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试探

第二百二十四章 试探

        李云生对于韦二两的怒吼视若无睹,只是神色冷静的看着对方。

        “你还不解开魂契吗?”

        他问道。

        “小……小杂种……”

        那韦二两一面依靠着一身血气幻化的怪力,死命地硬撑山字符巨压,一面奋力地破口大骂道。

        “你也配!”

        闻言李云生笑了笑。

        顿时只见山字符血色流光四溢,韦二两双脚站立的地面猛地下陷了半尺,他的整个身子也随之往下一弯,如同向李云生鞠躬谢罪一般。

        “李云生!!”

        魔族能爬到韦二两这个位置的,大多是一些心高气傲之辈,让他们低头弯腰,有时候比要他们性命更严重。

        “我定会一寸,一寸撕开你的皮肉,喝干你的血,吃光你的肉,禁锢你的神魂,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话才出口,脚下的地面又凹陷进去了半尺。

        “这是山字符?!”

        身后阵内的牧凝霜,看到李云生居然靠着一道云箓便控制住了韦二两,十分的诧异。

        “嗯。”

        赵铃铛眼神中闪烁出一丝兴奋。

        “还是桑家的山字符!”

        她嘴角勾起道。

        山字符始见于道藏,在云箓中算是很普通的一种,不过道藏传世近万载,正因为常见,所以后世对于山字符的改进最多。

        特别是桑家的山字符,不但将施符的步骤化繁为简,还直接破除了山字符的品阶限制,这也就意味着只要你的神魂够强大,山字符持续的时间便会越长越强大。

        所以李云生才敢将自己最后的手段托付在山字符上,特别因为上一次换骨术之后神魂的暴涨,让他对驾驭山字符更加有信心了。

        “云生小哥哥。”

        赵铃铛扯开嗓子向李云生喊道:

        “你控制住他,我堂哥马上就到!”

        她口中的堂哥自然是指赵玄钧,因为解开需要一点时间,所以赵玄钧还没有过来。

        虽然李云生听到了赵铃铛的声音,不过此刻的他却没有心思去顾及其他。

        因为他惊讶的发现,就算自己这山字符不停的在施压,那韦二两的血气所化的力量依旧在暴涨,甚至到了一个此消彼长的地步。

        “我看你困的住我几时!”

        随着韦二两周身一阵血气涌动,他如同扛起了一尊千斤巨鼎一般地重新站直了身子。

        让人惊骇不已的是,他整个人像是在这压力之下进化了一样,那两条大腿上扎结的肌肉此时足有两人合抱的粗细,完全变作了一副怪物的模样。

        “难怪魔族被绞杀了这么些年,一直无法斩草除根,看起来这些东西不管外界环境再恶劣,都能找到自己生存的方法。”

        一念至此,李云生都不由得对这些魔族心生敬意。

        “不过换个说法,人类能跟这种东西共存数万年,而且略有优势,说起来还是人类要更强一些。”

        转念这么一想,李云生心中不由得释然。

        “差不多了,这韦二两的血气,看起来已经没有保留了。”

        突然李云生喃喃地说了一句。

        说完就只见到,一道道符箓从他口袋里飘出,然后如一道符文锁链一样,将整个山字符的区域围成了一个圆圈。

        “这应该有三四十张符箓了吧,虽然品阶都不高,但是能用神魂一口气控制这么多符箓,就算是桑家的哥哥姐姐,我也没见过多少能这么做的,不过……”

        赵铃铛诧异道。

        “他这是想干嘛?!”

        不过话说完,她忽然眉头一皱。

        “云生小哥哥,你最好莫要乱来,还是等我堂哥过来最稳妥!”

        她有些担心地冲李云生喊道。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怕李云生急功近利,想要自己处理韦二两。

        但是山字符是非常容易崩溃的,这时候一心两用,万一有个闪失,山字符破了,把韦二两放了出来,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不过李云生没有理会赵铃铛,而是集中心神,看向那绕着山字符飞舞的几十道符箓。

        “这!……”

        忽然赵铃铛发出一声惊呼。

        因为她看见,一道符箓不声不响的,钻入了山字符所控制的区域,无视山字符的重力,悬浮在韦二两的面前。

        “这很难吗?”

        看着赵铃铛那一脸的难以置信,牧凝霜有些不解道。

        “难!很难!”

        赵铃铛如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道。

        跟赵铃铛一样,其实以前李云生也觉得这很难,特别是第一次在玉虚子留下的书中看到这个的时候,简直觉得匪夷所思,因为这么做就跟在黑夜里穿针引线一样,而且还是左右手同时拿着线,然后再穿不同的针。

        不过因为很多神机符需要这么做,李云生也只好不停的尝试,好在熟能生巧,现在的他勉勉强强总算能够做到了。

        “嘭!”

        忽然那道悬浮在韦二两面前的符箓自动燃起,紧接着发出一声并不大的闷响,然后化作一道火蛇射向韦二两的面门。

        空气中立时弥漫着一股皮肉烧焦的气味。

        “唉……可惜了。”

        赵铃铛看着那道火蛇忽然长叹了一口气。

        “不是打中了吗?可惜什么?”

        牧凝霜歪头不解道。

        “要是刚刚那道符箓,是四品以上的火蛇符,那韦二两的脑袋恐怕都要被炸飞了。”

        赵铃铛撇着嘴。

        “可惜只是一道一品火蛇符,也就能烧烧他的眼皮了。”

        她又叹了一口气道。

        “别急,我觉得云生师弟,刚刚只是在试探。”

        牧凝霜对李云生似乎很有信心。

        “试探?”

        这一次轮到赵铃铛一头雾水。

        “你是在给我挠痒吗?”

        韦二两冷哼一声轻蔑地笑道。

        刚刚这一瞬,韦二两非但没受伤,而且周身的血气看起来,好像还更加旺盛了一些。

        李云生刚刚的举动,虽然没有破坏山字符,但是却有意无意地降低了山字符的压力,让韦二两喘了口气。

        从他此时的状态来看,他要挣脱山字符的束缚,可能不需要多长时间。

        对于这一点,李云生自然看在眼里,他并没有理会韦二两的挑衅,而是依旧面无表情的注视着那几十道绕着山字符飞舞的符箓。

        正是牧凝霜所说,刚刚李云生的那一道符,的的确确只是李云生一个小小的尝试。

        尝试的结果,自然不是韦二两口中的所说的“挠痒”。

        “有时间说笑,不如把你脸上烧焦的皮肉恢复一下,挺难看的。”

        李云生抬起头笑看着韦二两道。

        与此同时,两道符箓如秋日树梢上飘下的落叶,悄无声息的钻入山字符的控制区域,然后悬浮“站立”在韦二两的面前。

        而听到李云生刚刚那句话之后,韦二两原本那带着些许得意的神色突然敛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丝让人不寒而栗的愤怒。

        “还是说,你的血气,在这个状态之下,无法像先前那样治愈身上的伤?”

        他这话一说完,又有四道符箓悄无声息地飘到他面前。

        这六道符箓,正好组成一套神机鹤唳符。