剑,好像没有先前那样重了。”

        这一剑虽然依旧把韦二两的双手震得血肉模糊,但是韦二两却一脸欣喜。

        “看起来,我猜的没错,你那提升实力的秘法,维持不了多长时间!”

        他恶狠狠地笑道。

        说完提着巨斧再次朝李云生奔袭而去。

        “杀你的方法可不止这一种。”

        冷静下了一些的李云生,看了那冲过来的韦二两一眼,甩了甩手里的青鱼,然后行云步一脚踏出,整个人瞬间出现在了韦二两左侧的头顶,青鱼带着破空之声刺向韦二两那肌肉扎结的脖颈。

        “你以为我不会提防你这古怪的步伐了吗?”

        韦二两一声冷笑,然后整个身子猛地扭曲,以常人难以想象的姿势一斧头劈向李云生的那一剑。

        可就在那巨斧要再次拦住李云生手里的青鱼时,一张符箓不知何时飘到了李云生的脚底。

        符纸自燃,一阵风啸声响起。

        “嘭”的一声闷响,李云生的身形被脚底那张符箓生出的风岚一推,正好错开了韦二两的这一斧,青鱼与那巨斧擦肩而过,转而一剑斩向韦二两的腰部。

        “砰”的一声,韦二两两人带斧,再次被劈飞。

        “还真是硬。”

        这一剑虽然砍中韦二两,不过李云生却感觉跟砍到了铁块上一样,不由得感慨这魔族身体的结实。

        不过饶是如此,这一剑依旧让韦二两很不好受,身上被劈开一个大口子不说,这一剑霸道气势跟力道,直接震伤了他全身的骨骼跟经脉。

        要不是他血脉中原本就残存着一丝控制骨骼跟肌肉的能力,恐怕这一剑下来他已经身首异处了。

        “既然你还不肯解开魂契,那就打到你解开。”

        看了一眼青鱼上那越发稀薄的白色烟云,李云生长吸了一口气,几道符箓在他周身悬浮着,继而行云步连踏七步,整个人犹如这夜色中的鬼魅一般出现在才刚刚爬起来的韦二两身前,他不再给韦二两任何喘息的机会。

        “我就不行撕不开你那身臭皮囊!”

        借着行云步跟一道道看似不起眼的符箓,李云生的剑,一次又一次地躲开韦二两的防御,刺中他的身体。

        断断几息之间,韦二两的周身已经中了不下四五剑。

        “这云生小哥哥,好快的剑,好厉害的算计,虽然只是一些基础符箓,可是每次用的都恰到好处,就算是桑家的人,我也没见过敢将符箓这么用的。”

        韦二两跟李云生之间,这突如其来再次逆转的局势,看得一旁的牧凝霜跟赵铃铛心惊不已。

        特别是,每次李云生看似被动的局面,被一道小小的符箓化解时,两人都不由得惊呼连连。

        “不过,云生小哥哥这么多剑,都没让那个韦二两重伤,恐怕接下来要危险了。”

        赵铃铛忽然面色凝重了起来。

        “为何?”

        牧凝霜皱着眉问道,虽然身旁的赵铃铛年纪不大,不过包括牧凝霜在内,朱雀阁里的弟子从没有把她当做小孩子看待,她可是朱雀榜前三的常客。

        “看这人的模样跟功法,应该不是魔族的贵族,但能够抗住云生小哥哥那几剑,能将身体修炼到这般天地不是贵族那唯有魔族的上士了。”

        赵铃铛回答道。

        “上士又如何?”

        牧凝霜继续问道。

        “低等血脉的魔裔,想要成为上士,摆脱血脉的束缚继续修炼,就必须与恶灵缔结魂契,解开魂契之后的他们才能发挥全部的实力。”

        回答牧凝霜的并不是赵铃铛,而是已经走过来的贺子石。

        “小贺,既然那云生师弟并不是奸细,不如我们去帮他一把吧。”

        胖滚滚的云鸿熙也走了过来,听刚刚贺子石那么说,他忽然有些不忍道。

        “真是……笨!”

        贺子石瞪了云鸿熙一眼。

        “谁让他不知死活的出去,你不怕死你可以去帮他。”

        他抱臂扭头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道。

        见贺子石这么说,云鸿熙一下子变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向来没什么主见,看了看身后两名师兄,见他们也摇头于是便不再说话了。

        牧凝霜看了一眼贺子石,并没多说什么,只是转过头,一手握住腰间的剑柄,然后径直朝那阵外走去。

        “你不要命了!”

        贺子石皱眉道。

        牧凝霜像是没听见一样,依旧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凝霜姐姐。”

        眼看着她就要一步踏出驱魂阵的时候,赵铃铛一把拉住了她。

        “莫急,云生小哥哥不会有事的。”

        她可爱的小圆脸上,乌溜溜的眼睛冲牧凝霜眨了眨。

        说完她便立刻传音还在驿站屋里的赵夜莲道:

        “可以开始解开乾坤符,换堂哥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