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燃血

第二百二十三章 燃血

        果不其然,随着李云生的真元逐渐耗尽,他脚下的行云步愈发沉重,手里的青鱼也变得越来越迟钝,已然不复先前那般迅捷锋利,先前剑身之上那股撼动山岳之势,已经荡然无存。

        青鱼的剑刃甚至开始无法刺穿,韦二两血脉变异之后的身体。

        这一点,感受最明显的自然还是韦二两本人,以往李云生的每一剑,都会耗费他许多气血来抵御,而现在尽管李云生的每一剑依然刁钻凌厉,但是已经对韦二两的身体造不成任何威胁。

        这对刚刚差点被逼入绝境的韦二两来说,无疑是一个惊喜。

        所以当看到李云生的剑再次袭来时,韦二两一改以往的守势,看准李云生这一剑刺来的位置,身子微微一闪躲开致命部位,任由这一剑刺入自己的身体,然后用他那犹如活物一般蠕动的肌肉跟骨骼死死地卡出这一剑。

        似乎李云生也没有想到,韦二两敢这么做,有些措手不及。

        就在这一闪念之间,韦二两另一只手上的巨斧已经劈向了李云生。

        别无他法,李云生的身体可没有韦二两这魔族那般结实,他唯有弃剑退避。

        “黔驴技穷了吧?”

        隐忍了这么久的韦二两只觉得出了一口恶气。

        就算是李云生最初的那几剑,他也并非没有硬拼的手段,但是他的性格还是选择了隐忍。

        相比魔族贵族们张扬,韦二两这种从死人堆里活下来的下等魔裔,最善隐忍,他们就像是毒蛇一样,会静静地看着你露出破绽,然后悄无声息地给你致命的一击。

        正如李云生一直在等他显露出解放“魂契”的状态,他也一直在等李云生露出马脚。

        因为从李云生突然之间修为暴涨开始,他认定李云生不可能一直维持这种状态,所以便一直只是单纯的用血气来抵御李云生的每一剑。

        “剑都没有了,你还拿什么跟我斗?”

        他一把扯下胸口被层层肌肉跟骨骼包裹住的青鱼,拿在手里挥了挥笑看着李云生。

        “……”

        此时的李云生依旧气喘吁吁,没了真元的辅助,他刚刚躲闪韦二两那一斧,完全靠的的体力,因而有些吃力。

        “看样子,你不只是黔驴技穷,你这是穷途末路了。”

        韦二两将手里的青鱼随地一扔,然后弓步俯身诡异地舔了舔嘴唇笑看着李云生道:

        “刚刚我说我吃了老棋圣,你好像有些不高兴?难道说你俩有些渊源?”

        说着他后脚猛地踏在有些泥泞的地面上,一阵阵灼热的气息从他身上的骨骼跟肌肉上冒出,就好似冬天水沸腾时的白雾一样。

        与单纯的用血气让骨肉再生不一样,韦二两的这副模样,只有魔族在将血气转化化作力量时才会出现。

        “等一会儿,到了我肚子里,你俩可以慢慢叙叙旧。”

        他一声狞笑过后,脚力一转,猛地一蹬地,随着地面的一阵颤动,他整个人好似一颗炮弹那般,带着浑身的热气,朝着李云生飞扑而去。

        实话说,李云生确实没有想到,这韦二两在不解开“魂契”的情况下,还能留这么一手。

        不过失算归失算,他脸上的表情却依旧波澜不惊。

        几乎是一息之间,韦二两就已经带着一股灼热的气浪,来到李云生面前。

        他的巨斧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朝李云生竖劈而下。

        “西南戊午位……”

        由于韦二两的速度太快,李云生计算行云步躲闪的方位变得异常复杂。

        不过,全力以赴之下,李云生还是犹如飞蛾一般几乎贴着韦二两从他身侧闪过。

        “哼!”

        一斧落空,韦二两一声冷笑一声,然后就见他的另一只手,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转过来,一拳重重轰向李云生的腹部,巨大的力道直接将他整个人撞飞。

        虽然李云生躲过了那一斧,却忘记了韦二两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好似活的一样可以任意扭曲。

        而韦二两似乎不想给李云生任何喘息的机会,还未等李云生的身体落下,就是猛地高高跃起,像是劈柴一样,拿着斧头劈向尚未落地的李云生。

        结结实实地受了韦二两的这一拳,李云生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要碎裂了一般,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李云生!”

        就在他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脑子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呼喝声。

        这声音犹如一盘凉水将他浇醒。

        立时,他眼角的一抹余光看到,已经高高跃起一斧头劈过来的韦二两。

        几乎是本能地,一张破风符滑向他的掌心。

        “砰”的一声,一道风岚从他掌心炸开,千钧一发之间,破风符反震的力道将他从韦二两斧头下推开。

        李云生一阵翻滚地落到了地上,几乎不假思索地拿出一瓶白酝酿灌到肚子里。

        感受到体内升起的一道道热流,他飞快地爬了起来,再次躲闪掉韦二两扑过来的一斧。

        “你杀不了我!只要我回到驱魔阵,你耐我何?”

        李云生一边用行云步以一种奇怪的轨迹躲闪着韦二两的追捕,一边吐出嘴里的一口污血。

        “魔族上士不过如此。”

        他冷笑道。

        这么简单的挑衅,韦二两自然不会上当,但是当他看到李云生跑得离驿站越来越近的时候,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花了这么长时间,这么多心思钓的一条鱼,可不想就这么让他跑了。

        更重要的是,他要用李云生来逼出那些躲在阵里的秋水弟子。

        要知道,他们魔族此行的任务,一是蟠龙令,二则是以最残忍的手段,杀光此行所有的秋水弟子,制造对秋水对魔族的恐慌,最终让他们自乱阵脚!

        “你逃不掉的!”

        韦二两忽然停下了脚步,猛地再次将一根奇怪的树枝直直地插入自己的脑门。

        “燃血二重。”

        树枝插入脑门的一瞬间,原本他周身蒸腾的白色雾气,忽然变成了血色。

        骤然间,韦二两周身的威压暴涨一重不止。

        而他那柄巨斧,忽然化作了一柄赤色大剑。

        “砰!”

        一声非常刺耳的破风声过后,韦二两整个人好似一团血色的雾气,眨眼之间站到李云生身前。

        “逃啊!”

        他冷冷的看着李云生。

        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李云生的神色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要镇定许多。

        “不逃了。”

        李云生微微一笑。

        而几乎是在他话说出口的那一瞬,韦二两只看到两人中间,一道由鲜血勾画的符箓无声漂浮着。

        “山字符!”

        说出这个名字的不是韦二两,而是已经来到驱魂阵外,准备向李云生施以援手的赵铃铛。

        随着她的这一声。

        韦二两那散发着血色雾气的高大身躯,骤然一沉,在李云生面前,弯下来了腰了。

        “你敢骗我!”

        韦二两的怒吼响彻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